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Cottage

除草

除草在美国,是人家一个小学生就搞定的事情。

boy mowing lawn
boy mowing lawn

除草在德国,是人家几头奶牛就搞定的事情。

德国奶牛
德国奶牛

而在国内呢?今天早上走在路上,我又看到拔草的老太太排成了一行……

随手掏出手机拍了两张。

[2010/8/9] 老太太除草
[2010/8/9] 老太太除草
[2010/8/9] 老太太除草
[2010/8/9] 老太太除草
我不知道老太太们算是破坏植被还是除草。我只知道她们在机械的毫无思维能力的执行命令,除掉了所谓 “杂草” 去保护栽培的养殖草。

可问题是在中国这个地方,杂草是具有优势的草类。而养殖草往往不能活。除掉了杂草也就失去了植草的意义。

再者,除草用的了这么多人力吗?完全可以砍到一个人做完所有的事情。其他人休息休息领养老金也无所谓。

甚至可以不用人,因为可以学国外在树下面铺一层锯木屑,这样就又美观还保持了水土又不需要除草!

这就是中国特色的除草。从除草你可以影射到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走在路上,除了无数的人,还是无数的人,呆滞的不知道方向的人。只要有活干,头头就尽量多放人,比如 1 个人的活用 10 个人来干,10 个人领 1 个人的工资。虽然的确有活干,但从此社会的风气便是什么都变得少慢差废,而现代化也基本成为一种肥皂泡的幻想。我现在知道有些地方用指甲剪收割水稻不是老外口中耸人听闻的传说。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虎虎呀,今儿是咋的啦? 气儿很大嘛。。。。你还没看大连打捞浮油场景呢, 那才叫" 人民战争" 呢。。。夏天,注意降温去火。。。。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Nemo,我想这里头的确带了我的私人感情:50 多年前的某政党让俺爹这个草鞋都穿不上的穷孩子上了大学;60 年前的某政党在芦苇荡赶跑日本人;70 年前的某政党让我外公——一个童工、孤儿当上政治委员。这就叫饮水思源。我不否认现在的很多事情是腐败丛生,我甚至很反对现在走的 “资” 路线。也许看过明史你就明白,所有这些都是民族劣根性,朱元璋建国初期算得是封建王朝中最清廉的政治了,杀贪官那是他发自内心的(全家几口人都因贪官克扣钱粮饿死了),但是杀了一茬又一茬冒出来,杀不干净,为什么?而被杀贪官的子女把这些仇恨都写进了史书,老朱反而以残暴闻名。难道这件事与 50 多年前的一件事不类似吗?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所以虽然我会发牢骚,但对现任政府发牢骚也是世界上每个国家都在发生的事情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人工不值钱的社会即如是。十个老太太+十双手 vs 一个精壮劳工+一台除草机 — 请问哪个成本高?这跟政党没关系,跟国民性也没有关系。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早上一位大陸同事在抱怨去軍醫院看病但護理人員態度很差我說軍醫院工作的人不就是解放軍他生氣的說不知那些人是吃啥長大" 吃共產黨的奶水長大的啊 " 我這話一說完全部的同事哈哈大笑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希林娜:中国所有医院的态度都很差。这不是哪个医院和哪个政党的问题。我看过一个加拿大人写的文章。他在北京看了病以后,盛赞医术高超,但是也指出看病的人实在太多,一个医生每天看 200 个病人是很平常的事情。在加拿大,一个医生可能 10 个人都看不到。因为每天要看很多病人,这些医生的态度自然越发恶劣。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病人太多的問題與台灣一樣估計是華人沒事就愛去看病不過我相信醫院的態度有差民營的肯定比國營的服務好畢竟收費較貴的還是不一樣我的同事對軍醫院很不滿意他說下次再也不去要換一家

发表评论

2004-2019 © Hermit Cot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