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说,大部分的他们已经老朽了,最年轻的 50 后,现在也已经 50 岁。再过 10 年就要被完全淘汰了,不用太担心。大家能看到如今在国内贪污腐化的大部分是这群人。对这些人最愤恨的除了他们同龄为数众多的穷人外,更多的是拥有世界视野和民主观念的 70-80 后。不用担心,这些精英马上要粉末登场,掌握全部主动了。

Quote

我們的校花都在同學爸爸的床上

作者:李铁

在豆瓣网上,有一个近两万人的小组,这个小组拥有一个惊悚的名字:“父母皆祸害”。因为这个小组的 80 后们用 “祸害” 来形容他们的 50 后父母。据媒体报道,父母多为小学老师,在子女眼中,是一群 “僵化的国家教育机器的最末端执行者”,他们 “逃得掉沉闷无趣的小学,却永远也别想从父母那儿毕业”。小组的组规充满旗帜鲜明的战斗性:我们不是不尽孝道,我们只想生活得更好。在孝敬的前提下,抵御腐朽、无知、无理取闹父母的束缚和戕害。

自古以来,家庭、亲情、孝道对于中国人来讲,都有着终极性的意义。“父母皆祸害” 网络小组的言论,自然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媒体对此事的讨论主要都是集中在子女教育和家庭等问题上,而实际上,此事所折射出来的问题,与其说是子女教育的问题,不如说是 80 后和 50 后的社会冲突问题,而发生在家庭里的冲突,仅仅是两代人、两个阶层之间的社会冲突中的冰山一角。

虽说 “五四” 以来几代人都有过 “弑父” 的冲动和经历,代沟问题在各个代际中都会存在,但 80 后和 50 后的冲突,却注定比任何时候都表现得更加广泛和激烈。

不管是在价值观、对游戏规则的理解,还是现实的社会资源的分配,发展机会等问题上,80 后和 50 后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甚至是尖锐的对立。发生在家庭里的冲突主要反映的是两代人价值观的巨大差异,而在价值观的冲突之外,更实际更不可调和的冲突或许正在家庭之外展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

正常人的一生,大都是循着家庭、学校、求职、成家等这样通常的轨迹成长着,但是绝大多数50后,他们脱离了正常的成长轨迹,经受了极大的波折,就像是灾难的幸存者。他们中的多数一生命运相当坎坷:出生不久就遇到饥荒,刚上学就遇到文革停课,还没长大就下乡劳动,好不容易在80年代进城参加了工作,但是很多人却在90年代下了岗。

由于经历了太多信仰破灭和信仰玩弄,孩子最后成了他们的唯一真实的信仰。这些父母几乎把所有的物质和爱都放孩子身上,倾其所有资源为 80 后的独生子女打造了一个他们自己没有实现的梦,甚至连贪污腐败都多数是为了孩子。而如今,子女们却称他们为 “祸害”,这实在是太可怜。

然而,可怜并不等于正确。有人这样定义 “错误”:“错误” 就是没有任何一方成为赢家。这些 50 后父母未必是祸害,祸害的可能是他们错误的观念,而这些祸害的观念,是由特定的祸害时代造就的。

我们听到过太多赞美 50 后的言论,赞美他们在坎坷中的坚韧,赞美他们的乐观和顽强。在经历了山呼海啸,山崩地裂活下来的人,他们的心理与众不同。他们因此而不同,但也可能因此而丑陋。更何况,在那些浩劫之中,他们很多还是积极的参与者。

在价值观上,他们是真正的由纯狼奶喂养大的一代。在他们刚懂事的时候,整个社会在赤裸裸地宣扬丛林法则,只有敌我而无是非,只为目的而不择手段。不管是赢家还是输家,他们都不渴望公正,在被压榨的时候只恨不能压榨别人,并不恨压榨本身。

至于说谎,在他们的成长的那个年代就像吃饭一样,是生存的必须。那个时代手把手教给了他们惯于作伪、造假、两面三刀的本事。

至于这一代人的知识素养,尽管他们中的很多人在今天头顶着的各种显赫的学术头衔,但懂点行的都知道,他们是知识素养最弱的一代。比起 49 年前老先生们,他们鲜有家学渊源,也谈不上学术上的开拓和建树,比起他们的后辈,又缺乏系统严格的学术训练。

在他们需要基础知识训练的年代,学校里除了生产劳动就是政治运动,与学术有关的,只有骂街似的 “学术批判”。这直接导致了 50 后一代人知识上的先天不足,尽管他们思想活跃,敢想敢干,但知识训练上的残疾却永远难以掩盖。

尽管带着知识训练上的先天残疾,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却少年得志,年纪轻轻就在各个行业占据了核心位置。这显然得益于文革之后人才的青黄不接。

50后与子女的必然冲突

50 后生长在一个严重扭曲的时代,什么土地长什么植物,他们特定的人格和价值观显然太突兀,当他们的子女在一个稍微靠谱一点的时代长大之后,双方的冲突在所难免。

在 “父母皆祸害” 网络小组里面,一个常见的对父母的抱怨就是 “他们很虚伪”。对于在文革中开始懂事的 50 后一代人来说,他们是被谎言的福尔马林泡大的生物。虽然他们内心里已经没有信仰,但还是将一些理想口号喊得震天响,而且特别认真,象是彻底从内心发出的。这种本事甚至成了一种习惯,哪怕是面对自己的孩子,依然装模作样地说谎。

