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弃婴

距离新西兰小mm薛千寻被遗弃在墨尔本Southern Cross火车站已经一星期了,这件事情还在澳新的报纸上占有着一席之地。其实本来是个小事,只是因为媒体的跟进,才搞得这件事这么轰动澳新乃至全球。如今薛乃印老头亡命天涯,据说怀揣6000美元在洛杉矶过着过街老鼠的生活。当年他从辽宁出国的时候,96年吧,想必也用了什么手段(据说是要弘扬中国武当拳法),以他40多岁的“高龄”,也不知道就怎么弄了个新西兰的绿卡,然后又把怀着同样目的弄绿卡的英语都不能通过的27岁的刘安安搞到手。本来小日子也过得不错,怎奈这刘安安不甘寂寞,不能忍受跟老头常年一起生活,可能还有些肢体摩擦,于是“愤然”出墙(详见刘安安的MSN Space),还有写出这样的话:

29 August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他是一个有妇之夫,还有两岁的小女儿,这注定我和他只是段露水情缘

他寂寞,我孤独,干柴遇到烈火,于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像一家人一样和乐融融的生活了快两个月

我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这个有点坏又很可爱的家伙

动什么也别动感情

这是一句真理

爱得越深伤得最重

在他老婆回来前的一个星期

我开车逃离了我们爱的小屋,逃离了属于他的城市

我是个爱情的逃兵,但得不到全部,宁可没有,这是我的原则

心,如刀绞,痛,彻心扉,泪,流满面

有一种爱叫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

亲爱的,为了不伤害其他无辜的人,我把自己的心伤得那么深

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舍不得你

你永远不会了解,爱一个人有多难,想要把你忘记又有多难

再不会有人比我爱你爱得更深,这些你永远不会了解

忘了吧,算了吧,让一切随风而去

若干年以后,人海中相遇,我会走向你,微笑着看你的眼睛,轻轻问声”你好吗”

没有他的城市里,一切慢慢回复平静

然而刘安安的游戏结束了,有妇之夫的妇回来了,她又仓皇逃回自己冰冷的家。薛乃印这个武当传人,自然不甘绿帽,愤而杀之,然后把女儿抛弃在墨尔本硕大的Southern Cross火车站,一人亡命天涯。

其实从一开始,Herald Sun登出弃婴新闻以后,我就从两人的年龄差距判断出这是个经典的“绿卡神话”来。结局果然如此。该说的大家也都会说,只是这样的事情,在澳洲新西兰这样人口稀少的国家能掀起波澜,而在中国这样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国家,不正每天都在发生着、每天都被忽视着么?

我以为,从这件事上,正可以管窥当今国人的心态、观念和社会形态。这面镜子,会长久的照耀下去。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