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Cottage

河南济源双汇公司用含瘦肉精猪肉 层层监管虚设(转)

看完后,我只想爆粗口,干你娘的河南猪贩子,干你娘的河南防疫站,干你娘的南京屠宰场,干你娘的双汇王八蛋!

河南济源双汇公司用含瘦肉精猪肉 层层监管虚设

http://www.sina.com.cn 2011 年 03 月 15 日 09:44 央视《每周质量报告》

现在,健康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主题,为了少吃油腻,不少人在买肉的时候都会选择瘦肉而不选肥肉,记者在江苏南京市场上发现,有一种所谓的 “瘦肉型” 猪肉非常受欢迎,和普通的猪肉相比,这种猪肉几乎没有什么肥肉。生猪行业的业内人士把这种瘦肉猪戏称为 “健美猪”,而记者在调查中却发现,这种所谓的 “健美猪” 身上疑问重重。CCTV 新闻频道播出 3·15 特别行动《“健美猪” 真相》,以下为节目内容:

南京  建邺

市场多现 “健美猪”

迎宾菜市场位于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是当地规模较大的市场。在这里,有一种瘦肉型猪肉十分畅销。据销售人员介绍,这种猪肉由于肥膘少、脂肪低,所以很受欢迎。

销售人员: “太肥了卖不掉,现在吃瘦肉的人多,吃肥肉的人少,都怕油脂、脂肪大。”

通常情况下,普通猪肉皮下都有一层厚厚的脂肪,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肥肉。但是记者发现,这种所谓的瘦肉型猪肉瘦得有些不同寻常,猪皮下面几乎没有肥肉。记者一连走访了几个摊位,销售人员也弄不明白原因。通过一名销售人员提供的 “产品检疫合格证明”,记者找到了这种瘦肉型猪肉的来源——南京市建邺区沙洲村的兴旺屠宰场。

兴旺屠宰场是国家定点的屠宰场,共有 7 家屠宰户,每天屠宰加工生猪 1000 多头,猪肉产量高达上百吨。记者来到这里,只见一些屠宰户都在忙着杀猪。一家屠宰户的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屠宰加工的猪肉中,这种瘦肉型猪肉能占到 80% 到 90%。

记者注意到,一些宰杀出来的猪肉脂肪层很薄,有的部位薄得几乎只剩下猪皮,跟之前在市场上看到的猪肉非常相似。屠宰户介绍,这种瘦肉型猪体形较好,一个个拱背收腹,屁股浑圆,肌肉结实,他们行内戏称为 “健美猪”。杀猪的工人透露,这种猪之所以体形健美、瘦肉多,是因为在养殖的时候,吃了一种特殊的饲料。

记者: “具体什么饲料你知道吗?”

工人: “具体饲料不知道。”

记者: “有些饲料专门喂出来就是瘦的了?”

工人: “对。”

记者: “这是哪儿的猪?”

工人: “就是孟州的嘛,河南的。”

河南 孟州

“瘦肉精” 喂出 “健美猪” 

河南省孟州市是有名的生猪产区,这里的生猪出栏后,一般都是通过经纪人进行买卖和调运。一名经纪人带领记者进入谷旦镇的一家养猪场,找到了这种所谓的 “健美猪”。

记者: “说那个猪像啥?”

经纪人: “像运动员嘛。”

记者: “咋像个运动员?”

经纪人: “健美运动员不是这个肌肉发达嘛。”

记者走访了谷旦镇和槐树乡的几家养猪场,发现家家都在养殖这种肌肉发达的 “健美猪”,这些猪和记者之前在南京屠宰场看到的一样,都是拱背收腹,屁股浑圆,肌肉结实。

养猪户: “肌肉发达,人家练过健美。都是美女,看这屁股头儿,相当于当年的杨贵妃。唐朝盛行美女。”

记者: “美女以肥以胖为美啊。”

养猪户: “那叫啥?燕肥环瘦。”

