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沉吉野!”李默然饰演的邓世昌曾激动了几代中国人,而中国海军海上拼刺刀的传统也便从 1949 年开始。但鲜为人知的是,除了在 60、70 年代我猎潜艇、鱼雷艇等小舰曾与越南、台湾军舰短兵相接外,1985 年中苏敏感期时,我海军当时虽然落后三十年却仍然是主力的旅大级驱逐舰曾奋勇当先,在东海驱逐时为世界最强大海军的苏联太平洋舰队超级战舰伏龙芝号核动力巡洋舰!这一幕刚好为日本摄影师所摄,刊登在 89 年的日本军事书刊上。

30 年过去了,如今我朝海军早已全面现代化,宙斯盾驱逐舰、航母相继下水,海航数百架攻击机与上万枚各型反舰导弹组成严密火网,自 1840 年代开始西方列强战舰编队任意入侵、我军官兵要靠海上拼刺刀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然而翻开那曾经厚重的一页,我们仍然为无畏的先辈们深深地感动!

2011 年 8 月有位友人去了一次日本,在一家旧书店中,偶然觅到了一本 1989 年 8 月号的《丸》杂志,这是一种日本较为著名的综合军事刊物。A4 大小,大约有 250 页左右,在军刊中算是比较厚的,其中在目录一起一般刊登着 30 多页清晰的彩色照片。

虽然这是一册 20 多年前的旧杂志,但是当打开后,却被其中一个专辑给震撼了。其主题是《中国的海上力量》,是日本当时最著名的空中摄影大师柴田三雄的作品。柴田三雄是 1947 年出生的北海道人,从 1974 年开始独立经营一家摄影事务所,擅长于乘坐飞机、热气球等到世界各地进行空中摄影。在他的摄影作品中,有相当多的主题是有关日本自卫队的,所以日本的《丸》、《世界舰船》以及《航空情报》等等杂志中经常会有他的大名出现,而且日本的书店中也时而会销售他的大幅摄影作品集。

然而,此君所摄的中国海军舰艇却非常罕见,这倒是大大地引起了这为赴日友人的注意。这本杂志还是 1989 年的,当时中国海军并不强,与目前的实力无法同日而语。而这个专辑所拍摄的,还仅仅是一艘小小的“旅大”级驱逐舰,但是,就是这艘驱逐舰却给予了见到的国人无法用言辞表达的震撼,给予了这位赴日友人一种由衷的感到,这种感动甚至可谓是远远地超出了今年广为报道的那次在大连港外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航空母舰试航。

“重庆”号vs“伏龙芝”号

“重庆”号 vs“伏龙芝”号

在这个专辑中,其中有一张照片是,从空中拍摄到的编号为 133 的中国导弹驱逐舰,正全速向一艘巨大的军舰猛冲而去,恰宛如圣经中所描绘的挑战巨人歌利亚的少年大卫!与人员依然都敞开在裸露的甲板上的 133 舰相比,这艘庞大的军舰耸立着巍峨的塔式桅杆,桅杆上鳞次栉比地密布着各种雷达天线,舰桥前则是满排着密密麻麻的垂直导弹发射井,高大的干舷上标着 050 的舷号,这便是当时苏联海军最先进的“伏龙芝”号重型核动力导弹巡洋舰。这种标准排水量 24300 吨基洛夫级舰是除了航空母舰与衣阿华级战列舰以外最大的水上作战舰艇,其出现曾经让世人所惊愕。

133 舰相比之下就显得落后得多,舰上的炮位都敞开着,不用说是“伏龙芝”,即便是担任掩护的现代级驱逐舰“慎密”号,也要强大得多,众所周知,所谓“旅大”级便是 051 型导弹驱逐舰,是中国在 1970 年代在苏联 56 型火炮鱼雷驱逐舰,或者是北约所称的“科特林”级驱逐舰的基础上自行设计建造的,是中国自行建造的第一级驱逐舰。而“科特林”级在苏联是在 1955 年到 1958 年间建造的,可以说,这种驱逐舰与现代级导弹驱逐舰有着血缘关系,但是现代级的首制舰则于 1980 年竣工,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两者具有 20 多年的差距。且不论战斗力完全不同的反舰导弹,同样的 130 毫米主炮,现代级上装备的则是全自动的АК-130 型,射速每分钟高达 90 发。而 133 舰则为苏联 1950 年代的СМ-2-1,即便采用电力辅助装填,也不过每分钟 15 发。

“重庆”号vs“周密”号

“重庆”号 vs“周密”号

133 号驱逐舰在冲向伏龙芝巡洋舰同时,也与自身武备、电子系统、制导系统等各方面优越于己数倍的苏联海军慎密号驱逐舰对峙。当时,中苏关系开始发生微妙变化,才出现照片上的这种现像。

但是照片上世人却看到了那艘排水量不过 3000 吨的 133 舰面对强大的对手,却丝毫没有露出半点怯意。从中使人感受到了一种大无畏的精神,而恰恰是这种精神,才是敢于击败任何来犯之敌的力量源泉。

关于这张照片的背景,解说中并未多作说明,并未提到确切的时间和地点,仅仅是提到了这是“伏龙芝”号被派往远东,前往海参崴加入太平洋舰队途中,在通过中国东海时遭遇中国海军的场景。

