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鬼神事件考证之教一恋世之魂(下)

接上文,说完了交大黑石梵文咒语镇魔石的历史和猜测后,我们就可以了解到这样一个情况,由于镇魔石的存在,随时代变迁一个个王朝的更新,护持寺毁于战火,兴庆宫被掠夺,尚书官邸衰败,白马寺僧人在政府漠视中走向没落,唯有黑耀梵文咒语镇魔石绵延千年持续发挥着作用,甚至通过了文革浩劫,按照我对此的猜测从玄学和阴阳学上看可能理解为由此保住了交大和兴庆宫中轴线位置的阳刚脉络。至今,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在四大发明广场心胸开阔,呼吸顺畅,而在思源以南就觉得胸口发懵,呼吸压抑。当然,从科学角度说这主要是由于不同的地形磁场以及周围山地结构产生的湿度、气压等方面的影响。但是我们说这是黑石梵文咒语镇魔石的作用更符合一篇鬼怪介绍文章。然而正如很多魔幻片中描写的那样,镇魔者终将被后世莫名之人发掘,85 年大唐梵文咒语石碑的发现震惊了全国的历史学家。石碑被迅速转移出法位,至此完成了对交大的千年庇护。

当然,对于石碑的转移很多人也有不同的看法,很多老人就对石碑的迁移表示了不能理解,半年多前我陪同一位女同学关于遭到电话骚扰的事件到学校公安处报警,尔后的处理过程中与其中的一位正式警察聊了起来,对于交大近十年多的案件,这位年纪较大的警察表示 80 年代后期至 90 年代初刑事案件有所上升,当然是与当时的思想混乱和旧道德沦落新道德未产生的特殊时期有关,但是他将此是与梵文咒语石碑的迁移关联,就本文来说还是有好处的,但本人不置可否。其中较为恶劣的就数西边女生宿舍的一起谋杀案和教一的一起强奸杀人案。现在是大学二三年级的同学在进行学校的安全教育时候可能有所记忆,曾经作为交大的惨剧教育大家。细节这里我也不赘言了,如果有人对此有所怀疑我只能说我也不会做任何反驳和列举事实,只是以本人的前几部严谨态度为保证。作为交大的悲剧不太好在这里过多公开讨论,所以仅作点到为止的介绍。

大二的同学很奇怪教一的一些安排,最主要的是首先教一在五楼卫生间莫名其妙的作为储藏室,而其内的卫生设施齐全;二是教一在 03 年末作了短期的通宵自习室后在 04 年突然宣布中止作为通宵自习室。三是教一的清洁工和管理员的住所和交大其他教学楼的位置有很大的不同,我想很多人都不知道教一的管理员住在哪里。其中第一个与上文说的刑事事件有关而第二三点据谣传这些事件与近年突然出现的闹鬼事件不无关系。

如果我问,交大樱花什么地方最多,毋庸置疑是樱花大道,现在我问,交大什么地方樱花开得最滥,最煽情,你可能答不出来,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参考,那就是近年来越来越繁盛的教一以南的小过道的樱花树群,因为有人说,有人在暗中照料它们。大家觉得不同意的话可以反驳,但是我经过 4 月份的考证证实按照树冠比例花数教一的在阳光缺稀的情况下开出如此烂漫的姿态实在是令人称奇。

再下来的教一的通宵问题,对于校方的理由是人数太少对学校资源浪费,然而我得到的谣传却有别的版本,我对于各个版本统一了一下,剔除了明显的无聊说法,总结出本人的交大教一通宵自习取消原因谣传故事的大致正式解答。

我们知道,在交大通宵自习如果是在平时就主要是考研人员和有特别紧急原因赶文件的人。学校处于方面同学的原因开放了教一,校警也会在某个自习室没有人时关闭这里的灯,所以也无所谓什么浪费资源之说,然而一切的一切在 03 年底的双子座流星雨时候彻底改变了。当时本人由于看流星雨在场,位置在于东花园假山区并受到过巡逻校警的三次盘问。大概在两点 40 左右由于西安的天空条件过差同时灯光干扰过于明显,在寒风中伫立了 3 个小时的本人开始离开假山走向教一,此时与本人同行的还有对本人进行过第三次盘问的一名个头近 1 米 7 身着军大衣脸型略长的校警,在空旷的梧桐西道上我们同时见到了这种情况,一名手持罐装啤酒的男生突然跌倒在梧桐道东侧过道,啤酒撒了他一身,同时面部惊恐的看着教一二楼的阳台。原先我们以为是跌倒了,也很平常的没有理睬,然而此后那男生突然惊恐的以梧桐树为阻挡物紧紧抱在一起,以为是有什么东西的校警很快跑过去了,我当然还是很谨慎的慢慢跟上。男生在校警的询问中才将眼神从教一转移过来,过了一会儿很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说自己是一名研究生,并出示了学生证,他说刚才是从中三补习回来,(个别研究生楼晚上不关门,当然我怀疑是在外面喝多了人家打烊赶他出来的),好像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在阳台那里看他,他打了声招呼不小心跌到了。然而他没有解释自己的惊恐表情的来源,而我也明白,其实此时教一里面只开了两个教室,由于我的书和包裹观星象时候用的寒衣和手电及星象书的书包都在那里,我清楚地记得 11 点半时候根本没有女生在,我此后进入教一同样也是这样的结果。

自从那时候开始,教一夜间号称从梧桐道看阳台看到一名无影女生的说法渐渐增多,我对那里也进行了灯光演示,由于二楼阳台的以北由一盏路灯,然而过高过偏的位置可能会产生错觉,总的来说从南向北可以看见影子,自北向南较难看见影子,一般来说,凡是号称自习归来看见无影女生得大多是杜撰和错觉,而号称是回去自习室取遗漏的东西的和通宵研究生 12 点多去工作室后遇上的都可能是需要进行分析的部分。尔后,交大负责教一卫生的清洁工辞职,据称原因是在 11.30-12.00 的通宵前的清扫是没有必要次次来的,主要是在第二天的六点多进行全面地清理,而学生放映说在 2-3 点钟有时有一名女生前来打扫,影响了他们的中间的休息和学习。对此事莫名其妙的张姓清洁工在一周周二的晚上进行了蹲点,结果在五楼的工具领取的地点看见了一名女生前来拿工具,清洁工现身想对女生表示感谢,然而女生迅速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逃离消失在阳台。对此事惊恐的清洁工立即辞去了职务,有些学生可能到现在都记得有一段时间教一的教室极为乱,一些废纸堆积了很多都没有人清理。现在在教一服务的是一对夫妻,有一次本人离开后由于发现遗漏东西回到教一,撞开门的声音令清洁工夫妇吓得丢掉了畚箕。

据公安处的那位民警的回忆,那位可爱的女生是一位热爱生活学习优秀的好学生。可叹宿命的安排。难道教一的恋恋不舍人世人生,专心培育樱花的传奇之鬼就是她?如果鬼怪之事却有所据,放弃无确定的转生留恋于交大的一偶不知需要多大的勇气啊!!!因为根据我国古代文稿中说鬼怪的最大痛苦就来自于没有痛苦,正如《撕裂的末日》中所描述的那样。在此一年多来从交大公安处了解了很多令人触目惊心的案件,很多都仅仅是一时的冲动和愤怒误导了自己的行为,每每路过教一那片樱花树群,虽然知道谣传必然是不实的,然而在风中飘零的樱花却每每让我感伤,我甚至希望谣传真的,让交大一百年的浑厚内涵感动那一颗颗受伤的灵魂,祝愿他们安息,阿门!

好了,作为作者我再次回到鬼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