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 “清华学子” 的原题:我为什么选择社会主义价值观

有一天,我对女朋友说:从今天开始,我不再为钱而努力了。女朋友听了觉得很奇怪:问我为什么突然会这么想。她的奇怪是有道理的,因为就在这之前不久,我的几个朋友相继找到了不错的工作,月薪都在 5000 以上。而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刺激。我在想,我也不比他们差,我是不是应该坚决地去赚钱呢?然而,这天我的这个说法无疑与坚决地赚钱背道而驰。此前的我,对于未来的路怎么走,一直是在犹豫的。是随着大流去拼命赚钱呢,还是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为恢复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而奋斗;是努力钻营务求升官呢,还是心态平静保持自己随意的本色。对于父母以及周围的人来说,无疑都希望我选择前者,且抱着极大的期望。但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更倾向于选择后者。所以有时候我想,要是我只是一个人谁也不认识该多好。这样我就不会因为不能满足父母亲友空虚的期望而感到愧疚,不会因为和周围的同学和朋友比较而显得心态不平衡,也就更能够作自己想做的事了。当然我之所以这么犹豫,我觉得主要还是因为这时候我的心态并不平和,还满脑子的精英思想,认为不管做什么事情,总之都要大有成就才可以,才算不辜负了自己。因此赚钱要赚多的,当官要当大的,做学者要做有名的,而不去管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思想中有点要么流芳百世,要么遗臭万年的味道。而正是这种精英思想,让我宁愿做坏事也不甘于或不屑于做一个普通的劳动者。所以尽管我从心里面认同真正的社会主义,认同毛主席在文革中提出的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而且都是通过很长时间的读书、调查、反复思考得出的结论,自认为还是经得起事实检验的。但是自己考虑得更多的还是怎么去走今天人们认为比较现实的道路—-升官发财。

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了访谈纪录片《我眼中的毛泽东》,心里面很受震动。首先我对毛主席这样伟大的领袖,却还能保持平民本色是非常佩服的。但是在影片里面毛主席的女儿李讷讲,尽管毛主席对子女们期望还是比较大的,却这样对他们说:“我不期望你们做什么科学家,政治家,文学家,你们只要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我就很满足了。” 我没想到毛主席这样伟大,对自己的子女的要求竟然是这样的简单。这也引起了我的思考,毛主席让儿女们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而我却一心想着当什么资本家、政治家,这样真的对吗?我想人有两种方法可以获得人们的尊敬:一种是有钱有权,人们自然对你趋之若鹜;但是当权力不在,钱财散尽时,这些尊敬也便随之而去。我想这种尊敬是虚伪而廉价的。另一种便是和毛主席一样,为了劳苦大众的解放事业而奋斗终生。尽管主席已去世多年,但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依然遵从着他艰苦朴素的教诲,依然一提起毛主席就热泪盈眶。我想这种尊敬才是真实的,也不是通过任何的金钱和权力可以获得的。

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条是努力赚钱,做一个有钱人;一条是做自己想做的事,为真正的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我到底该选哪一条呢?我想即使我真的去赚钱,就能如愿以偿吗?在现在的社会里怎么才能赚到钱呢?记得在电视剧《上海滩》中,周润发有这么一句台词:“在上海这个流氓世界里,你越是卑鄙,越能够飞黄腾达。” 事实上,在我们今天的社会中,卑鄙同样是赚大钱的主要途径,它有两种不同的方式:一个是做官,拼命的往上爬,贪污腐败;一个是经商,官商勾结,牟取暴利。但这都不是我愿做的。顺便提一下,关于赚钱的这两种主要途径我可不是随便说的,是我经过了大量的调查而总结出来的结论。不怕大家见笑,曾经我是一心想着赚钱的,所以仔细的研究过怎样才能赚到大钱。同时,我并非一个聪明的人,也没有什么家庭背景。既然我既不愿卑鄙,也不聪明,更没有家庭背景,那么我获得大量金钱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当然有时候也会出现天上掉馅饼的情况,让人一夜暴富,但我想这个馅饼砸在我头上的概率比我被车撞死的概率更小。再退一步说,即使我能够获得大量金钱了,又能怎么样呢?是作威作福,挥霍享乐吗?这也不是我想要的,爱因斯坦就说过:“我从来不把安逸与快乐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 —-这种理论的基础, 我叫它猪猡的理想”。追求安逸与享乐那不过是猪的理想,何况伴随着享乐而来的永远是极端的空虚和无聊。那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能放弃对于金钱的追求,而为重建社会主义事业而奋斗呢?这样,如果成功的话,可以完成毛主席未竟的事业,把广大劳动人民群众从受奴役的地位中解放出来;即使失败的话,最多不过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毛主席的女儿都能这样,我为什么不能;或者想得更坏一点,最多也就是死无葬身之地?毛主席讲 “生死安足论,百年会有没”。从长远的来看,人都是要死的。因此关键不在于我会不会死,而在于我为什么而死。“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的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反之就比鸿毛还轻”。而能够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死,我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到现在为止,我基本上已经认定要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生了。回首这条挣扎犹豫的路,我觉得一个人能博闻强记、反复思考,从而在理论上清楚固然重要。然而更重要的却是要静下心来,决心做一个普通的劳动者,而不是一心去想要成一个什么家。当你想着要去成为一个某某家的时候,是那个某某家而不是社会主义就成了你的追求。即使你一心要做的是一个社会主义的理论家,也一样的背离了对于一个社会主义者的基本要求。这样就还不是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用毛主席的话说,这还不是一个彻底的 “唯物主义者”。现在的西方提出一种马斯洛理论,认为追求 “自我价值的实现” 是人的最高境界,这是一种极有欺骗性的理论。表面上看起来,它的 “自我价值的实现” 和马克思主义的重视社会价值的立场是一样的。“自我价值的实现” 嘛,也是追求价值而不是追求利益的。但是,一旦到了危险的时刻,这种价值观的局限就露出来了。追求价值观已经面临着生命危险了,你追求还是不追求?要是依照马斯洛的理论就不会追求,因为要是由于追求价值而自己都死了,死了那对于自己来说什么东西都没有了,那怎么实现 “个人价值” 呢?不行,不能追求了。而真正的社会主义者则不会这样,真正的社会主义者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而不是追求着 “个人价值实现” 的什么了不起的个人,那有什么不能死的,“人生自古谁无死”。只要为了人民的利益去死,那就从容赴死,一点都不用惊慌而害怕的。战士讲:毛主席转战陕北的时候,敌人离得再近从来就不紧张,有时候周副主席还紧张一下,毛主席就从来一点也不紧张,任何危险的时候,跟着毛主席你就觉得心里踏实。有人不理解,认为这是一种了不起的大勇。而实际上不过是因为毛主席仅仅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普通劳动者。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