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Cottage

墨城故事 (16):房契风波

Sun. 26.Dec.2004

先铺陈一下背景吧。

眼看新年就要来了,众多同学都回国了,没有回国的就都忙着玩命打工,兼修一到两门课,赚学分以减轻新学年的课业负担。

于是,房子便空前的多起来。

想起从原来的房东家里搬出来在这个价格昂贵的富人区找房子,那时候是多么的不易。几个朋友没头苍蝇一般的乱找了一个多星期,眼看就要开学了房子还没着落,大家心里都慌啊。于是在一天和一个越南人徒步了整整六个小时未果的情况下,终于找了一间看上去还不错的房子住下了。

这便是我 2004 年的新居了。

屋子里一共六个人,分别是:

¦          garden   F.door            ¦
¦       ┌─══──┬-━━┬-─══──┐ ¦
¦       │        │     │         │ ¦
¦       │ Janet   ╲    │ Jessica │ ¦
¦       │   &    │    ╱          │ ¦
¦       │ “kaka” │     │         │ ¦         ∧
¦       ├─────┴┐   └-┬────┤ ¦       <┼>
¦       │          │     ╱   T   ║ ¦         ∨
¦       ║          │   ┌-┴────┤ ¦         N
¦       ║ synyan   │  ╱          │ ¦
f        ║          │   │         ║ f   1039 Dandenong RD
e        │           ╲  │  Roger  ║ e   Malvern East
n        ├-┬-────┤   │         │ n   Victoria 3145
s        │ │        ╲  │         │ s
e        │          │   └┬───–┤ e
¦       ├-┤kitchen│    ╱  Zhu   │ ¦
¦       │T│       ┤     │       │ ¦
¦       └\└-═══─┴━━-┴─══–┘ ¦
¦       ┆          B.door          ¦
├─━━-┤                             ¦
│       │                    ┌──┐ ¦
│carbarn│  garden        washing room¦
│       │                    │    │ ¦
├───–┤                   └──┘ ¦

其中 Janet 和 “kaka” 是香港妹,到这里来学美发专业。 还真别说,给我们理发比到外头花 $18(约合¥108)让鬼佬理一个最简单的头都好看。 Jessica 和我们一个学校,深圳 mm,accounting 专业。 Roger 上海小伙儿也是 accounting 的,不过比 Jessica 早半年。Zhu 上海人,复旦数学系的,也是我现在的同学。

房东是犹太女人,珠光宝气的。不过她委托名为 Tam 的越南人管理。Tam 长得还挺漂亮,她老公可又黑又瘦,可怜见的。

好景不长,不久便发现马路很吵。虽然临近学校,非常方便,只用走 15 分钟便可抵达,但是因为临近澳洲一号公路,汽车的声音还是蛮大的。所幸我第一天睡新地儿便竟然倒头就睡。这是从没出现过的情况。基本上,很少失眠。

然后,好景又不长。某天深夜,忽闻隔壁有异样响声。细听,才恍然大悟:原来隔壁俩香港妹是 lesbian。 怪不得老外都不喜欢同性的住在一起。相反,我们中国人就觉得同性住一起没问题,而异性才问题大了。老外正好反过来,就是因为像该对香港妹一样的同志太多了。那几天很是烦恼了一阵,主要就是我这房间左邻香港妹房间,仅隔一层木板门,右邻厨房,前有走廊,还只能把床放这个位置不然太吵。只好企盼她们激情燃烧的岁月不要太多吧。

还好,在我若明若暗的提示和夜半敲门声下,该对火鸳鸯收敛不少。不过她们的卫生习惯实在是……有一次上厕所看到一用过的卫生巾扔在水池上……呕吐不止……

不久,对门的 Roger 便搬了出去,和新交的女友。那是近七月份的事情。 然后就进来一个马来西亚人 Johan,长得黑黑的,小眼睛卷头发,穆斯林。 一开始大伙儿处得还行,没多久不知道咋了这人就变态了,整天 kcuf、tihs 的自言自语乱骂,小便还小在座垫上。靠!不过马来人 12 月回国了。世界清静了……

然后香港妹也搬了出去。进来俩中国女孩,一个是杭州的祖籍台州,一个貌似广州的。俩人都是本科生,教养可不咋的,小小的个头走起路来就跟恐龙似的,咣当咣当的直响,还喜欢在房里跑。经多次批评教育有所收敛,但远未改正。看来没经历过本科宿舍熏陶的就是要差一点。不光如此,两人还懒得很,比如就很少做饭,方便面啊啥的凑活着,有一次竟然用薯片加酸奶顶了一星期!天哪。更有一次,我在厨房做饭,忽然闻到一股臭味,仔细一看,天,竟然是她们的锅底生蛆了!!看着活蹦乱跳肥滚滚的……我呕吐……拿杀虫剂一阵狂喷啊……更讨厌的是,杭州女的 bf 有一阵天天过来,还留宿。天知道两女一男怎么住啊。最受不了的是那男人特别啰嗦,能唠叨到两三点钟,成天就听到嗡嗡嗡的声音。

