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六舍之忆全集

本文原载自我在水木清华 BBS 的博客。

刚刚浏览了一下 BBS 的理院版,找到了自己当年当版主时候搜集的所有关于老六舍的精彩文章, 越看越觉得珍贵。大部分都是我发了《我的 6#》以后大家的回忆录(都是未排版的原稿)。 把它们都弄成一个集子,附于此以飨读者。


发信人: lehehe (乐呵呵), 信区: XJTUsce
标  题: 我的 6 舍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3 日 22:12:15 星期六), 站内信件

看了关于 6 舍的文章,自己很有感慨
记得我刚来交大,首先在仙子堂报名,看到高高的 38,39 舍,心里美滋滋的
觉得都说大学里的条件还是听不错的,比我想象的要好,老爸老妈也很高兴
在热情的学生会的三轮车的带领下,心里憧憬着自己干净整洁的宿舍,毕竟
自己是第一次过集体生活,可是三轮车停在了 6 舍前,我和老爸老妈面面相觑,
除了那前面的花园还不错,其他的就是一个字,破!! 心情就两个字,郁闷!!
进了宿舍,看见的是和蔼的大妈,满地的垃圾,挂满走道的衣服
唉,凑活吧
但是当 15 舍盖好的时候,当大家都要搬的时候,又是另一份心情
回头想想 6 舍听不错的,首先是地理位置,操场,银行,邮局,澡堂(MM 洗澡都要
经过,爽),食堂均匀的分布在四周,另外还有自己的花园---东亭,虽然不大,
但是我一直觉得那里很有味道。
那时候可以看见只穿着内裤的帅哥到处乱跑,可以听对面寝室乐队咚咚的鼓声
还有孤独的男生站在二楼,三楼的厕所里一边洗衣服一边大喊着 “美女美女”,其实我
也喊过,
只是声音比较小只有自己寝室可以听见。

-==是不是愿意请我吃饭啊==-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1.135]


发信人: smoothstar (得尔锐齐奥), 信区: XJTUsce
标  题: 也说六舍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6 日 20:46:16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六舍就像交大的过去在一片朽木烂瓦之下的缩影
离开她的时候,觉得其实她是很可爱的
就像那一个个,慈祥的楼管大爷、阿姨、楼管。
记得来交大的第一天,是楼下的那个老婆婆给我发的被褥和脸盆
当时就很不习惯把一个完全可以给我当奶奶的人叫阿姨,记得阿姨的
定义是比妈妈小的妇女,于是我不管不顾的叫了一阵子 “奶奶”。后
来在 bbs 上看到一篇文章说这里的阿姨不是理论上的阿姨,而是一种职
业称谓,就象把给我们上课的人都叫 “老师” 一样,按理说,老师们
都不是很老,而且 “师” 一个字就完全可以表达意思了。有了理论基
础之后我也开始叫 “阿姨” 了,不过看门的老伯伯我依旧叫大爷,仔
细推敲起来是有些滑稽的,“大爷” 和 “阿姨” 天天呆在一起。
大爷有些结巴,说话之前总是要酝酿很久,好像每说一句话都是
经过深思熟虑的,但是只要你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在辩解很久后答应
的。于是,我们的自行车可以时常放在楼道里,周末的时候也可以在
半睁半闭的眼睛的保护下接楼道灯的电线打游戏,那个楼道灯的电路有些很凶险
的说法,有的说是 110v; 有的说是正弦电流把上半个波形滤去了,其
实是个直流电; 还有的说是频率只有 25 赫兹,这大概是闪烁的几乎可以
分辨的电灯带来的错觉…………….. 反正我们宿舍的电脑在这条
电路下运行了两年,除了烧坏了一条内存、一个风扇、一个显示器之
外也没什么大毛病。大爷和阿姨的值班室可以煮方便面,好像这个传
统已有几十年了,我们英语老师在教 rush to 这个词的时候造的句子
就是” 每晚 rush to 吃方便面”,去煮面的时候阿姨的态度很好,要是
没零钱找还会免去一两毛,在我们的千恩万谢中她好像很受用。
后来好像是学生宿舍的管理制度改革了,我们楼里来了个楼长,当
然不是《大腕》里的只管一层楼的楼长,她管了好几个宿舍楼,楼管
很漂亮很有中年妇女的丰韵,而且长着小龅牙,对我们说化的口气好像
在教育自己的女儿,对我们这些不可避免的有过恋母情节的独生子女来
说,这种口气很受用。每周星期四她都会拿着本子来检查宿舍卫生,因
为星期四早上是体育课,七个小伙子都睁着眼睛往 10 点磨,楼长进我们
屋子的时候大家都把头绌到被子里,仔细的听着楼长的罗嗦:“你们
睡、睡,人家上课都回来了你们还睡…….. 啊呀!你们的窝咋脏成这
样子了,连扎脚的地方都没有,你们这回准是倒数第一,过几天我把你
们院领导叫来好好治治你们……….” 看到没人动弹悻悻的说 “赶紧
起来” 然后就走了,不过没关系每回我们得分总是 65-75 之间,没有一次
倒数第一。早上快八点的时候问声 “楼长早上好”,回答是没好气的 “
赶紧跑,要不又迟到了” 觉得特象我妈妈…….
后来不知道又是什么改革精神,大爷和阿姨那里不能买东西了,而且
连大爷都换了,这回换了个陕西老头,还当过兵。从他的口气、举止上看
就是标准的陕西 “闲人”(读:hanren),不管认不认识上来就聊,从三
皇五帝到毛泽东思想都是一套一套的,还引经据典论证的相当清楚。这个
大爷可好说话了,连 “女生勿入” 的基本原则都可以变通,使得我们宿舍
被我们联谊寝的女生参观过,为了这次参观,我们把宿舍打扫得和军训是
一样干净。
为我们服务的还有一个清洁工,不过说不定你看到她的时候自己正在
面红耳赤的憋着气,这时呆着也不是,更不能站起来走掉,我想这就是每
天把垃圾扫到门口让这个清洁工阿姨忙得晕头转向的沉痛代价。
…………………………….
搬到 15 舍的第二天我又去了一趟六舍,空空的、黑黑的、冷冷的。大
爷和楼管阿姨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我找到自己的拖鞋后赶紧走开了,听
说新宿舍是思源物业的人在管理,不知道过去的管理人员会不会下岗。我
不是后勤出的官,我只能祝好人一路平安。


