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今日终于又做了一次家传葱花饼。很多年没做过这样的饼了。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做,因为那时候都吃不饱啊,葱是从山上挖的一种土话唤作 “韭地蒜” 的野葱,要升了煤球炉用大铁锅做。曾经香得楼上的邻居都跑下来尝。

如今条件太好,葱自然是买的,面粉也是精制的,楼也是独户的,而那饼,一样的做法,反倒做不出那种风味了……

家传葱花饼
家传葱花饼

共有 5 条评论

  1. 煤球炉……也许哦,煤气炉太快了也许。还有现在的油都是色拉油,不是那时候的油了。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