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mit Cottage

爷爷的故事

原文是写文言游记的胡兄今晚新写的《嘉禾之屿》。刚看完,爷爷的故事一如今天看的非诚勿扰 2,催人泪下的故事……

一直想去厦门看看,不过那里好像已经变成了上海人另类小资和追忆往事的地方了……

本来去年 5·1 要去,因出差故,一直未能成行……

期待胡兄一周的游记带来的美好……

嘉禾之屿

2010.12.27 – 2011.01.06 福建·厦门

厦门,《鹭江志》载,宋太平兴国时,产嘉禾,一茎数穗。故名嘉禾屿。

嘉禾之屿。

十三年前的夏天,一个纷扰的雨季,在大学毕业前最后一个月,离开学校,只身前往那个陌生的城市。我还记得那天,爷爷陪我到蚌埠火车站,坐在长途车上的时 候,他就困了,低着头冲盹儿,夕阳在客车里被摇晃得支离破碎。傍晚的火车去厦门,在车站对面的加州牛肉面馆晚饭,在我的记忆里一片寂静,只仿佛一帧定格的 影像,默默地低着头,心事重重地吃完面前的一碗面。

第一次远行,虽然是我执意离家,却是忐忑,对于未卜前途的焦虑,那是我简单明了的重重心 事。在站台上道别,爷爷塞给我一百块钱,每个月给完家用,他已经所剩无几。我努力回想,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和我说了些什么,影像里只是火车在离开,透过车 窄看着他在站台上,看着我离开。

我们彼此渐行渐远。

三天两夜,方至厦门。车站外是个纷扰的城市,一片嘈杂。那时候只是中 转厦门,泉州才是欲往之城。挤在清晨的长途客车上,第一次看见大海,朝阳在海面上被摇曳得斑驳陆离。后来在泉州展览城,有了第一份工作,月薪七百,那时候 希望可以赚到一千块钱。不加班的时候,骑着同事的自行车过江进城,要去市中心的电信大楼打电话,若是回去的晚了,晚风中的晋江顺济桥上,有萤火虫似魂灵般 飞飏。
便忽然有一天,电话里支吾不语的弟弟告诉我,爷爷因为脑卒中已入院数日。匆忙归家,冲进病房看见人依然昏迷在病床上时,才意识到那个夏 天已经过去。回家看到爷爷钞录电话的一本学生用的练习本,最后一页的背面,写着我离开家的时间,写着我打电话回去说的事情,我找到了工作,我住的还好。后 来当全家忧心忡忡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在我离开的那天,他住在蚌埠亲戚家里的晚上,一直在低场哭泣,他觉得是因为他不再有能力给我找到一份好工作才 导致我离家远行,那是他左右思量的重重心事。

十三年前的夏天,当我去厦门之前,生活一如我之前的二十一年无忧无虑。

十三年前的夏天,当我去厦门之后。我甚至不愿意再提起。

十一年前初春,爷爷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再也没有回来。初冬的时候,我也走了,来了北京,然后就这样,一如仲夏夜晚风中的萤火虫。

再也没有回去厦门,再也没有回去泉州。我甚至再也没有进过加州牛肉面馆,不管他将改名成李先生还是莲先生。我甚至不愿意再提起。

我已经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下午却忽然决定重返厦门。当有这个匆忙的决定然后匆忙走进火车票代售点时,居然还有明天去福州的卧铺车票。火车中转福州比直达厦门要快许多。

下午坐在公交车上晒太阳的时候,回复叶同学的短信,说北京太冷了,厦门如何?叶同学说,“嗯,暖和。要来吗?可以在我的阳台摇椅上看海,晒太阳发呆。”
于是。

我也不知道事情究竟是不是这样?

也许我只是想回头再看当我离开之前时的模样,在夏天过去之后,在冬日的嘉禾之屿。

12.26 22:21 北京

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
Maxthon 2 Maxthon 2 Windows XP Windows XP

嘉禾之屿就是这鼓浪屿吗?恕本人文化底温浅薄,厦门去了好多次,也没能有这么篇游记,果然出差是不适合旅游的

发表评论

2004-2019 © Hermit Cott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