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神鬼事件考证之中一不解的冤仇(下)

在上中我们说完了关于文革武斗的历史背景,然后我们来看看为什么我要把中一二三作为文革武斗闹鬼区呢?

理由如下:

历史原因

在文革初期,我校就被中央西北局定为是充满 “小台湾”“小香港” 组织的黑典型。“五·一六” 后,我校《反对个人崇拜》作者凌雨轩教授成为了批判的典型,同时牵扯到了为其辩护的彭康校长,开始了我校的黑暗文革史,我在这里为了不让大家觉得厌烦,仅简单介绍一下。

1966 年 6 月 5 日——1966 年 7 月

我校学生在工物系 810(41)班李世英同学的带领下对进驻的文革工作组扰乱我校,夺权迫害学生老师的行为质疑。被称为 “六六革命造反” 被定性为反革命行为,在中一行政楼 402 大会议室发生了激烈冲突,而后大批学生教工被定义为彭康黑帮和反革命分子,遭到残酷迫害,李世英自杀未遂,另有两名学生自杀身亡,年仅 20 岁。

此间全校 1000 多人被批斗,44 名处级干部有 29 人被定性 “黑帮”63 人 “靠边站”,912 名学生干部中有 680 人被定性 “反革命”,这在全国高校也是罕见的,这一事件成为了交大对于刘少奇极度痛恨的理由,在刘少奇倒台后交大大批学生平反同时被江青利用,成为陕西乃至全国的造反派指挥高校之一。

李世英在工作组撤走后受到了毛泽东和江青的肯定和表扬,成为了西安地区大中专院校造反统一指挥部的总指挥。

1966 年冬——1967 年春

交大学生李世英成为工总司 “司令” 之一。7 月 1 日李世英夺取交大党政财文权力,8 月 2 日关于 “霍士廉处理问题”,校红代会在中一 402 产生重大分歧,交大发动 8·5 静坐活动,成立 8·5 造反指挥部,设立司令政委,直接对抗中央军队。

9 月,交大各系高材生为文攻武卫作准备,自制大量步话机,电台,抢劫莲湖区枪支七八十支,自制大批炸弹武器,并与 9 月初西郊武斗中大批交大学生直接指挥大中学生战斗,李世英带队对工联青年工人使用大量交大工物等系研制的高性能武器,以自制步话机和教学电台统一指挥,在最后使用了抢得的两辆中型坦克占领对方工事。

此时,李世英所在西安大中专院校等单位自己直接可以调动的武装人员保守的估计达到了 100——200 万,按照我们的马哲老师的说法,算上工总司的能力,李世英及交大其他重要人员名义上可指挥的武装人员达到了 800——1000 万。

彭康校长遇害

1968.3.28,年近七旬的彭康校长,抛弃原有的优越生活冒死为我们的党和人民无私工作了近五十年的伟大的共产党员被他一手培养的学生殴打致死。大致位置在于我校饮水思源以南,腾飞塔以北。

尔后,大量的正直教工和学生遇害,甚至达到了一家三口服毒自杀逃避迫害的现象,情形极为悲惨。

1968 年 8 月——1969 年 1 月

冤假错案,仅 12 月就有 5 名教工死亡。

1969 年——1970 年

战备,挖掘了巨大的地道系统,由于数次塌方造成数量不祥的学生死亡。

反盗窃机密

6 名教授自杀。

后果

文革交大共计迫害致死 32 人,受迫害 1500 多人,武斗死亡人数不祥,学生死残人数不祥,704 户抄家,财务 4000 余件,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