养猪户故意把 “燕瘦环肥” 说成 “燕肥环瘦”,就是调侃这种 “健美猪” 看似肥胖,实际上却都是瘦肉,而如果想喂成 “健美猪”,就必须在饲料里添加一种特殊的白粉末。当地人把这种神秘的添加物叫作 “药”。用加 “药” 的饲料喂出来的猪不但体形好,而且价格也高。

养猪户: “你不加 ‘药’ 没人拉猪,不是说没人买,就是价格便宜。”

饲料中添加的究竟是什么 “药”?一些养猪户对此都讳莫如深,不肯透露。

养猪户: “反正养猪场加的就是,这种东西没人去化验。”

在紧邻孟州市的沁阳市和温县等地,记者又调查了十几家养猪场,发现这些养猪场也都在往猪饲料里 “加药”。这里加的 “药” 跟孟州的一样,也是一种白色的粉末。

据另一名养猪户透露,这种所谓的 “药” 属于违禁品,一般不轻易拿出来示人,都是在加工饲料的时候偷偷进行添加。在专门用来加工饲料的房间,记者注意到有一个小桶,里面是一个银色的袋子。养猪户打开袋子,只见里面装的正是一种白色的粉末。

记者: “这个是啥?”

养猪户: “这个买的说是 ‘瘦肉精’”。

养猪户说,这种 “瘦肉精” 每公斤卖二三百元,像药一样也有剂量要求,过量添加就有可能把猪喂死。

记者: “你咋加的?一千斤饲料加多少?”

养猪户: “一千斤加 120 克。再加得多了就不中了,猪不吃了。”

记者: “你都试验过?”

养猪户: “我试验过,加到 120 克猪体形相当不错。”

记者: “你这个猪从啥时候开始加的?”

养猪户: “一百八九十斤。喂到二百二三十斤重。”

记者: “就喂一个月?”

养猪户: “对。”

原来,当地一些养猪户往饲料中添加的所谓的 “药”,就是国家明令禁止并严厉打击的 “瘦肉精”。

瘦肉精,指的是一类动物用药,包括盐酸克仑特罗、莱克多巴胺、沙丁胺醇和硫酸特布他林等,属于肾上腺类神经兴奋剂。把 “瘦肉精” 添加到饲料中,的确可以增加动物的瘦肉量。但国内外的相关科学研究表明,食用含有 “瘦肉精” 的肉会对人体产生危害,常见有恶心、头晕、四肢无力、手颤等中毒症状,特别是对心脏病、高血压患者危害更大。长期食用则有可能导致染色体畸变,会诱发恶性肿瘤,至于究竟摄入多大量,如何导致恶性肿瘤,有关病例研究国内外尚无定论。但是,近几年,各地 “瘦肉精” 致人中毒甚至死亡的案例时有发生。

早在 2002 年,农业部、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发布公告,明令禁止在饲料和动物饮用水中添加盐酸克仑特罗和莱克多巴胺等 7 种 “瘦肉精”。2008 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规定新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对使用 “瘦肉精” 养殖生猪,以及宰杀、销售此类猪肉的,将以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时至今日,记者在河南省孟州市、沁阳市、温县和获嘉县调查了十几家养猪场,发现几乎家家都在使用 “瘦肉精”,而且添加量大小不一。

事实上,对于国家明令禁止使用 “瘦肉精” 的规定,一些养猪户心知肚明。

养猪户: “网上整天报道这个,在哪里查住了,判了一年多,拘留几个月。”

记者: “那你们还喂呢?”

养猪户: “这属于传播使用违禁品。”

因此, “瘦肉精” 在这些地方的贩卖渠道和添加过程都非常隐蔽,参与的人像贩卖毒品一样警惕,一般都是由负责调猪的经纪人和前来买猪的商贩们直接卖给养猪户,包装袋上面没有任何名称和标识。

一些养猪户声称,他们铤而走险偷偷在饲料中添加 “瘦肉精”,主要是为了满足一些买猪人的要求。

养猪户: “不加也不中,都叫加了,你不加咱的猪卖不了。所以对于俺来说,你说俺想加不想?俺也吃肉的,俺也不想加。”

记者: “那你这加了 ‘瘦肉精’ 的猪都是卖给哪儿的贩子呢?”