我自仰天睡大觉,
那管路人对我笑,
天生不是读书料,
却在交大舞狼毫。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117.56.177]


发信人: makiyo (被封的 xiaobing!!冤枉阿!!), 信区: XJTUsce
标  题: 我的 6#216^_^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3 日 23:39:45 星期六), 站内信件
 

现在大家好像都非常怀念 6#。这也使我想起来 6#的生活!
6#大家都说的差不多了。那就让我把焦点都集中到我得寝室 6#216
,现在听请来很亲切的名字。记得刚刚搬进 6#时,感觉和大家一样。
有种被交大骗来得感觉。在楼管阿姨的帮助下,我走进了 216。一个破烂不堪的
寝室。当时我是 7 个人中第一个到的,所以眼前的景色就和 3 年自然灾害
时似的(虽然我不知道自然灾害究竟是什么样,但我想也不会比那惨)
。4 张破烂床,看上去 “弱不经风”,4 张破桌子横在我面前,
满地的废物,一屋子灰尘!总之,我那是真是有种要哭出来的感觉^_^
接下来的几天,迎来了新舍友!天南海北的,那都有。而且觉得当时
大家都很好聊天!没几天就混熟了!大家的话题也从老家转移到 mm
和前途上。也经常一起在水房洗衣服时,对楼下的 mm 评头论足
最大的乐趣无疑就是发现 ppmm!由于大一刚进校,
没什么可玩的,所以 7 个人总是在一起打牌,从拱猪到爽扣,从大老二
到斗地主。几乎什么都打的很精!当时隔壁是大二学哥,有台电脑,
时不时的放一些电影,我们开始就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偷偷的向里面探头
看。一来二去的,和隔壁的学哥也混熟了。可以大么大洋坐在里面看!
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几个一起在学哥那看大话西游。从学哥那里知道了
那是当时交大最为流行的片子。可能是因为受紫霞的刺激。我们寝室的
老二开始谈恋爱了。女朋友是西电。看着他天天忙碌于交大和西电之间
,让我不得不想起来家里的女朋友。觉得老二虽然体力上很累但心里可很甜
阿!接下来就是新生辩论赛了,我很幸运,选进了院队,也正是因为这样
我结识我现在最好的几个兄弟!之后,由于我对辩论的偏爱,
致使我们寝室就更加热闹了。其他 6 个人一起 “陪” 我辨,什么话题都辨
而且次次都是辨到面红耳赤为止。就在这期间,老二失恋——闪电恋阿!
正好我也和沈阳的女友分手了!就这样寝室里两个东北人(老二是齐齐哈尔 de )
都很暴躁. 一次为了一个言语的冲突,我和他动了手。虽然我和老二关系
并没什么恶化,但我们寝室的辩论声少了。之后过了一段时间。辩论赛开始
了。就在赛场上有个女孩使我眼前一亮。回来后和另外哥 6 六个侃到半夜
。记得当时他们什么馊主意都出了。老四竟然都准备好替我抵情书了^_^
就这样我发现他们比我都关心那个女孩的一举一动。什么情报都有。
呵呵~我的舍友!…………转眼见,就到了要分寝室了。没办法的事情
就这样我得 216 改为了 211。而那个女孩他们还是在替我关注着^_^!!

((     ))      ((     ))
=======””===””========””===””=======
|||            |||
|              |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1.31]


发信人: woodenheart (woodenheart), 信区: XJTUsce
标  题: 忆六舍门前偷花被捉
发信站: 交通大学思源 BBS 站 (Thu Jan  3 10:41:16 2002) , 转信
 

采莲令
日色尽,梅香愈显浓。爱花人,哪堪引诱?
踏花丛中亲芳泽,懒懒品幽香。 俏伊人,瓣瓣玲珑,朵朵娇羞,其美怎可笔
诉?
轻伸魔爪,垂涎三尺尽攀折,贪美色,岂顾护花人?
无奈被捉,但饮恨,脉脉同谁语?更回首,花香不再:缴械之后,书包亦被
没收!

