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链接:https://www.sohu.com/a/385208807_114984

划重点:

危险信号 1:瑞幸的管理者已经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其持有的 49%的股票(或流通股总数的 24%),令投资者面临追缴保证金导致股价暴跌的风险。

危险信号 2:神州租车(HKEX:699 HK)(“CAR”)的既视感:瑞幸董事长陆正耀和同一批关系密切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中撤走 16 亿美元,而少数股东则损失惨重。

危险信号 3:瑞幸董事长陆正耀通过收购宝沃,将 1.37 亿元人民币从神州优车 UCAR(838006CH)转移给其关联方王百因。神州优车、宝沃、王百因将在未来 12 个月向北汽-福田汽车支付 59.5 亿元人民币。现在王百因拥有一家新成立的咖啡机供应商,该供应商位于瑞幸总部隔壁。

危险信号 4:瑞幸最近通过增发和可转换债券发行筹集了 8.65 亿美元,以发展其 “无人零售” 策略,这更可能是管理层从公司吸纳大量现金的一种便捷方式。

危险信号 5:瑞幸的独立董事邵孝恒是/曾是一些非常可疑的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这些公司的公开投资者蒙受了巨大损失。

危险信号 6:瑞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杨飞曾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18 个月,彼时他是北京口碑营销策划有限公司(“iWOM”)的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后来,iWOM 与北京氢动益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QWOM”)成为关联方,后者现在是神州租车的子公司,并且正在与瑞幸进行关联方交易。

商业模式缺陷 1:瑞幸提出的针对核心功能性咖啡需求的主张是错误的:中国的咖啡液人均摄入量为 86mg/天,与其他亚洲国家相当,其中 95%的摄入量来自茶叶。中国的核心功能性咖啡需求市场规模较小并处于温和增长趋势。

商业模式缺陷 2:瑞幸的客户对价格敏感度高,留存率依靠优惠的价格促销来驱动。瑞幸试图降低折扣水平(即提高有效价格)并同时增加同一门店的销售额,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商业模式缺陷 3:无法获得利润的有缺陷的单位经济:瑞幸破碎的商业模式必然会崩溃。

商业模式缺陷 4:瑞幸的梦想 “从咖啡开始,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不太可能实现,因为它在非咖啡产品方面也缺乏核心竞争力。它的 “平台” 充满了没有品牌忠诚度的机会主义客户。它的轻人工门店模式仅适用于生产已经上市十余年的 “1.0 代” 茶饮料,而领先的新鲜茶饮玩家在五年前就率先推出 “3.0 代” 产品。

商业模式缺陷 5:小鹿茶于 2019 年 9 月启动其特许经营业务,而彼时其并没有至少两家直营店运作满一年。因没有按法律要求在相关机构注册,小鹿茶的特许经营业务面临很高的合规风险。

将单车、租车、咖啡……全都搞成金融欺诈的,也就中国老板干得出来。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