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段签名档,如下。大约是数学系的学弟写的吧!忽然就想起曾经的大学生活,那看也看不懂的数学方程和证明,那灯下苦熬的岁月。十年稍纵即逝,欲说却已无言……

引用:

欧几里德留下了几何原本,传抄在雪白的羊皮纸上,距今已有两千三百多年;阿波罗尼生于帕加,凝视着永恒的圆锥曲线;丢番图却在静静的欣赏不定方程的解,微分、级数、离散、收敛是谁的发现?

喜欢你在连续之中逼近我的极限,经过剑桥三一学院,我以牛顿之名许愿,思念就像傅利叶级数一样蔓延,当空间只剩下拓扑的语言,映射就成了永垂不朽的诗篇,我给你的爱写在 Banach 空间,深埋在康托尔集合里面,用超越数去超越永远,那一绝对收敛的数列,一万年都不变!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