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 Camping

因为工作关系,经常会接触到一些购票事宜,比如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啦,奥运会啦,格莱美奖颁奖典礼啦,等等。但是自己的工作主要还是网站 technical support,与 sales 和 supplier 还是有一定距离的。谁知天算不如人算不如老板算,因为有个大客户要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决赛门票,而因此全公司男女老少一起出动去 “抢” 票。“十·一” 长假,国内兄弟姐妹都在舒舒服服的过节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却在干着黄牛党一般的工作。疯狂的 camping 故事就此开始……

先是头一天(10 月 2 日)的火力侦察,这是 Rod Laver Arena。

Rod Laver Arena
Rod Laver Arena box office

然后第二天(10 月 3 日)安排好各人工作事宜以后就分头行动。我与会计,还有被我拖上贼船的 N 一起一大早就杀向 Crown 赌场的售票点,结果发现疯狂的澳网球迷捷足先登,八点不到三个人已经端着凳子坐在那里了。老板指示:去另一个点。于是三人开着车在堵得一塌糊涂的 city 乱转了半天,其间接到老板数不清的催促电话,气得我大骂这个鬼子老板王八蛋 n 次。Finally 终于来到 Parliament 对面的 Ticktek。三人占先排队,我跟 N 溜出去唐人街吃饭。

中午,人多起来,大多数都是看本年度最后一场《Phantom of the Opera》(《剧院魅影》)的,我们就走出去,结果发现门口有两个澳洲 mm 一个 gg,搬着凳子坐在外面,估计也是疯狂的澳网粉丝。他们宣称他们第一个来的,晕,我们 9 点不到就到了好不好。啥也不多说了,一个电话给老板当兵的儿子(是的,老板把儿子也喊来了),十分钟解决争执。

正在上映《Phantom of the Opera》的剧院。

下午,凉风飕飕的吹,诸人在外面很狼狈的吹风。只好轮班。

混账老板终于姗姗来迟,给每人一张折叠椅,还有睡袋、衣物和垫子等。

其间数不清的达官贵人在剧院进进出出,很好奇的看着我们这些疯狂的 campers。

晚上 7 点,剧院开幕的时候,我们在吃快餐(老板买的)。然后就是漫长的 camping 等待……

晚上的剧院门口,藤椅处是我们几个,端着《康熙王朝》钻在睡袋里在打发时间。

冷风那个吹……

晚上 8 点的 Parliament。

漫漫长夜……两位 mm 睡得正香,我只能担负起瞭望哨的职责。其间以色列哥们 Matan 过来聊了一会儿。他那个点也很无聊,他就溜号跑到唐人街喝日本清酒去了。

凌晨时分露宿街头。

还有一些路人给了我们很多 “关怀”,现撷取其中若干经典对话如下:

  1. 一群旅行团的老头老太:”Well, this is Australia.”
  2. 一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Are you homeless people?”
    我:”No…”
  3. 路人甲:”What are you camping for?”
    我: “Australian Open.”
    路人甲: “Oh!”
    (两分钟后)
    路人乙: “What are you camping for?”
    我: “Australian Open.”
    路人乙: “Oh!”
    (两分钟后)
    路人丙: “What are you camping for?”
    我: “Australian Open.”
    路人丙: “Oh!”
    ……
    最后不胜其烦,干脆把澳网广告单贴在前面,谁来问就用手一指……
  4. 一老头: “Do you know how long this show (Phantom of the Opera) has been on? I still remember in 1993 I carried a woman to this show!”
    我: “OK….but we are not camping for this show. We camp for tennis!”
  5. 一醉酒哥们:”Do you camp for tennis? You love tennis so much? You are the most amazing people!”
  6. 半夜三点一群喝 high 的年轻人在打赌我们是哪国人。一年轻 mm: “They are definitely Italian!”
  7. 一戴牛仔帽的农民老头,三次经过,最后一次经过是半夜。
    老头: “You are still here!”
    我没理他。
    老头(离开的时候一边走一边朝大街喊): “That ticket must be very good! Very good!”

半夜三点,我死活睡不着。这时一个澳洲老太开车过来,不动声色的放了两张椅子在旁边,感情也是买票的。然后她就又钻到汽车里面去了。有她看着我就不用担心什么了,于是我就钻出温暖睡袋信步走到旁边的唐人街,买了一包烟,然后去一个小破网吧肮脏的机房上了几十分钟网。没什么好看的,就回了几个留言。然后又跑回 camping 地点溜达。

终于熬到了早晨。众人已经疲惫不堪。老板儿子也熬了一夜,这个当兵的鬼子大早跑过来说冻死他了。问到他女友,他说她半夜就躲到车里去了,末了加上一句:“Bitch!” 笑死我了。

9 点准时开门。买票。原来所谓售票点那帮人也只是拼命的刷买票网站。了解了。

买了一堆票,约合 $12,000 刀的样子。回公司交差。

最后是钱。N 是编外人员,拿了 $230 刀,我们这些在职员工就只能按 wages 拿了。

回家猛睡三小时,然后又被拖起来去 Victoria Roads 办理我那小破车的过户手续。

然后又去吃晚饭。累得快吐血了。吃完以后赶紧洗澡睡觉,从晚上 8 点一直睡到第二天 8 点!

后来跟哥们谈及此事,他说北京前两天国安一堆球迷露宿街头买票。比起国内这些疯狂球迷来,澳洲的还算好的看来。

下次 tmd 还有这种疯狂 camping,我是不会去了!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