晚上终于从伺候家中小女皇的苦海中脱离出来,连吃两天面食已是一脸疲惫生无可恋去恒隆吃晚餐。本打算来一碗草木南山的米粉,怎知这家倍受我推崇的小小米粉店早已关张了(由此可见我是多久没出来吃饭了)。随...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