※ 来源:.交通大学思源 BBS 站 WWW bbs.xjtu.edu.cn. [FROM: 202.108.202.197]


发信人: mdy (阿猫), 信区: XJTUsce
标  题: 水房歌声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Sun Mar 25 09:54:07 2001), 转信
 

牛儿不吃草,要吃鸡蛋糕,兔子尾巴长长了,漫天雪花膏
啊~~~~~~
乌龟树上爬,老鼠追着猫,我家今天真倒霉啊,鱼儿淹死了

初入大学寝室时,遇前辈师兄,常惊诧于之投入之歌声,沙
哑之嗓音带同走调之音乐使我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悲壮之感。入夜
,却惊听得水房中歌者众,不仅诧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们这些腼
腆之同门过几年后弈会变成此样否?

四年后,完全如我所料,无论夏日冲凉还是半更洗脸,歌者
均是有增无减,且熟面孔越来越多,而由于长期发展,竟形成一
个唱,众人倾听,唱毕必有一人接踵而唱之习惯

流派弈是众多,最有创新意识的我看便是白涛同志了,尽管
其嗓音如同一锅焦饭,然其修改歌词之能力令人称绝,似乎依然
名曲,歌词弈修改甚少,意境竟全然不同,真乃歌界高人;而同
样与之相似的还有佳杰同志,佳杰天生聪颖,嗓音弈比白涛多了
几粒煮熟的米粒,然弈是一篡改大王,比白涛更甚,其常将一首
歌曲篡改的面目全非,拌以陶醉之神情与夸张之动作,搞笑意味
甚浓。此为野派。

邓卫老大腼腆知礼,每每不苟言笑。虽我早之其隐藏能量,
如高超之牌技并可淡然将对手贬至欲开窗跳出与公认的四国第一
高手,然其柔情歌声却是上大三后放第一次见闻,说见闻是因早
已听闻多次,只是路过水放时绝不曾想歌者乃具有纯情眼神之老
大;而吾舍的小明一般情况下弈是腼腆,但若半更睡前洗涮,必
一展其柔情歌喉。小明本长的高壮,真气弈是十足,常将楼中震
的嗡嗡做响,我们寝室本离水房极远,夜深人静其歌声却是清晰
入耳,若有小弟怒而推门而出,入水房后见小明强壮之体魄,弈
做闲情状更衣而去。此为柔情派。

与老牛同行,若你轻哼一曲,尤其张惠妹或张雨生最好,无
论身在何处,无论周围环境如何,本一声不吭之老牛必引吭高歌
,引来一片诧异目光。老牛乃真正高手,曾在军训送别会上一曲
《大海》技惊四座,使的教官对着为长了胡子后老成而剃去后却
青春无比的小巧人物惊诧不已。水房歌手自然少不了这位高人,
若见老牛在水房,你最好压抑心中之冲动,实际你也没机会在唱
,只要进了水房,老牛大多数时候均在投入歌唱,别人也鲜有机
会可言。此为实力派。

还是学李彦之流最好,听之,笑之,贬之,静静欣赏。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11h182]


发信人: yxl (小龙), 信区: XJTUsce
标  题: 六舍,房子上有草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6 日 19:08:05 星期二), 站内信件
 

总还记得她,在梦里更甚。
那是一段犹如微醉后,见到心爱的人一样的感觉。尤其还有草坪的时候,
在上面能聊天、喝酒,放声谈笑。
白天,坐在东亭的石边上,还可以见到她头上的草在风中摇。
曾经,里面的兄弟与我一样彷徨,临了却生出无限的忧伤,现在变成永久的
几乎放不下的思念。
现在还不知道,那些庇护在六舍里的老鼠已在何方?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118.68.207]


发信人: larcenciel (lse+oxford=做梦), 信区: XJTUsce
标  题: 六舍,我的回忆(1)
发信站: 兵马俑 BBS (Mon Dec  8 00:04:53 2003), 本站 (bbs.xjtu.edu.cn)

 

突然想起六舍
六舍,不是现在有恐龙和 pp 聚积的六舍,而是只有一群理学院光光占据的老六舍。

时间要倒回 3 年前,一个炎热的中午,我,有效期为 4 年的 00092013,带着我能拿的动的所有身家来到了 6 舍。

六舍为何物

从外表看,你可以知道它是一栋楼,一栋三层危楼,一栋房顶有杂草的三层危楼,一栋
东连澡堂南向操场,西眺思源,北面东亭,拥有绝佳地理位置,房顶有杂草的三层危楼

里面有一群人,一群男人,一群沉浸于泡面加蛋的简单生活的男人。

六舍的掌门

也就是楼长。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个官职等价与哪个行政级别相等,但是它的确是有实
际权利的。比如强行没收热得快,和垄断洗衣卡的销。第一次见舍长, 发现她应是个和蔼
的中年阿姨,至于为什么说她和蔼,这只是 larcenciel 的一种感觉,就像他能从四周新
同学的笑声中听出他们是好色的一样;而这种感觉却又是那么的正确,就如发现同学学
会上网后,都不约而同的会去找黄色网站一般。