养猪户: “有的都卖南京了。”

据养猪户透露,这种加 “瘦肉精” 喂出来的猪,不但看上去卖相好、容易出手,而且比不加 “瘦肉精” 的猪,每头还能多卖几十元钱。

原来,一头猪加 “瘦肉精” 的成本不过是几元钱,出栏后却能多卖几十元钱,养一百头猪就可以多卖几千元,难怪一些养猪户会铤而走险。

在当地,往饲料中添加 “瘦肉精” 叫 “加精”,给猪喂 “加精” 的饲料则叫 “喂药”。一些养猪户承认,他们自己从来不吃这种 “喂药” 的猪。

过五关、斩六将

“瘦肉精” 猪肉顺利上市销售

一头猪从生长到宰杀,最后流向人们的餐桌,要经历养殖、贩运、屠宰和销售等几大环节。目前,这几大环节都有监管部门负责监督把关。按道理说,一些加 “瘦肉精” 喂出来的猪,就算是在养殖环节没有被发现,那么到了贩运、屠宰和销售环节,也应该遭到查处。但事实并非如此,记者调查发现,在河南省孟州市、沁阳市、温县和获嘉县,生猪养殖环节违禁使用 “瘦肉精” 几乎成了一个公开的秘密。

这家养猪场位于获嘉县亢村镇,在当地颇具规模,办公室墙上挂着一个 “河南省无公害畜产品产地” 的牌子。

养猪户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这个牌子是花钱办的,有时候赶上监管部门突击检查,会得到一些额外的照顾。

养猪户: “一般没有人管。”

记者: “检查是不是有规律的?”

养猪户: “检查也没啥规律,不过一般要是说省里边或者外边人来检查了,一般县畜牧局会提前通知。要是县里边抽查的话,就是给你拿个瓶接点猪尿化验,自己接的肯定不让他化验出来。”

养猪户所说的接猪尿化验,又叫 “尿检”。

“尿检” 是一种 “瘦肉精” 快速筛选检测方法,通过使用盐酸克仑特罗快速检测试纸对猪的尿液进行检测,能快速筛选出喂了 “瘦肉精” 的生猪。按照规定,猪尿取样应该由检测人员来操作。但是养猪户说,当地一些部门所进行的 “尿检”,都由养猪户自己采集猪尿样品。如此检测,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就这样,在监管如此宽松的养殖环节,喂了 “瘦肉精” 的生猪一批批长成、出栏,进入贩运环节。那么在贩运环节中,有关部门又是怎么监管的呢?

目前,按照动物检疫的检测制度,生猪外运时必须通过养殖地的检疫部门检疫,获得动物检疫合格证明、运载工具消毒证明和五号病非疫区证明三大证明,并佩戴耳标。耳标相当于猪的身份证明,上面记录着养殖信息。不论这头猪在任何环节出了问题,都可以通过所佩戴的耳标进行追溯。按照农业部有关规定,生猪进入流通环节时,必须 100% 佩戴耳标。

因此,三大证明和耳标相当于生猪外运的 “通行证”,缺一不可。否则,根本不允许向外地调运生猪。

然而,记者在长达三个多月的调查中,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象。

在孟州市乡村公路旁,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专门用来运输生猪的货车,这种车能装一百多头猪。记者注意到,这辆运猪车上装的猪,耳朵上都没有佩戴耳标。

记者: “耳标呢?”

运猪车司机: “我们从这边走没有动检 (动物检疫站),打不打无所谓。”

在当地,这样一车没有佩戴耳标的猪,竟然也能获得生猪外运的手续。

记者: “这个票什么的手续都全吗?”

运猪车司机: “手续有啊,手续都全。”

运猪车的司机承认,这一车没有戴耳标的猪都运往南京。

记者: “你们在 (南京) 江北哪儿啊?”

