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色戒》——逆贼的逆产

一位昵称狐狸的兄弟,他的空间也同我另一个主打旅游元素的空间一样叫“柔如彩虹”,是两三年前就认识的,他对《色戒》的影评《逆贼的遗产》文笔极佳,视角独特,在这里推荐一下:

逆贼的逆产

洋洋一部《色戒》,男人看到的是裸戏,女人看到的是钻戒。

我想这正是李逆安所盼望的效果,也恰是张逆爱玲当年奋笔疾书时的期待。《Lust, Caution》这个翻译其实是错误的:正确版本应当是《Lust, Diamond Ring》.

你还不明白我想表达什么吗?想想看,一个中日混血儿,为了那些浑浑噩噩,即将万劫不复,即将但求做奴隶而不得的纯种中国人,决定刺杀一个汉奸。事机不密,乃从容赴死。纯种的中国男人那么多,需要一个混血女人来保护,本来就是耻辱,更可悲的是如此慷慨的故事,偏偏让一个汉奸的老婆心中有了“戚戚焉”并加以了阉割。这个世界上,恐怕不再容易出现如此可悲的事情了。

张逆爱玲是可以拿郑苹如YY的,因为她是汉奸的老婆。

李逆安是可以拿郑苹如YY的,毕竟日治五十年,少不得有些文化杂种。

影片很好,毕竟能够让小资们“在闲暇里体会一下人性的光华和超越了民族苦难的普世珍爱”。

汪逆精卫等人的后辈喜欢这部电影,那也是合乎逻辑的。他们终归总是希望自己的屁股能够干净一点;即使不能擦干净,让大家以臭为香也是好的。

生于平民百姓家中的哥哥与妹妹们各自喜爱这部电影,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六十多年前那些死去的人们,希图以死所交换的也许无非就是自己的后人能够这样平常的甚至庸俗的生活。

于是所有的鲜血与烈火,所有的死亡与抗争,换来的就只有四个字:“露点”与“钻戒”。

至于那无耻的堂皇的颠倒黑白,就更加顺理成章的被接受被理解。于是郑苹如就惨死在了丁逆墨邨的刀下,王佳芝却真的放走了易先生。

“艺术”与“人性”,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