六舍的伯伯和阿姨

负责看门的伯伯和阿姨。他们拥有老年人拥有的一切特征,比如,健忘。
larcenciel 自持是个” 帅” 哥,走在学校中什么都不怕,就怕大家记不住他这张脸。但是,正是这张脸,一次有一次的被看门伯伯和阿姨误认为是学校中的” 流动人口”,这是一种怎样的悲伤呀。其实,他至今还不明白他们会如此健忘,确切的说,对他如此健忘。

他们似乎认识楼中的每个人,而大家也十分喜欢他们,见到面总要寒暄几句。
“ 上课去了?”,
“ 这么早就下课了?”,
“ 又没拿钥匙?” 和
“ 同学, 同学, 你是哪里的, 来干嘛?”,
而最后这句话的对象似乎总是 larcenciel…….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 larcenciel 是常常找他们帮忙的。他常常在凌晨把伯伯阿姨叫醒,
让他们把门打开。
至于为什么要挑凌晨 3-4 点,这就得引出了一段血泪史了。
老六舍是没有网线的,所以 larcenciel 每到周末就会被损友们拉去一个在教 1 里面很牛 B
的网吧上通宵,说它牛 B 是因为它的门外挂着” 机械强度与振动国家重点实验室”…….
. 而 larcenciel 并没有损友们那么青春热血,他的热血早在高中就迸发完了,具体点就
是--他早在高中就把网上那些黄色小说基本浏览过了。所以他总是在别人热血的时候
,早早在凌晨时刻萎靡回宿舍啦。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我当时狰狞的面孔在伯伯阿姨的
心灵中埋下阴影,让他们潜意识把我这张脸和” 危险” 二字联系上….

lse+oxford=做梦
刷牙是每天都干, 出卖朋友也是每天都做, 强取把柄,
把失败推向淤人更是家常之便饭
午后之红茶, 和相貌一样是个轻浮的家伙:p


发信人: larcenciel (lse+oxford=做梦), 信区: XJTUsce
标  题: 六舍,我得回忆(2)
发信站: 兵马俑 BBS (Mon Dec  8 00:11:10 2003), 本站 (bbs.xjtu.edu.cn)

 

六舍的房间

构成宿舍的包括:

4 张上下铺的生锈铁床;

一盏用两条铁链吊在墙上,可以做钟摆运动的日光灯;

一扇无论哪个方向都能漏风的窗户;

两个看上去像用枯木砌成的黑桌子--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其实它们是曾经被涂过红油漆
的原木桌子,经过先辈们不懈的努力,它才能变成那般乌黑,亮丽;

外加一个据说学校给同学放各自衣物的柜子——这里学校犯了一个错误, 它低估了现代男
生对自己外在衣着的要求, 和高估了那 3,5 斤被子的可压缩性——, 所以那个衣物柜准确
的说应该是褥子柜……

7 个男生大一的生活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直到告别六舍后的某一
天,偶尔在无聊生活片中发现了劳改犯的洗心革面场所。这才知道,当时,无论在哪里
,接受再教育的环境都是一样的!!

保持学习状态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充足的睡眠。为了好好学习,睡上铺 larcenciel 必须面
对一个睡下铺的人从不用处理的难题——如何上床。最正规也是最普及的方法自然是顺
着梯子往上爬,可惜梯子常常布满各种鞋印,而能构成鞋印的物质包括:操场的泥土,
马路上的沙尘,和厕所里的……每每想到这里,larcenciel 就决定唾弃这种上床的方式
。同宿舍的肌肉男喜欢徒臂支撑,或者引体向上加后翻上床。不过像他这种纯属精力旺
盛型的人物,我们可以忽略不计。大多数人包括 larcenciel 都是规规矩矩的一脚踩在下
铺的床上,另一只脚跨上桌子上,然后纵身一跃上床的。不过考虑到桌子上面都是先辈
留下的遗物,于是大家都不敢用赤脚去玷污它们,所以跨桌子的脚往往要穿着鞋子。鞋
子却又不能上床,所以它只能孤独的滞留在桌上。每每入夜后,桌上总有会出现形单影
只的拖鞋。不知情者看见此景不免会担心鞋子的主人是否正在悬梁……