运猪车机: “就在长江大桥边上。”

记者: “叫什么?”

运猪车机: “迎江路屠宰场。”

随后,记者在对另一辆运猪车进行调查时,正好碰到当地动物检疫站两名赶来检疫生猪的工作人员,只见其中一名检疫人员只是随便看了看,并没有对这批外运生猪进行 “瘦肉精” 检测。

正在这时,车上有一头猪突然死了。 司机说,这种猪猝死的情况他们经常遇到,原因就是这种猪 “瘦肉精” 摄入过多,导致四肢震颤无力,心肌肥大,最终心力衰竭而死。

根据农业部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随意处置及出售、转运、加工和使用病死或死因不明动物。但是当着这两名检疫人员的面,这头死猪被拖到路边,当场宰杀。

记者: “像这种死猪当地一般怎么处理?”

运猪车司机: “当地有的屠宰了,宰了以后就卖肉了。”

记者看到,在这头死猪的整个处理过程中,两名检疫人员始终不管不问。

事后,其中一名检疫人员向记者透露,不仅仅是病死猪,就连当地违禁使用 “瘦肉精” 的情况,他们也很清楚,都不愿意多管。

检疫人员: “那不是没发现,问题是发现了有的事,也不能多事。”

记者: “那你局里要是知道后不管你?”

检疫人员: “局里面?”

记者: “对,畜牧局里。”

检疫人员: “现在这儿,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事实真的像这名检疫人员所说的,检疫部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记者随后来到了沁阳市柏香镇动物检疫站,通过当地一名猪贩介绍,在没有购买和调运任何生猪的情况下,随便说了一个车牌号码,只花了 200 元钱,就买到了往南京调运 120 头猪的三大证明:动物检疫合格证明、运载工具消毒证明和五号病非疫区证明。优惠下来每头猪的检疫费用还不到两块钱,另外还获赠 150 个耳标。

开票人坦言,不管从哪个地方调猪,不管运猪车是否过来真正接受检疫,他们这里都可以出具检疫合格证明的相关票据。

充当介绍人的猪贩说,所谓的检疫不过是走过场。

猪贩: “这都是走个过场,我给说,这是走过场的。像生人过来了,就看看从哪里拉的猪,这熟人关系了,到那一说,报个头数就可以了。”

就这样,只要花点钱,不论是喂了 “瘦肉精” 的猪还是病猪,都能够获得号称 “通行证” 的三大证明和耳标。一车猪有了这些手续,就等于取得了外运的资格,但是到了设立在省界的动物防疫检查站,还要接受出省检查。

那么,这些喂了 “瘦肉精” 的猪运到省界后,是否能够蒙混过关呢?

记者兵分两路,一个人搭上一辆运猪车前往省界检查站,另一名记者开车紧随其后,跟踪拍摄。

几个小时后,这辆运猪车终于抵达位于河南省省界的芒山动物防疫监督检查站。记者跟随运猪车的司机来到检查站办公室,只见工作人员一边审核检疫合格证明等相关票据,一边张口要钱。

工作人员: “钱带了吗。”

运猪车司机: “多少钱?”

工作人员: “你不知道吗?”

这名司机把一百元钱放在工作人员面前的桌子上,顺手拿走了审核通过的检疫证明等手续。

上车后,司机告诉记者,这个检查站正常的检查费用应该是 20 元钱,他给了一百元无非就是想买个平安无事、顺利过关。

运猪车司机: “检疫站收黑钱的。”

记者: “收黑钱,如果不给他一百,给他二十呢?”

运猪车司机: “给他二十他不要。他就说猪有毛病,要不让你返回,不让你从这过,或者按法律颁条,违犯了哪一款哪一条。”

同车司机: “关键是能过的话,谁都愿意过,谁都不愿意掏那一百元,这是规矩。”

记者: “这是规矩?”

