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Cottage

愧谢勺兄赠书并记

午间忽收包裹一,初以前日邮购之物,复拆,竟为勺兄赠书是也,不免欣喜、感喟。我之不读书,良久矣,曾订阅旅行杂志,如今亦束之高阁,所谓书非借不能读也,虽汗牛充栋,亦偷懒成性,见书不免有愧色。此其一。

勺兄之于我,网友也。相识于网际,相忘于江湖。我所事,无非常去其博客灌水闲聊,间或邮寄明信片一二耳,不值一哂。不意勺兄如此看重,羞愧也。此其二。

勺兄所赠,柴静所著《看见》是也。虽贵为当下名记,但我素来忽略今人著书,忽略女人著书,忽略白话之书……此为文人相轻之写照。闻家母曰,此当红畅销书也,愈加有愧。此其三。

扉页有勺兄箴言,书法龙飞凤舞,两方刻章精美,更有木勺书签,前所未见未闻。愧对厚礼,此其四。

凡此四愧,并谢勺兄一番好意相赠。是以为记。

《看见》
《看见》
《看见》
《看见》
《看见》
《看见》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语之 哈哈,sorry,主要是从古至今女人著书值得一读者实在太少吧!尤其是当代。所以,要是有好书我不会拒绝的!听说你最近写了一本?

发表评论

2004-2019 © Hermit Cot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