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钓鱼岛事变,沸沸扬扬,又每夜读宋史,欲罢不能。中国千年事,轮回有理,难出其外,是以撰文一篇,简记北宋九帝。

太祖赵匡胤,出身官宦。投枢密使郭威旗下,立战功。郭威称帝立后周时,任禁军军官、殿前都点检。郭威养子柴荣即位,为收复幽云十六州出兵伐后汉,不战而胜下三城,然患疾,病故。太祖以镇、定二州的名义,谎报契丹联合北汉大举南侵,领兵出征,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代周称帝,都开封,灭南平、后蜀、南汉、南唐,一统全国,开创大宋。以杯酒释兵权,重文轻武。其北征北汉、契丹数次,均大胜乃返。后“烛影斧声”暴毙。太祖文武双全,雄才大略,但其“以文治武”,种下北宋灭亡祸根。

太宗赵匡义,赵匡胤弟。其时辽乃宋之北境大患,太宗急功近利,太平兴国四年亲征伐辽,势如破竹,虽胜辽北院大王,但为南院大王所大败,史说“太宗一日忘其本谋,急于伐汉,尽锐坚城之下,仅能克之。师已老矣,复议攻燕,所谓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缯。一败而没世不振,再举再失利,皆由太宗不知天下之大势,倒行求前,以致颠蹶也。”有作为,勤于政务,关心民生。但臣下多有昏庸,执政时蜀地有王小波、李顺农民起义。其扩科举,广收人才,为世称道。

真宗赵恒,太宗三子。治理有方,有“咸平之治”。辽入侵愈频,宰相寇准劝帝亲征,会战汴京外澶渊,胜之。但真宗顾及民生,以岁币与辽和解,史称“澶渊之盟”。史上关于澶渊之盟有个让人忍俊不禁却叹息不止的笑话:宋朝派曹利用为议和使者出使辽国。辽国最初提出条件,要求割让河北。曹利用说,这个条件不敢回去汇报,但可以每年给钱帛二十万。辽嫌少,第一次谈判没有成功。曹利用回来汇报之后,真宗因急于还朝,就交代了岁币的底线:“百万以下皆可许也。”当时军费都要上千万,所以一百万真宗还是给得起的。但曹利用临出使前,又被寇准召去,对他说:“虽有敕旨,汝往所许毋得过三十万。过三十万,勿来见准,准将斩汝。”史书上写,“利用股栗。再至虏帐,果以三十万成约而还。(曹利用两腿发抖,到了辽国营帐,果然以三十万成交)”曹利用结盟回来后,真宗正在吃饭,不便见人,但又急于想知道结果,就让内侍问曹利用。曹利用不肯说,道:“此机事,当面奏。”真宗等不及,再次派内侍问等在外面的曹利用,让他简单说个大概。曹利用就是不肯说,只是把三个指头放在脸上做了个手势。于是,内侍进到里边告诉真宗说:“三指加颊,岂非三百万乎?”真宗不禁失声惊叹:“太多!”但过了一会儿又说:“姑了事,亦可耳。(三百万把事了了,也可以了)”结果得知是三十万,心中暗喜不止,以为是曹利用的功劳,从此加以重用。岂不知如果没有寇准的威吓,曹利用大概是不可能坚持以三十万成约的。结果这种讨价还价式的割地赔款大概从此成为宋朝乃至其后历代中国领导人厚颜无耻弱国外交的一种既有模式了,虽然三十万、一百万甚至三百万都不算什么,但毕竟可以当军费,与割地赔款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一战而定百年和平,虽为功也,但亦留下后患无穷,盟约之后,宋真宗、仁宗、英宗三朝政府“忘战去兵”,河北军和京师军“武备皆废”,只剩下陕西军可用,马知节、曹玮、王德用等武臣被排挤,文臣掌握了西府的支配权,王钦若和陈尧叟深获宠幸,庆历增币进贡等等。到了真宗后期,“天书符瑞”之说荧惑朝野,又封禅不断,纯属政绩工程,劳民伤财。

仁宗赵祯,真宗六子。其以“仁”闻名,实为文人所挟,诸宰相间周旋而已。在位后期,官僚膨胀,对外之战屡败,虽西夏称臣,但竟不能克。又有南蛮叛乱、交趾之乱。虽有范仲淹“庆历新政”,但为腐败保守势力所阻,未成功。然其名声甚好,在位四十二年,去世后“京师罢市巷哭,数日不绝,虽乞丐与小儿,皆焚纸钱哭于大内之前”,连辽国也“燕境之人无远近皆哭”,辽道宗“惊肃再拜,谓左右曰:‘我若生中国,不过与之执鞭持,盖一都虞侯耳!’”

英宗赵曙,仁宗从兄弟允让第十三子,太宗曾孙。其人聪敏,有志革除冗兵、冗官、冗费等弊政,本可大展宏图,但四年后因疾病故,是为宋朝憾事。其时,武人不及文人,全国兴起从文之风,边境名将愈少。

神宗赵顼,英宗长子。即位后,对疲弱政治深感不满,且素欣赏王安石,即位后命王安石推行变法,以期振兴王朝。但操之过急,不得其法,虽维持新法将近二十年,但最终失败收场。时西夏惠宗在位,母党梁氏专权,西夏国势日非,神宗命兵伐西夏,于甘肃庆州大破夏军,占二千里土地。可惜永乐城之战中惨败,灭夏之举未能实现。事后神宗于朝中当众痛哭。神宗有抱负,励精图治,惜壮志未酬,元丰八年死。

哲宗赵煦,神宗六子。九岁登基,为高太后所压制。高太后用司马光废黜王安石变法,让哲宗非常不满。亲政后,贬司马光、苏轼等守旧派,重用革新派,恢复王安石变法中的保甲法、免役法、青苗法等,减轻农民负担,使国势有所起色。次年始出兵讨伐西夏,迫使西夏向宋朝乞和。哲宗在位十七年,“不治宫室,不事游幸”,力图富国强兵,抑制豪强兼并,改善中央和地方财政,是有抱负有作为的宋代皇帝。哲宗虽仰慕其父神宗敢作敢为,却比其经验和素质差,急功近利,其事业心和实绩反差太大,虽有维持新政、坚持变革的决心,但摇摆于新旧两党之间,使上层矛盾激化。

徽宗赵佶,神宗十一子。属于历史上有名的艺术家皇帝和昏君。在位二十五年,穷奢极欲,采办“花石纲”,又淫乱,常微服进青楼见李师师。崇信道教,挥霍钱财,任用贪官横征暴敛,最终激起方腊农民起义。其国策紊乱,宣和二年遣使与金朝订立盟约,夹攻前盟友辽国。怎知唇亡齿寒,辽亡后,宣和七年金兵南下,徽宗传位儿子宋钦宗去对付,结果父子两人皆被金兵俘虏北上,受尽折磨,八年后死于黑龙江依兰,葬绍兴。

钦宗赵桓,徽宗长子。即位后贬蔡京、童贯等人,然后重用李纲抗金。但他懦弱无能,优柔寡断,后听从奸臣谗言,罢免李纲,向金人求和。金国趁此机会于靖康二年南下渡黄河破东京,北宋灭亡,徽、钦二帝及百姓、官员、嫔妃被俘北上,囚禁五国城,史称“靖康之变”。五十七岁病死北京,葬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