运猪车司机: “这是动检站的潜规则。”

很快,这辆载有病猪的运猪车顺利通过了检查站。在整个过程中,记者没有看到工作人员对这辆车上的猪进行疾病检疫和 “瘦肉精” 检测,检疫人员甚至连车里的猪看都没看,就放行了。

后来,这辆运猪车的司机告诉记者,他经常往江苏高邮和南京等地运猪,每次路过这个省界检查站,几乎都要打点。

记者: “他尿检吗?”

运猪车司机: “不尿检。有时候你给他一百块钱,他高兴了还验一验,有时候你给他一百块钱,他连检验都不检验了,连瞧都不瞧。”

司机说,就算有时候遇到突击检查,使用尿检的方法检测 “瘦肉精”。检查人员收钱后也会故意自己不去接猪尿,给他们这些运猪司机创造可乘之机。

运猪车司机: “尿检,有的说是要猪尿咋回事的,结果给尿到杯子里头,是人尿尿的。”

记者: “让你接猪尿,你给尿的?”

运猪车司机: “我知道拉的猪有 ‘瘦肉精’,咋办?”

记者: “然后你尿里面,让他检验?”

运猪车司机: “对。”

就这样,喂过 “瘦肉精” 的猪,每头花上两块钱左右就能获得养殖地开具的检疫合格等三大证明,有了这个 “通行证”,再花上一百元钱打点省界的检查站,便可以顺利抵达南京一些屠宰场,真可谓是花钱不多,却能买来一路绿灯。

按照我国生猪屠宰管理有关规定,屠宰场必须是国家定点,而且要派驻检疫人员,进场的生猪必须检疫合格后方可宰杀。因此,一些喂了 “瘦肉精” 的生猪就算能够一路绿灯,逃过养殖和贩运两大关口,最后到了国家定点的屠宰场,应该还是能够被查出来。但是实际情况会是什么样呢?

在河南孟州市,记者锁定另一辆经常往返南京的运猪车,这辆车的车牌号码为皖 M57229。

负责调运生猪的经纪人承认,这辆车上装的正是加 “瘦肉精” 喂出来的所谓 “健美猪”。

记者: “这都是 ‘加精’ 的还是不 ‘加精’ 的?”

经纪人: “全是 ‘加精’ 的。”

记者: “好像南京不要不 ‘加精’ 的。”

经纪人: “对。不要不 ‘加精’ 的。”

随后,记者开车提前赶到南京,第二天凌晨两点钟左右,在南京建邺区兴旺屠宰场找到了这辆车牌号码为皖 M57229 的运猪车。

原来,这些猪正是之前记者看到的,由河南孟州那名经纪人负责调运的 “加精” 猪。被卸到兴旺屠宰场的 “加精” 猪,没有检测 “瘦肉精” 就被宰杀了。

一名检疫人员承认,他们只负责核对检疫合格证明等手续,不检 “瘦肉精”。

南京市建邺区兴旺屠宰场 检疫人员: “我们不去关注来源地,我们只管进厂的数量对不对,‘三证’ 是不是齐全。”

记者看到,派驻屠宰场的检疫人员对宰杀后的猪肉也没有进行 “瘦肉精” 检测,就直接打上了 “肉检”、 “验讫” 的印章。

按照南京市生猪屠宰管理规定,宰杀后的猪肉必须获得 “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明”,方可进入市场销售。在兴旺屠宰场,这种相当于市场门票的证明,以每张 10 元钱的价格卖给宰杀的每一头猪。

调查至此,终于真相大白。原来在河南孟州市、沁阳市、温县和获嘉县,这种用 “瘦肉精” 喂出来的所谓瘦肉型 “健美猪”,钻过当地养殖环节的监管漏洞,进入贩运环节。每头猪花两元钱左右就能买到号称 “通行证” 的检疫合格等三大证明,再花上一百元打点河南省省界的检查站,便可以一路绿灯送到南京一些定点屠宰场,无需检测 “瘦肉精”,每头猪交 10 元钱就能得到一张 “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明”。有了这张证明,用 “瘦肉精” 喂出来的所谓 “健美猪” 就能堂而皇之地进入南京市场销售。

南京市建邺区兴旺屠宰场屠宰户 老板:“大市场,像迎宾市场,南湖那边。肉食品厂,下关,惠民桥的,这些市场基本上都有我 (供) 的肉。”

记者: “基本上南京有名的农贸市场你都供货?”

