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不能支持范跑跑,因为已经有很多人自私了,难道我们也跟风自私吗?无论在过去的中国,还是在过去的西方,都有太多崇高的人,这些人才是社会的栋梁。没有忘我英勇跳水救人的无数无名英雄,很多儿童也许已经溺水;没有彬彬有礼礼让妇女儿童上救生艇的绅士,泰坦尼克号上死去的多数是妇女和儿童。范跑跑这样的人,跑了也就跑了,本是一种懦夫的行为,如果只是因为灾难来临时的本能,我们都能理解。但他错就错在不应该强词夺理强调他行动的正确性。人是营社会性的动物,如果某人的言行容易导致社会价值观的分崩离析,那么这个人在社会是站不住脚的。从这点来说,我赞同以集体意识。即使在强调个人的西方社会,也并不是说就不尊重集体意识。去年澳洲有三趟火车都出轨,报纸上报道的多数,都是赞扬那些无私无畏伸出援手的人;还有一个更好的例子,今天刚好是墨尔本市枪击案一周年的日子,去年的今天,早晨 7 点,一个墨尔本飞车党的混混酒后跟女友吵架,在路上打她,两位路人——一个律师和一个荷兰游客上前制止,被射击,律师牺牲在了路上,荷兰游客幸免。混混亡命天涯,被其父劝说投案自首。在公共意识看来,律师和荷兰游客并不是傻,并不是应该自救而弃该女子不顾。他们的行为得到了社会的肯定。

世界上有一个国家的一些地区被全世界很多人认为邪恶自私只懂保护自己,那就是美国的一些地区。我听我们老板(白人)说,在纽约,你倒毙在地上,根本没有人会管你。在臭名昭著的纽约地铁,被抢劫时最好立刻投降。但在欧洲、澳洲的大多数文明国家,见义勇为的事情数不胜数,我个人就经历过好几次,比如有一次大街上几个澳洲青年奋勇向前把持刀抢劫的歹徒扭送警方,歹徒求饶行贿也置之不理(有照片为证)。我对许多国民言必称学习美国的做法深表失望。

所以,问题的问题不在于体制,不在于是不是建筑商自私政府贪污,或者如何如何,而在于如何纠正这些错误。大众的自私在中国已经不需要范跑跑这样的人来 “教育” 了。

最后,重点中的重点: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东方,儿童都是弱者无疑,范跑跑作为一个成人,一个理应保护儿童的人,没有尽到保护弱者的义务,这才是重点。在东方,这叫自私、混帐;在西方,这叫懦夫、渎职。Either way,范跑跑是不值得国人支持的。

引用:

为什么我理解 “范跑跑” 跑,而且支持他出来嚷嚷?

“范跑跑” 跑了,他成功的活下来了。多少没有逃跑意识的师生从此深埋地震的废墟中,成为自私的垫脚石。美国给战士上的其中一课就是怎么投降,这就是尊重生存权的体现。

“范跑跑” 之所以跑,是因为他看到和熟知中国体制内的很多东西不是他所能改变的,他用自己自私的心去揣测政府官员、建筑商、建筑监理都和他一样自私:在金钱的利益面前没有也不会去履行好自己的职责,他深知别人是靠不住的,房屋质量是靠不住,只有自己才靠得住的——至少在现在的中国。这次汶川地震,就证明就是 “范跑跑” 的跑是对的,在金钱利益面前多少相关人员自私了,更何况在生命生存面前,“范跑跑” 自私了又算得了什么。如果 “范跑跑” 是个不称职的教师受到处理,那么官员呢?建筑商呢?建筑监理呢?

唯一的区别就是 “范跑跑” 做了,他也说了;而其他造成建筑物倒塌内情知悉和参与的人没有说,难道因为没有说,就可以没有责任逍遥法外,难道这个社会就是惩治老实人的社会吗?我支持 “范跑跑” 说出来,就是因为有必要让全天下的人正视人性,正视目前的体制下,即使贵为 “灵魂工程师” 的老师也是靠不住的,更何况建筑商、政府官员?

地震来临的时候,如果北川中学的老师和学生深知他们的建筑是如此不堪一震的话,如果他们都像 “范跑跑” 一样,完全可以逃出更多的学生和老师,完全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自救,也会少很多人成为贪渎的牺牲品,这样的 “跑” 是值得的,我甚至认为在劣质的建筑面前,有更多的人都像一样 “范跑跑” 一样赶快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菜烧”。

虽然我不赞成 “范跑跑” 的人格,但理解 “范跑跑” 的跑,也支持他出来嚷嚷——至少教育大众,人性都有自私的一面,在目前的体制下任何人都是靠不住的,哪怕自己的父母和最亲的人,一切都要靠自己。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