睡眠,总是很容易定义;但是对充足睡眠的定义,争议却是很大的。在没有暖气而且物
质生活匮乏的冬天,充足睡眠的定义就扩展到由晚上 6 点到第二天中午 12 这个时间段了。
冬天的宿舍,床上总是存在七陀被蓝色被褥包裹起来的物体,很难从宿舍中感觉出人气
的存在,除了它们偶尔蠕动的时候。当然,勤奋向上的大一宿舍一般是不会过这么堕落
的生活,虽然他们表面上和其他人一样都是龟缩在 5+3 斤棉被里,但他们都是人手一本书
。在被子中蠕动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是热量还是需要摄取的。进食的过程同样是在被子
里完成,但是署片和锅巴的袋子,瓜子壳,和饼干渣却不能在被子中化学分解,这时,
大家就会不由自主的让它们向桌面做” 抛物” 线运动。到了来年的春天,这些进食剩余物
部分顺利风化,部分顽固不化,还有部分已很成功的和桌面一体化。这时的桌面比起我
们来时已经又添新黑衣,larcenciel 终于发现,有些东西即使先辈没有叮嘱,后辈也会
很自然跟随的,光荣的传统或许只有这么自然而然的才能形成吧。

春天到来,把冬天宿舍的死静一扫而空。到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生命的声音就在你耳
边回荡。蚊子, 苍蝇, 蟑螂, 和各种不知名的小虫子争相出来露脸,唯一遗憾而且也是不可
思议的是从来没见过老鼠在宿舍出没。曾经从一楼和三楼传出电脑线被老鼠做宵夜的消
息,可是 larcenciel 所在的二楼却愣是没有他们的踪影,照理说,在垃圾横布的二楼应
该是老鼠的天堂,为什么这种友善的气氛也无法吸引老鼠,真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
情……


lse+oxford=做梦
刷牙是每天都干, 出卖朋友也是每天都做, 强取把柄,
把失败推向淤人更是家常之便饭
午后之红茶, 和相貌一样是个轻浮的家伙:p


发信人: larcenciel (lse+oxford=做梦), 信区: XJTUsce
标  题: 六舍,我的回忆(3)
发信站: 兵马俑 BBS (Mon Dec  8 00:14:01 2003), 本站 (bbs.xjtu.edu.cn)

 

六舍的走廊

走廊,在不同的历史背景和历史大环境下总是承担着不同的责任。六舍的走廊除了提供
被人走的功能,还是大家凉衣服和向远方传达爱的 ABC 的地方。

※凉台,对六舍的房间来说应该是一样跨时代的东西。我个人对六舍不建凉台的想法是
:在六舍建造的时候,凉台估计是被认为走资或者腐朽堕落的标准。无论如何,由于缺
少凉台,六舍里就无法在阳光明媚的时候享受上天的恩赐,因为半裸躺在窗前会被认为
是痴呆;当然,更重要的是,缺少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凉衣服的地方。
学校可能也考虑到形式主义对学生的迫害,便在走廊拉上了凉衣架。从此上天就赋予了
走廊一个新的任务——凉衣服。

理学院的男生早已清楚认识到交大男女比例 1:7 的残酷事实。为了从 7 中脱颖而出得到那
个 1,我们不得不全方位武装。脸是去哪里都得带上的,即便你不想,它也会厚颜无耻的
跟着你,还常常在关键的时候把你想隐藏的猥琐表情展示给对方,结果鸭子没等你煮就
飞了。

鉴于此,大家不得不把目光集中在衣服上,毕竟它可以穿之既来,脱之既去,而且在正
确搭配它们的条件下,还可以取得意想不到的结果。 所以,六舍走廊的上空基本由各式
各样的衣服占领,有长袖,有短袖,有长裤,有短裤,当然也有裤中之裤。它们中不乏
精品,这些精品主要分部在前四类中;有精品当然也有劣品了,很不幸,它们都不约而
同的集中到了最后一类中。或许是因为内裤不经常出来露脸,所以人们不自觉的贬低了
它的功效,而且对它的外观也给予轻视。在走廊上空飘动的众多衣物中,它数目不少,
但是外形平庸,而且千篇一律。

上述的缺点,终究造就了内裤的不幸:它们可能常常会被迫离开它们的主人,去为他人
服务。 larcenciel 的内裤就有这种惨痛的经历。在与主人的一段短暂相识之后,larce
nciel 的内裤就在凉衣杆上不翼而飞了……
此后 larcenciel 还是常常在凉衣杆上遇见这条内裤,可惜如今物是人非,他再也没有勇
气与它相认了……

当然,没个性的内裤随着西部大开发,已经被大家抛到了脑后。前几天,larcenciel 的
舍友向他展示了新买的夜光内裤。larcenciel 不禁感叹,这条内裤真是赶上了好时光…
…真是好时光呀~~~~~

3 年前,手机还不如现在那么普及。如果小两口被距离分开,男生能做的只有每晚例行去
按按电话上 2,0,1 这三个键。既然无法见面,要慰藉远方佳人,其甜言蜜语的肉麻程度比
起见面时自然要按级数增长。考虑那些不合逻辑和不负责任的甜言蜜语对理科生逻辑思
维的危害,以及担心收到寝室中稍良知的光光揭发自己近日在交大内寻花问柳的劣迹,
很多有家室的人总喜欢端着电话机跑到走廊里进行革命,而且还不忘把门拉上,对内进
行消息封锁。 就这样,每晚接近话费半价的时刻,就会在走廊中看见每个宿舍外站了个
人,人手一个电话筒,口中还不时爆出各种怪异的呻吟,实在是一副光怪陆离的景象~
~~


lse+oxford=做梦
刷牙是每天都干, 出卖朋友也是每天都做, 强取把柄,
把失败推向淤人更是家常之便饭
午后之红茶, 和相貌一样是个轻浮的家伙:p


发信人: larcenciel (lse+oxford=做梦), 信区: XJTUsce
标  题: 六舍,我的回忆(4)
发信站: 兵马俑 BBS (Mon Dec  8 00:15:59 2003), 本站 (bbs.xjtu.edu.cn)