南京市建邺区兴旺屠宰场屠宰户 老板:“都有我 (供) 的肉。”

河南 济源

“瘦肉精” 猪肉进入双汇公司

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位于河南省济源市,站在公司大门前就可以看到八个大字—— “诚信立企、德行天下”。

据了解,这家公司是河南双汇集团下属的分公司,主要以生猪屠宰加工为主,有自己的连锁店和加盟店,有关宣传双汇冷鲜肉 “十八道检验、十八个放心” 的字样在店里随处可见。

一名销售人员介绍说,他们店里销售的猪肉基本上都是济源双汇公司屠宰加工的,严格按照 “十八道检验” 正规生产,产品质量可靠。

然而,按照双汇公司的规定,十八道检验并不 包括 “瘦肉精” 检测。

一位名叫宋红亮的业务主管告诉记者,他的工作主要就是负责收购生猪,他告诉记者,不论生猪品种好坏,他们厂都可以大量收购进行屠宰。

记者: “一天宰多少头?”

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采购部业务主管 宋红亮:“宰五六千头。”

在这家厂内,记者发现,前来卖猪的人大多不是养猪户,而是附近一些地方的猪贩子。据一个名叫曹复兴的猪贩介绍,他从去年开始贩运生猪,主要就是卖给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

记者: “你去年一年卖给双汇多少头猪?”

猪贩 曹复兴: “我去年那一个月里面,我给它拉了三千头猪。”

记者: “三千头啊?都是啥样的猪?”

猪贩 曹复兴: “都是一般的猪,在温县拉的。好猪坏猪都拉。”

随后,记者跟随这名猪贩来到温县一家养猪场。这家猪场有几十头即将出栏销售的生猪,看上去体形健美,屁股浑圆,肌肉结实。其中有的猪因为后腿上肉太多,连走路或起身都显得困难。

记者: “它为啥起不来啊?”

养猪户: “你像那边那体形好的猪,它 ‘加精’ 就是起不来,那腿上的肉多。”

养猪户明确告诉记者,所谓 “加精”,就是往饲料里添加 “瘦肉精”,这种 “加精” 的饲料使用起来效果很好,加 10 天就有效果。

在专门加工饲料的房间,记者看到了这家养猪场所用的 “瘦肉精”,银色的简易包装上面没有任何名称和标识。

记者使用随身携带的盐酸克仑特罗快速检测试纸对这种 “瘦肉精” 进行了检测。发现试纸 C 线显色,T 线不显色,结果为阳性。

这种快速检测试纸经常被有关部门用于 “瘦肉精” 盐酸克仑特罗残留的快速筛选检测,根据检测原理,结果显示阳性,可以初步判断这种白色粉末状的 “瘦肉精” 里面含有盐酸克仑特罗。

那么,喂了这种 “瘦肉精” 的生猪体内会不会存在盐酸克仑特罗残留呢?

记者找了一个盆子,从这批即将出栏的生猪中间分别接取了两头猪的尿液。然后使用试纸对猪尿进行快速检测。结果跟 “瘦肉精” 一样,也是呈现阳性。通过这两种检测结果可以初步判断,这批成品生猪不但喂了 “瘦肉精” 盐酸克仑特罗,而且体内还有残留。

从这些喂了 “瘦肉精” 的猪中间,猪贩挑出十几头 “加精” 效果明显、体形相对较好的猪,全装上了运猪车。

记者跟随这辆运猪车来到沁阳市柏香镇动物检疫站,只见运猪车司机从检疫站门口拿了两袋耳标。

记者: “你干啥?”

