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这位大家,影响我们的青年太深太深,以至于那时作文写杂文是我们的一种时尚。但新近听说XX部要把鲁迅请出教材,只留三篇,真是让人惊诧莫名!不知道现在的学生,除了那些不入流的脑残文学,还能学些什么?!

阿奇那、塞斯黑们,请你们都滚出去,到那没有汉语的地方去吧。

引用:

鲁迅滚蛋了,他笔下的人物欢呼雀跃

2009 年 08 月 26 日 22:17:43 [MITBBS 新闻大杂烩]

近来,由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新版语文教材中逐步剔除鲁迅的文章,引来一片争议,赞者有之,阻者有之。而笔者认为,在近年来对鲁迅话题经历了沉默、回避、冷淡的过程后,现在让其滚蛋,已经是时候了。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甚至无地自容。

看看: 孔乙己们复活了。并且以一篇《‘茴’ 字有四种写法》的论文,晋级为教授、学者、国学大师;也不再提心吊胆地 “窃书” 了,而是平心静气地在网络上 “窃文” 了;不仅可以舒坦地 “温一碗洒”,而且还能以其博导的诱惑力对 “伊” 来一把潜规则了,他岂能让鲁迅揭了他前世的底?!

“资本家的乏走狗” 们复活了。尽管它们披上了精英、专家的外衣,但依然 “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驯良,看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他们或装神弄鬼地玩弄数字游戏,鼓 吹物价与美国接轨、工资与非洲接轨的必然性与合理性;或干脆作了外国人欺诈中国的 “乏走狗”,与其里应外合、巧取豪夺。它们岂容鲁迅再一次把它打入水中?!

赵贵翁、赵七爷、康大叔、红眼阿义、王胡、小 D 们复活了。有的混入警察队伍,有的当上了联防队员、城管。披上制服兴奋得他们脸上 “横肉块块饱绽”,手执 “无形的丈八蛇矛”,合理合法地干起了敲诈勒索,逼良为娼的勾当。如果姓夏那小子在牢里不规矩,不用再 “给他两个嘴巴”,令其 “躲猫猫” 足矣。想想,这些下做的勾当儿怎能让鲁迅这种尖刻的小人评说?!

阿 Q 们复活了。从土古祠搬到了网吧,但其振臂一呼的口号已经不是 “老子革命了!” 而是 “老子民主了!” 每天做梦都盼着 “白盔白甲” 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早一天杀 过来,在中国建立民主。因为只要美国的 “民主” 一到,赵七爷家的钱财、吴妈、秀才老婆乃至未庄的所有女人就都是我的了!哼!而鲁迅却偏偏要我做个被世人嘲 讽了数十年的冤死鬼,我岂能容你?!

假洋鬼子们复活了。这回干脆入了外籍,成了真洋鬼子。并且人模狗样儿地一窝锋地钻进 “爱国大片” 的剧组,演起了凛然正气、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让人好生不舒服。此种一边哽咽着颂扬祖国母亲,一边往向征中华文明的青铜大鼎里撒尿的举动,岂不是鲁迅杂文中的绝好素材?!

祥林嫂、华老栓、润土们复活了。他们依然逆来顺受,情绪稳定。因为 “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这样,必须要备足了餐料。而那些准 备做餐料的人,本来可以闷在铁屋子里,一边听着小沈阳的笑话,一边麻木地死去,岂容鲁迅把他们唤醒,再一次经历烈火焚身的苦痛?!

那些 “体格茁壮的看客们” 复活了。他们兴致勃勃地围观那些 “拳打弱女”、“棒杀老翁”、“少年溺水”、“飞身坠楼” 的精彩瞬间,依旧 “颈项都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哈哈,仅看客一类,被你伤害的人就太多了,因为中国人几乎都愿做看客!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当今的社会不需要 “投枪和匕首”,而需要赞歌、脂粉、麻药。正如陈丹青先生讲的 “假如鲁迅精神指的是怀疑、批评和抗争,那么,这种精 神不但丝毫没有被继承,而且被空前成功地铲除了。我不主张继承这种精神,因为谁也继承不了、继承不起,除非你有两条以上性命,或者,除非你是鲁迅同时代的 人。最稳妥的办法是取鲁迅精神的反面:沉默、归顺、奴化,以至奴化得珠圆玉润”。

如果鲁迅赶上这个时代,对于 “开胸验肺”、“以身试药”、“周公拍虎”、“黑窑奴工”、“处女卖淫”、“官员嫖幼” 等一系列奇闻,又会写出多少辛辣犀利、锥骨入髓、令人拍案叫绝的杂文来,想想,真是让人后怕,所幸这个尖酸刻薄的小人已不在人世了。

让我们彻底赶走鲁迅,欢迎 “小沈阳”,让人们在开心笑声中忘却现实的不公和苦痛,在笑声中渐渐地麻木、渐渐地变傻……

鲁迅
鲁迅

共有 3 条评论

  1. 真不知道教育部门是怎么想的,我们已经习惯喜爱并接受了的那么多人物,如果都消失了,我们和后来的孩子还有可聊的东西吗?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Unknow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