 

六舍的水房

水房是一层楼两个,由于老六舍没有独立卫生间,洗刷就必须在此进行。其实水房在六
舍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比如,基本非官方的小型结社和集合都发生在此。

早上起床洗漱,一般总会在水房遇到几个熟人。哥几个儿也都知趣,在此时都不会互相
骚扰,好让对方把昨晚梦见和仙女姐姐的结局再回味一番。
自顾自埋头苦刷的冷淡关系也就仅仅出现在早上而已。从中午到晚上,水房里从来是车
水马龙,人声鼎沸的。larcenciel 的宿舍就在水房对面,所以他认为自己对水房兴衰史
很有发言权。

每次到水房,大家都会很亢奋,常常要把自己的声音提高八度。尤其是看见有熟人在的
时候,由于这种突然而且迅猛的相遇,大家都按耐不住自己压抑已久的情感。从而不经
思考的使用了最能直接反映这种感受的口语词汇”kao”,并且用爆破音把它释放出来。
这里不妨插入一点 larcenciel 自己主观的想法—— 在他看来, 中国拍摄青少年电视片的
时候, 朋友相见的场面总是太罗嗦太做作了,唧唧歪歪的扯了半天,还要问别人三姑六
姨活得如何这种隐私问题。larcenciel 眼里,俩个多年不见的朋友在秋末的梧桐树下偶
遇,情不自禁的同时喊出” 喔~kao~” 后干脆利落的拥抱场景才叫做真实,才叫做感人—
—。 除了上面单个的”kao” 以外,如果你能听到一”kao” 百应,那很有可能是几个相熟的
哥们集体出来洗衣,他们的话题一般比较广泛,谈论的兴致和声音也要比前者提高一个
等级。
不过,兴致最高昂,声音最嘹亮的高人是很少公开露脸的。这里说很少露脸,是因为他
们从来不在熄灯前出现……
每当在黑暗来临的一刹那间,高人们的拖鞋声就会划过宁静的夜空,那清脆而又密集的
嗒啦声能把你最后的一丝睡意完全的毫不留情的抹煞。

聚会的开始总是寂静的,而规律的流水声又会给这种寂静添加上诡异的色彩;这真是一
种让人窒息的寂静,这就像开三级片开头,你明知有事情发生却不只何时才发生,只好
紧张的等待,伴随你的是没有价值的过场镜头和频繁的口水声。
有时这种等待是徒劳的,说不定那就是一部假冒伪劣的三级片,不甩一个特写给耐心等
待的观众就结束了,白白浪费那些被刺激出来却又无处发泄的荷尔蒙。

但更多时候三级片还是实实在在的三级片,更有甚者变成了顶级片。larcenciel 有时候
觉得三级片的比喻不太恰当,毕竟三级片是有故事内容的,但是高手们的谈话却是完完
全全的没内容! 虽然他们一开始的对话会甩出一些颇为高深的语句做为话题的开头,但
其实那是吓唬人的,只要你有勇气继续听下去,你就会发现他们的谈话就像好莱坞电影
,彻彻底底的没有一丝的营养。
不过值得庆幸,毕竟好莱坞的电影比中国教育电视台的考试辅导节目更能让 larcenciel
接受,特别是好莱坞的娱乐性。高人们也了解这点,所以他们都使出独门绝技来吸引听
众,其中最具杀伤力的就是吼歌了。国外一直认为中国人没有版权意识,其实那只限于
larcenciel 这种思想落后不求上进的人。像水房里的高素质人才决不会不了解这点,所
以他们吼的时候从不会跟着曲调吼,也从不会按着歌词唱。这种” 走调” 和” 换词” 很好的
解决了困扰国人已久的版权问题,也为听者带来了很大的快乐。
水房的黄金时期是在夏天的黄昏。只要在夏天黄昏,你耐着性子在水房的窗口蹲点,就
可以看见众多衣着性感,披头散发的 mm 在六舍前踱过。这是因为六舍前的小道恰好是女
生宿舍和澡堂两点最短连线的一部分。而夏天和冬天不同,女生不会穿着大煞风景的羽
绒服;男生也不必担心在观摩之余被送入发热门诊。总之,这真是上天赋予六舍的财富
! 常常会有幸运的哥们偶然瞟见使之神魂颠倒的 pp,哥儿一般不会独吞这种恩赐,立刻
呼朋引伴;六舍开放的楼宇结构也能很快的把消息散播,顷时之间,大伙夺门而出,狂
奔而至,然后满足而归…… 当然也有真正勾魂的 pp,可以让大家驻足细细品味。