竟然铺陈了这么长,晕。不说了。下面进入正题……大家不要 ft……

10 月份,房子忽然给犹太女人转让出去了。新房东是上海人,土不啦叽的。不爽。听说还要把我们 pp 的 garden 改造成房子,真是很不爽。本来人就太多……

前个月,Jessica 也最终搬了出去。Jessica 原来是深圳大学的,人很不错的,我们考试她还给我们做汤喝。可惜我们就从没还过礼,给她做过。遗憾。她在这里皈依了基督教……所以说基督教堂的免费面包不是这么好拿的……她搬的时候,和房东好一通吵架。房东欺负她女孩子,让她一定得找个人顶替空房子,不然就让她付违约金。那几天 Jessica 天天找人,还天天打扫房子,怪可怜的。

后来终于找到了一印度人,才算了事。

于是便轮到我们了……我和 Zhu 的房契签到明年 1 月份。原本无事,但现在房子空前的多起来,便宜又好的房子比比皆是,缺的就是耐心而已。我俩都不想再住下去了。但违约可是要罚的。星期天下午上海老男人忽然来要房租。想方设法推托了一下。然后紧急和 Zhu 商量这个事情。比较难办。原来打算一走了之,因为越南人在转让房子以前已经把 bond 退给咱了,天王老子也管不了。但是想到护照复印件在上海老男人那里,万一闹到侵害部去可不好玩了,要上法庭的。

俩人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没啥结果。

就刚才,我忽然想起房契是和原来的房东签的,而上海老男人和我们并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也就是说,该房契已经随着更换房东而作废了!哈哈,幸好在国内选修过《合同法》,而且是认认真真听了的——当年我选这门,可是每节课都去的。我还甚至专门去买了一本新版合同法。记得期末考试的时候,原来平时只有 30 个人的小班,忽然来了 600 多人考试,结果以我为中心,方圆 12×12 的人都是抄得我的。不过不幸的是我的分数居然最低……从那以后选修课就再没好好上过……

然后半夜,和 Zhu 密谋,紧急和原房东越南代理打了个电话。可怜 Tam 估计正呼呼大睡,或者正和老公鱼水欢,反正被我们吵得没办法接了电话。不过她很明确的说了,我们是随时可以走的。万岁。估计上海老男人是因为不肯付某笔什么费用,因而才不转跟我们重签,所以因小失大。哼哼,下个月我俩走掉,一千多澳元的房租他就收不回了。不过估计他也不在乎,钱有的是,嗯。

但是走以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先要找到房子,再要整理行李,再要找辆车或者雇辆车——幸好行李不是太多,不过这台 desktop 还是挺沉的没车还真不行。最后——“吃光冰箱里和储藏柜里所有的食品”(Zhu 语),包括方便面。

下星期找个短期的便宜房子先住下,然后再作打算。每个月可以省 $150 了,爽!吃吃喝喝干啥不好?加上目前打工的收入还是可以的,每个月除了生活费还能多出 $200 来。要是各方面节约一点就能多出 $250。

拼命赚钱!然后可以出游了。嗯。

1039,即将远去的记忆
1039,即将远去的记忆

Mon. 27.Dec.2004

今天一早睡得正香,就被一电话吵醒。头一下子痛得裂开来了,晕乎乎连话都说不清楚了。都不知道怎么接的,好像是潜意识。房子啊房子,受不了了。

上午 Tam 过来,吵上半天,把原来的房租拿走就算了事。

然后就整天泡在学校的网上二手房市场,不停刷版。看到一个就打一个电话。ft 想起当年本科时候在学校 “二手货市场” 版混的日子来。

中午去了一个 unit 探视,房子倒还凑活,就是俩女生实在让人不爽,摆出一副黑我的架势,ft。算了,亏也就亏一个月,二三十块钱,不和她们计较了。

下午。

果然到了四点多 Tam 伙同上海老男人来了。一通乱七八糟。 我俩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软硬兼施终于把他的气焰消下去。哼。要欺负我们硕士,要跟我们比法律知识,梦。

然后晚上冒着雨又去看房子。那个房子很不错的,就是没有网络。主要是我喜欢那两个房主同学。不过现实还是残酷的。没办法,谁让我一刻离不开网络。于是便选了原来那个 unit。反正,把门一关,管你俩女生啥样儿呢。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发表评论

2004-2019 © Hermit Cot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