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载广播里这两天连篇累牍又在说高考,一帮遗老遗少全都跳出来发短信回忆从前高考的时候,其中就有一个听众说起98年高考前半夜爬起来看世界杯。

于是感到时间过得的确是很快的,当年半夜爬起来看世界杯仿佛还历历在目,居然一晃十三年就过去了。这十三年里发生了多少的事情现在回过头去想,简直是不堪回首的往事。那些若隐若现曾经青春朝气的少年的面庞,如今也都出现在一连串携家带口的同学婚宴中苍老而世故。有时就想起《兄弟连》中飞行员的那句话,“我是狂风中的一片叶子……”

简要概括这十三年,前十年是从无锡到西安到无锡到墨尔本到霍巴特到墨尔本到无锡绕了半个世界这么大的圈圈;后三年每年在中国和欧洲、美国间travel上两三回,以及一周七天每天花费三小时穿梭于城市之间,以及每周末出没于不同地址的几个家之间。

要是翻看一下七年前开始写的日志就更觉得嗖的老了。唉不说了,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