猪贩: “打耳标。”

这车 “加精” 猪,在动物检疫站没有经过任何检疫。猪贩曹复兴花钱直接买到了这批猪的检疫合格证明等票据。

接着,记者又跟随这辆运猪车来到济源市双汇食品有限公司,只见这车猪被送进了济源双汇公司。

一个多小时后,这辆车从双汇公司大门内缓缓驶了出来。猪贩曹复兴告诉记者,车上的猪全部被双汇公司收了,而且没有进行 “瘦肉精” 尿检。

猪贩: “就是过秤。”

记者: “没有尿检?”

猪贩: “没有。”

曹复兴称,去年以来,他往济源双汇公司卖过不少这种加 “瘦肉精” 的猪,都是由关系熟悉的业务主管负责接收,所以一般都不会被检测出来。

记者: “双汇谁负责接你的货?”

猪贩: “姓宋的,宋红亮。”

记者: “宋红亮?”

猪贩: “对。”

猪贩曹复兴所说的宋红亮,正是记者之前见到的那位负责生猪采购的业务主管。随后,记者再次进入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找到了宋红亮。

宋洪亮承认,他们厂的确在收购这种添加 “瘦肉精” 养殖的所谓 “加精” 猪,而且收购价格比普通猪还要贵一些。这种猪停喂 “瘦肉精” 一周后,送到他们厂里卖的时候就不容易被查出来。

济源双汇食品有限公司采购部业务主管

宋红亮: “‘加精’ 的,要停喂一周。”

记者: “是停 ‘药’(瘦肉精) 一周?”

宋红亮:停喂 ‘药’(瘦肉精) 一周,就检测不出来了。

在随后的调查中,记者发现,河南孟州、沁阳、温县等地一些添加 “瘦肉精” 养殖的生猪,也都卖到了济源双汇公司。

养猪户: “现在本地拉猪基本上都是往双汇走。”

记者: “那你的意思这两年养的猪都供应给双汇了?”

养猪户: “那基本上都走双汇。”

最后,猪贩曹复兴还向记者透露,对于加 “瘦肉精” 喂出来的 “加精” 猪,济源双汇公司一般都是暗中收购。

猪贩 曹复兴: “我给你说往双汇拉猪,双汇名义上不要 ‘加精’ 的猪,可是他专要 ‘加精’ 的猪。”

记者: “为啥啊?”

猪贩 曹复兴: “好猪,好出手啊。”

记者: “出来的肉好?”

猪贩 曹复兴: “对。”

记者: “他名义上说的是不要。那你送过去双汇知道 ‘加精’?”

猪贩 曹复兴: “知道啊。”

记者: “不给你检测吗?”

猪贩 曹复兴: “没事。”

原来如此,南京市场上广受消费者欢迎的这种瘦肉型猪就是用 “瘦肉精” 喂养出来的,而且这些 “瘦肉精” 喂出来的 “健美猪” 还流入了双汇这样以质量把关严格著称的知名肉制品企业,那么,片子当中这些被猪贩子和养殖户像毒品一样藏匿的瘦肉精究竟来自哪里?为什么养殖、贩运、屠宰等多个监管环节一路绿灯?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能否堵住猪肉安全的漏洞?央视新闻频道 315 特别行动的记者已经赶到了节目中涉及的江苏南京和河南济源、孟州等地,将带来最新的后续报道。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Internet Explorer 7 Internet Explorer 7 Windows XP Windows XP

哈哈 ! 你會以台灣用語暴粗口耶 ~
瘦肉精這種藥放入豬飼料很久了 …
大陸很多沒良心的人
在台灣早就沒在使用
那時候台灣人都不吃豬肉
造成豬肉價格大跌一陣子
豬販與養豬戶全出來澄清
結果用瘦肉精的都是大陸

Google Chrome 12 Google Chrome 12 Windows XP Windows XP

其实你都干错对象了,要干就要找到这些问题的根源,那就是干 xxx!

Google Chrome 10 Google Chrome 10 Windows XP Windows XP

政府总喜欢在 315 搞一搞大企业,想杀一儆百,平时呢,就放任不管了,这种管理方式能不乱才怪。

发表评论

2004-2019 © Hermit Cot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