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强劲的经济以及对能源的巨大胃口是推动油价上升至目前的 130 美元每桶的关键驱动器。中国半数的石油来自进口,中国认为石油产业有至关重要的战略意义,中国控制零售价,而且正面临超过 8% 的通胀。在美国,物价可能已经令人畏缩,但在中国更是如此。

中国目前每天大约产油 400 万桶,而且这个数字的增长非常缓慢。我还没有发现有哪位可信的能源专家预测中国的产量会在不久的将来大幅超越目前的水平。目前的消耗量大约是每天 800 万桶,而且年增长率为 7%,这种增长率是全世界最高的。而且别忘了,中国的能效逐年提升(实质 GDP 增长 10%,能源消耗增长 7%)。

但在过去十年,中国是石油需求量加大的主要贡献者;它的需求增长 65%,比美国还快,比印度快四倍。在未来十年,我认为,与煤、天然气和其他形式能源相比,石油占中国总能源应用的份额不会有很大改变。而能源替代是困难的、昂贵的、需要时间。

因此,中国如今需要每天进口大约 400 万桶石油以维持经济运转。中国自 1993 年以来就是石油净进口国,几乎不出口石油。就算以 100 美元每桶来算,中国一年的石油进口就大约需要 1440 亿美元。那是一个大数目。

北京第一要思考如何处理短期的价格冲击,第二是长期的战略。

中国油价的控制是一个灾难。在短期内,中国的通胀率超过 8% 这个数字高得吓人。因此北京用麻烦的物价控制方案压低很多种物价,包括石油的。

考虑一下以下情况:自 2007 年 1 月以来,全球原油价格上涨 109%;美国汽油价格已经上涨 77%;中国的汽油价格却只上涨 9%。美国的汽油如今售价大约是 4 美元每加仑,而中国的售价却是 2.49 美元每加仑。北京上一次提高国内油价是在 2007 年 11 月,提高了 9%,那是自 2007 年 1 月(当时原油价格是 87 美元每桶)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上涨。最近有传言说中国将取消汽油价格控制,不过北京迅速打消这种传言。

中国 “至关重要的” 能源部门由三巨头主导。如果说北京想怎么样,那就是控制。但随着中国更加融入全球经济,全球规则(而不是中国规则)的干预力度就越来越大。

所以,真正疯狂的地方在于此。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海油)主要是勘探开发,以大约相当于全球原油价格的价位把产品卖给国有炼油厂,主要是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在今年第一季度,中海油的盈利增长 56%,在全球石油牛市中,这并不出奇。

相反,没有什么开采能力的中国石化以全球价位购入原油,却以国家控制的零售价出售。在 2008 年第一季度,他们的盈利下降 81%。还有中国石油,有相当大份额的国内产量,但也必须以全球价位购入一些石油,并以低于市场价的国家价位出售。中国石油在第一季度盈利下降 56%。

北京今年将津贴国内汽油零售商大约 400 亿美元,主要是中石化和中石油。北京的石油官僚是出于好意,但真是乱!全球投资者对此有何想法?

在某个时刻,中国国内油价必须上涨到世界价位,但在目前,那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北京在观望一个无法正常运作的价格系统。北京目前预算状况良好,有能力负担中国石油消费者的津贴。别弄错:压低零售价格是津贴隐藏在政府预算背后的能源消费者。纳税人为低油价买单。只是在目前的通胀数据中他们看不到这些。

从长期来看,北京为经济积极寻找可靠的燃油来源,希望在中东、非洲、加拿大、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签下多年的合同,以取得可靠的能源储备。如果那些交易得以实现,北京将确保它有可用的石油。但油价是全球市场定下的,如果北京要国内油价低于市场价,就要继续津贴汽油零售商。

我不认同中国目前在能源部门的做法,不过华盛顿官员采取的行动也是站不住脚的。1973 年 10 月的第一次石油冲击已经过去近 35 年。在那时,欧佩克提高油价,从 2.71 美元每桶提高到大约 8 美元每桶—-而我们仍然没有能源政策。

(作者 Donald H. Straszheim / 福布斯)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