“父母皆祸害” 网络小组里的方馨的故事就很生动:初中毕业后,方馨成功考入外地重点高中,如愿以偿开始独立生活。每周,方馨都会收到母亲寄来的信,那是一种标准小学生作文体的文风,比如,“香港准备回归祖国大陆了,我和你爸爸都为是一名中国人而感到自豪”;“你即将迎来高考,我们都为你的刻苦学习精神感到骄傲而又担心……爸妈相信你一定会长成国家的栋梁”……

这种虚伪,对于人人能使用英文和网络的 80 后们,已经不具备欺骗效应,子女们对于父母的这种表演,除了反感,就是嘲笑。

冲突的另一个主题就是父母的专制。50 后对子女的干预和操控几乎是几代人中最多的,这和 50 后一代人残酷的生存经历有关。

50 后一生特别坎坷,他们亲眼看到了太多的弱肉强食,对人生的路径选择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多元的生活选择,如果不拼命爬到权力的高层,想活命都难。

我经常看到国外的一些事业成功的父母,子女不愿意读大学,甚至想一辈子做货车司机,父母也欣然接受,因为只要子女快乐就行,况且,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快乐和尊严,人生的选择可以是多元的。

但在经历了文革等残酷时代的中国 50 后父母看来,人生就是一场场决斗,失败者没有任何尊严。为了不让自己的子女成为失败者,他们决定从小就要用心栽培,甚至进行魔鬼训练。子女成长中的每一步,他们都企图去操控和干预。想想前段时间的新闻,我们很难想象,父母竟然能容忍网瘾治疗机构的肉体施虐方式,这是何种的 “父母之爱”?

我想要回我的房子和女人

80 后与 50 后的冲突,最初是在家庭中体现出来的。在家庭中体现的主要还是价值观的冲突。然而这很可能仅仅是两代人冲突的一个开始,作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两个群体,甚至两个阶层,80 后与 50 后在价值观和社会分配诸多领域都将可能爆发冲突。

50 后的很多幸运儿在相当年轻的时候就成功上位了,因为经过了多年浩劫,人才严重断档,很多 50 后抓住了上世纪 80 年代初期人才青黄不接的历史机遇。之后的改革开放给这些年轻的掌权者们提供了无数黄金机会,让他们一步步迈向成功。

历史机遇慷慨地向一部分 50 后的幸运儿开放了,然而在他们成功上位之后,特别是 90 年代中期之后,他们却逐渐向其他人关闭了机遇的大门。垄断,这个词被越来越多地提起,社会资源和财富越来越多地流向了这部分掌握权力资源的人。一个垄断和封闭的体系,造成了赢者通吃、输者什么都没得吃的局面。而在这些赢者之中,80 年代在权力体系中上位的 50 后们,是其中的中坚力量。

当 80 后们念完大学出来工作的时候,社会给予他们的机会寥寥无几,50 后们几乎拥有一切。尽管在知识和眼界上,50 后在遭遇 80 后的时候是溃败无遗的,但 80 后并不能像 30 年前的 50 后们那样得到机会,因为机会只对已经成功的人开放。

在一个贫富差距巨大、发展机会又被相对垄断的格局之下,除了少数富二代,80 后举步维艰。一群 80 后这样感叹,我们的校花都在同学爸爸的床上。我们工作一辈子,难道就是为了买一套他们卖给我们的房子。这就是 80 后和 50 后的真正冲突:我想要回我的房子和女人。

77、78、79 这三届是恢复高考后的最初三届大学生,也是如今 50 后精英的中坚力量,对于 “新三届”,顾则徐先生自己是这样评价的:“我们中除了极少数人会有自知之明,会知道自己由于深重的残疾没有资格领袖未来,将作为个体努力跟上时代外,正在悄悄发生着的更是瞄准年轻后人缺乏 “文革” 经验的单纯,依靠专制力量控制、左右、排斥他们。因此,新三届人为维护自己,将越来越成为专制最忠实的维护者乃至专制本身的中坚。但是,新三届人终将逃避不了年轻后人的批判和挑战,终将因为自己的日益暗昧而加速衰朽,更无法抵抗历史车轮的滚进。”

(李铁/时代周报)

共有 14 条评论

  1. 标题太惊悚…. 原文标题不是这样的好像… 另外社会的惯性和体制内强大的同化力量使得改变也不是短时间内完成的事儿.. 额.. 我论调太悲观了..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2. 如果上文客观属实,那实在恐怖,子女把父母当 “祸害” 那是个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两代人?可悲呀。“校花在同学爸爸的床上”,那校花和爸爸都很丑陋吧!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3. 中国人的问题在于表达起愤慨和谴责永远比表达爱更得心应手。这种冲突是文化问题和社会问题,是悲哀。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4. 中国人表达爱的时候往往带有官腔,所以显得不真实。还是愤慨和谴责更有力量,更显勇气。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5. 我們的校花都在同學爸爸的床上 — 这个比较像 90 后和 60 后的。。… 同意这个说法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