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我妈说我有封信,我扫了一眼,竟然是贝塔斯曼书友会寄来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想,它不是早就倒了吗怎么穿越过来了?满腹疑惑的翻来覆去看,原来是 2005 年 7 月一期,邮戳上是 2005 年 6 月 8 日。那时我已经出国在外了,自然不会收到信件,更别提履行其订书的义务。想不到这样的古董还能留存下来在 7 年后与我见面,亏得我妈如此细心。

Bertelsmann
Bertelsmann
Bertelsmann
Bertelsmann

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加入贝塔斯曼了,好像是看了一本《读者》夹着的推介信以后邮寄过去的,准确的说应是在 98 年读高三时。那时候读书不胜其苦,休闲时看本杂书也算是一种享受,吃着窝窝头还想着做个小资书友。后来渐渐的发觉每个季度都要买书成了一种不可忍受的负担,尤其上了大学后外省异地付款也不太方便要通过邮局汇款(那时候信用卡还不太流行),好像书单上的一些书也都比较俗,本虎最喜欢的政经历史类书籍很少,也便渐渐的淡了。只是书友会的每月推荐仍然如同大润发的大卖场广告一样从来不断,断断续续到了很多年后。

后来慢慢的推荐信也越来越少了,再后来在网上看到书友会倒了,但那已经是 2008 年 7 月 3 日的事情了……

在数码浪潮的冲击下,网上书店也要生存不下去了,书友会这样松散的组织倒掉也不出乎意料吧。不知屏幕前的你,以前是不是也是书友会的呢?

共有 11 条评论

    1. @o jerry 我也是贝塔斯曼的会员,98 年我也高一,另外,后来变成了思考乐,我还有会员卡,再后来变成了大众书局,然后就一天世界了。。。都不去书店了。。。 : 跑跑

      Maxthon 3 Maxthon 3 Windows 7 Windows 7
        1. @Yan 原来大家都是书友萨,在这里碰到也不奇怪了嘛,嗲!!!灭哈哈哈哈哈,我现在都看看手机电子书,阅读越来越少了是真的饿。。。 : 抠鼻子

          Maxthon 3 Maxthon 3 Windows 7 Windows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