这位先生不由得开始查找相关的资料,“伏龙芝 (Фрунзе,当时舷号 050,舰长是海军上校兹杰森柯)”号在 1984 年 10 月 31 日于波罗的海造船厂,同年 12 月 7 日被制定调往苏联红海军太平洋舰队。1985 年 8 月 21 日,该舰在勇敢级大型反潜舰“海军上将斯皮里多诺夫 (Адмирал Спиридонов,当时舷号 499)”号、现代级导弹驱逐舰“慎密 (Осм отрительный,当时舷号 672,当时舰长是海军中校布拉任科)”号伴随下,在海军中将克鲁格利科夫 (В. С. Кругликов) 的率领下,开始了宛如 1905 年罗日斯特文斯基舰队那样的远航。

这支舰队出港之后,与一艘鲍里斯·契里金级舰队补给舰“亨里希·加萨诺夫 (Генрих Гасанов)”号汇合,在进行了一系列协同训练后开始在 9 月 17 日到达安哥拉的罗安达、而后绕好望角,途经莫桑比克的马普托,在 10 月到达南也门的亚丁,而后开始横渡印度洋。在印度洋上,“海军上将斯皮里多诺夫”号与“亨里希·加萨诺夫”号补给舰与其分离,剩下的“伏龙芝”与“慎密”两舰在 11 月 3 日上午穿越马六甲海峡到达南中国海。在进入南海后再和一艘从 5 月 13 日由海参崴驶出的卡辛级导弹驱逐舰与一艘民用油轮汇合,四艘舰船于三天后驶入苏联当时在东南亚的最大海军基地金兰湾。在修整了 9 天后,“伏龙芝”与“慎密”两舰于 11 月 14 日早晨出港,径直以东北航向直奔对马海峡而去。

到了 17 日,“伏龙芝”舰队通过了巴士海峡开始进入东海。日本海上自卫队的首先出动了一架 P-2J 型反潜巡逻机开始对此实行监视,随后又派出了 2050 吨的“朝云”号驱逐舰。

与此同时,中国海军则派遣了 2 艘“旅大”级导弹驱逐舰、1 艘“江沪”级导弹护卫舰与 1 艘破冰船。韩国海军也排出了 1 艘护卫舰 (舰名无法确认) 前来,往日平静的东海顿时热闹异常。在此其间,日本还派出了新闻采访用机飞到了“伏龙芝”舰的上空进行追踪取材,这架飞机上,便载着日本首席空中摄影师柴田三雄。在拍摄了大量最新型苏联巨型水上战舰的姿影期间,第一次进入他摄影镜头的中国海军驱逐舰却给他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伏龙芝号巡洋舰属于是前苏联基洛夫级核动力导弹巡洋舰的一艘,标准排水量: 19250 吨 、满载排水量: 24300 吨 、吃水深: 10.3 米 、主动力:2 座 KN-3 型压水堆,功率 300 兆瓦;2 台 GT3A-688 蒸汽轮机,功率 102.9 兆瓦;四轴; 最高航速: 30 节 ,是 20 世纪 80 年代首屈一指的现代装有电子作战系统的巡洋舰。

柴田本人回忆说,当时他在空中对伏龙芝舰队进行摄影的时候第一次看到中国海军舰艇的姿影,其军舰虽然感觉非常平凡,“但是,面对着‘伏龙芝’号那果敢攻击的行动,那位赴日友人至今依然留着鲜明的印象。”

“中国驱逐舰忽而冲向伏龙芝的前方,猛然又迂回到其右方。即便是当时正在空中拍摄的本人,也好几次禁不住在心里发出‘危险! 要撞上了!’的呼声。中国舰艇几乎贴近到伏龙芝的身傍,对其发出威吓。……”于是伏龙芝与中国舰艇在紧张的争斗中一同北上,“不久后,首先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舰艇也一同加入了监视‘伏龙芝’号的行列,再稍后韩国海军也出现了,从南海一直到对马海峡的整个海域,周边的亚洲海军都将其当作必须死守的区域而奋战着,而其中尤其是中国海军的紧逼行动,更是显得异常激烈。”

“重庆”号vs“伏龙芝”号

“重庆”号 vs“伏龙芝”号

在这样的紧张空气下,“伏龙芝”舰队在 20 日 18 时抵达了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最终于 11 月 22 日到达海参崴,成了继“明斯克”、“诺沃罗西斯克”号航空母舰后苏联太平洋舰队的主力,苏联太平洋舰队的实力达到了空前的地步。当然到达了巅顶后不久,马上就是陡峭的悬崖,苏联海军的威光用不了数年便顿然褪去了华彩。

时光如梭,转眼一个世纪已经逝去了四分之一。“伏龙芝”号到了太平洋舰队后仅仅执行过两次任务,便一直系留在海参崴东南的斯特雷洛克湾。而后在 1992 年编入预备役,并于 5 月 27 日改名成了“拉扎列夫海军上将 (Адмирал Лазарев)”号,到了 1999 年宣布退出了现役。2002 年 12 月曾发生过一起火灾事故,2005 年到 2006 年间于远东的核潜艇修理厂抽出了核燃料,长期搁置在斯特雷洛克湾,虽然有计划修复并于 2012 年再度服役,但是情况如何依然还是留着一个问号。而当时担任护卫的“慎密”号则于 1998 年 7 月 18 日早早退役被拆除,“海军上将斯皮里多诺夫”号则也于 2002 年退出了现役。

当时中国海军出动的舰艇中,除了柴田三雄在空中拍摄到的那艘勇敢的 133 舰外,目前还无法考证其它舰名。133 的舰名为“重庆”号,自从 1983 年 12 月 30 日服役后一直属于东海舰队,虽然已经时隔多年,但是这艘老舰依然坚守在东海前线。操纵这艘战舰的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年轻人,但是可以相信,133 舰在 1985 年 11 月的那次英勇的航行,必然也被水兵们口口相传,成为不灭的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