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人名字叫Charlies Greif。他有一个不可救药的毛病,就是迟到!如果是普通同学也就罢了,问题是作为lecturer,他这个毛病就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第一节课迟到了5分钟,我忍了;第二节课又迟到了15分钟,也忍了;昨天迟到了25分钟,再次忍之,不过已经开始酝酿投诉他去(尤其是我们大清早的爬起来听课多不容易啊!)。

今天上午有一个tu,他是主讲。早晨我蛮不情愿的艰难的爬起来啃了两片干面包就拖着疲惫的步伐来到了实验室。实验室人很多。但是等了30分钟,也没看到人来!是可忍孰不可忍!听他自己说这个姓的有可能是德国来的,分特这样的也能算德国后裔??我拉上一个兄弟去系办投诉他去。

系办是一身材火爆面容姣好的金发mm接待,声音又圆润好听,差点着了迷……被同学打醒以后我们就开始诉说遭遇。然后金发mm就去check课程表。问到课程代号,我哥们答:“Four thousand, one hundred and fifty-one.”办公室的人开始笑起来连我也在旁边忍俊不禁。该mm忍着笑又问到Lecturer的名字,我哥们那可怜的发音:“Grave!”

于是办公室里一片大笑,不可遏制……

附:手机偷拍 🙂

Lecture
Lecture

(C) 2004 synyan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