后来

后来,学校东南角建了一座号称是标准化学生公寓的东 17 舍,后来,住在六舍里面光光
们就收拾行李长途奔袭到梦寐已久的标准化宿舍了,再后来,六舍就拆了……

“ 逝去的时光是快乐的时光”

现在 larcenciel 已经很少听到别人赞美新的宿舍了,但过来人说起六舍的生活却总是感
慨不已。六舍似乎成为了一个时期的代名词。之所以 larcenciel 在这儿不想正儿八经的
回忆,是因为回忆中的六舍总是和欢声笑语联系在一起的。调侃似乎更符合那种旋律…

写了完,个人觉得比较符合实际。如果哪个学长,同学觉得哪部分扭曲了就告诉我吧。
毕竟回忆这种东西总是搅和在一起的-_-b~~~~~~~~~~

lse+oxford=做梦
刷牙是每天都干, 出卖朋友也是每天都做, 强取把柄,
把失败推向淤人更是家常之便饭
午后之红茶, 和相貌一样是个轻浮的家伙:p


发信人: fungi (西北の风~|杀手), 信区: XJTUsce
标  题: 毕业的日子 (2)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5 日 04:03:03 星期一), 站内信件

 

很晚了,从床上爬了起来,推开门,居然发现有几粒星星在眨
着眼睛。路上昏黄的灯光照着,已没有行人,偶尔一辆汽车驶过后
留下的冷寂却深深地感染了我。又想起了很多以前事情:六舍、阿
姨、大爷、东亭…… 这些在 chine 的《我的 6#》有着更详细和精彩
描述,相信受感动不仅仅只会是我这样曾经历了六舍最后岁月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这般地去怀念一栋已经不再存在
的破楼。也许,当四年求学中走出校门的时间只能用可数个点来计
算时,在校园里经历过的一件件事情、一张张笑脸、一个个地方几
乎都会留有我们精心打磨的印记。
印象中当初上大学的样子。我是谢绝了所有亲戚朋友甚至家长
的护送,独自一人于半夜三点跳上了北上的火车来到这个陌生的城
市的。隐约还记得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刚到学校给同学的第一封
信中我说,到西安的那天下午,我跟着火车在追逐着太阳。
那天到学校时已经快天黑了,是一个大三的学长,踩着个破三
轮把我的行李从宪梓堂拉到六舍、帮我铺好床铺后还安慰了我一番
才走的。尽管现在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那矮矮胖胖的身影和
一脸灿烂的笑容至今还留在了我的心底。这种笑容就像突然发现饭
卡掉了跑到食堂挂失时发现已有人送来时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或
者是在教室询问一个素昧平生的同学一道不会做的题时的热情的笑
容。

Dear God
make me a bird
I can fly far,far far away from here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1.218]


发信人: fungi (西北の风~|杀手),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我的 6#(1)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3 日 10:59:20 星期六), 站内信件

 

六舍留给我的有:
大爷、阿姨、
浴罢归来的 mm 们、
门前的草坪
天晴踢球、
下雪打羽毛球、
晚上的聊天、
清晨的早读
舍友的半夜尖叫
……
太多了

【在 chine (落月书灯~~往日忆怀)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的 6# (1)
:     来到交大的那一天是下午,一个阳光灿烂的夏日午后。满头汗的从宪梓堂出来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1.218]


发信人: chine (落月书灯|钟灵毓秀·婉约江南),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我的 6# (1)(转载)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4 月 29 日 15:07:49 星期一), 站内信件

 

【以下文字转载自 Graduating 讨论区】
【原文由 Sloth 所发表】

兄弟,我原来也住过 6 舍
好早了,那时候是能动大本营
【在 chine (落月书灯~~往日忆怀)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的 6# (1)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117.28.88]


发信人: shiran (xiaotao),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我的 6#(2)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3 日 11:35:43 星期六), 站内信件

 

可惜呀,6 舍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在 chine (落月书灯~~往日忆怀) 的大作中提到:】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1.184]


发信人: makiyo (被封的 xiaobing!!冤枉阿!!),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我的 6#(2)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3 日 17:52:01 星期六), 站内信件

 

写的好好阿
虽然我只在 6#住了一年
但是现在还是听怀念那段日子的
现在反倒觉得那时的日子更开心
虽然住的没有现在好

【在 chine (落月书灯~~往日忆怀)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的 6#(2)


((     ))      ((     ))
=======””===””========””===””=======
|||            |||
|              |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1.31]


发信人: chine (落月书灯|钟灵毓秀·婉约江南),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我的 6# (2)(转载)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4 月 29 日 15:08:07 星期一), 站内信件

 

【以下文字转载自 Graduating 讨论区】
【原文由 stormbee 所发表】


我从 97 年入校在 6 舍住了两年
chine 兄写的真实!!!
特别是
“经常趴在朝东的窗口忍受着晾在那里的
那几双烂鞋子的臭气朝人来人往的大路看”
呵呵
当时就是这样看 jjmm 的
:)
还有楼前的草坪
我们不但踢球
还经常集体围成圈踢毽子。。。
印象最深的还是竹林里的地雷
有的兄弟去里面捡球一不小心就中镖了~~

【在 chine (落月书灯~~往日忆怀)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的 6#(2)
:     在宿舍里的前几天,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比如,只穿着小裤衩在楼道里乱窜


LOOK,HONEY!
◢◣▓▓▓▓▓▓▓▓▓▓▓▓▓▓▓▓▓▓▓▓▓▓▓◢◣
〖我对你的爱,犹如农民爱大米〗
◥◤▓▓▓▓▓▓▓▓▓▓▓▓▓▓▓▓▓▓▓▓▓▓▓◥◤
※ 来源:·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Hell]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24.148]


发信人: ardour (有 SVMs 的日子怎么过),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我的 6#(3)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4 日 10:45:37 星期天), 站内信件

 

//tears
【在 chine (落月书灯~~往日忆怀)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的 6#(3)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02.200.231.54]


发信人: saltcityren (为我妈祈祷),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我的 6#(4)
发信站: 交大兵马俑 BBS 站 (2002 年 03 月 24 日 13:54:35 星期天), 站内信件

 

师弟,你的每篇文章,我都是读了不下于 5 遍交大的日子又在眼前晃过
真的离开了交大-我的母校!
可您的孩子无时无刻不在惦挂着您呀!!

【在 chine (落月书灯~~往日忆怀) 的大作中提到:】
:【以下文字转载自 Graduating 讨论区】
:【原文由 chine 所发表】
:                                 我的 6#(4)
:     嗯,正如 fungi 所说,说到六舍,就不能不说说大爷和大妈。这篇文章是早些时候写
: 的,发在这里正好合适。
: 今天想要偷偷懒了 ,因为我无法,写得再比那位前辈更加的质朴 痛空 ,那种语言,
: 又怎是我能够 “妄自穿凿” 的呢?
:
: 发信人: saltcityren (轻轻的我走了), 信区: XJTUsce
: 标  题: 大四心情(二)
: ……………..(以下省略)


为我妈祈祷,早日康复!!!
※ 来源:·交大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166.111.26.14]


发信人: sheen (转生的豆腐改喝番茄汁), 信区: XJTUsce
标  题: 怀念交大六舍
发信站: 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2001 年 09 月 04 日 09:36:25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到了北大,没有宿舍,才想起六舍的好


※ 来源:·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10.75.223.123]


发信人: ztfriend (远方),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怀念交大六舍
发信站: 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2001 年 09 月 04 日 10:04:50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六舍的条件就是好,比咱们现在住的地方强多了。
【在 sheen (转生的豆腐改喝番茄汁) 的大作中提到:】
: 到了北大,没有宿舍,才想起六舍的好


※ 来源:·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10.75.223.123]


发信人: panpan (盼盼),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怀念交大六舍
发信站: 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2001 年 09 月 04 日 12:11:32 星期二), 站内信件

 

不会吧, 你们没有宿舍/
不过我宁愿没有宿舍, 也要到北大去, 不只是师兄可否给师弟, 指导一下, 怎么联系阿?

【在 sheen (转生的豆腐改喝番茄汁) 的大作中提到:】
: 到了北大,没有宿舍,才想起六舍的好

好好做人, 好好做事 e
※ 来源:·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35h22]


发信人: ztonger (水蓝),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怀念交大六舍
发信站: 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2001 年 09 月 04 日 17:32:51 星期二), 站内信件

 

估计六舍也快拆了
【在 ztfriend (远方) 的大作中提到:】
: 六舍的条件就是好,比咱们现在住的地方强多了。
:【在 sheen (转生的豆腐改喝番茄汁) 的大作中提到:】
: : 到了北大,没有宿舍,才想起六舍的好


※ 来源:·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46h34]


发信人: window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怀念交大六舍
发信站: 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2001 年 09 月 04 日 17:43:55 星期二), 站内信件

 

6 舍在 9 月 7 号将停水停电
从而结束了它在交大四十余年的生命
【在 ztonger (水蓝) 的大作中提到:】
: 估计六舍也快拆了
:【在 ztfriend (远方) 的大作中提到:】
: : 六舍的条件就是好,比咱们现在住的地方强多了。

████████████
█                    █
█   有花有酒春长在   █
█   无烛无灯夜自明   █
█                    █
████████████
※ 来源:·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22h127]


发信人: ironegg ( 铁蛋儿), 信区: XJTUsce
标  题: Re: 怀念交大六舍
发信站: 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2001 年 09 月 04 日 18:30:03 星期二), 站内信件

 

可不是咋的,我也挺想咱交大的
【在 sheen (转生的豆腐改喝番茄汁) 的大作中提到:】
: 到了北大,没有宿舍,才想起六舍的好


※ 来源:·交通大学兵马俑 BBS 站 bbs.xjtu.edu.cn·[FROM: 162.105.18.166]


(C) 2001-2005 synya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