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金融圈最大新闻不是纳斯达克继续新一轮暴跌,而是小蓝杯(瑞幸咖啡)自曝22亿元财务造假。

财务造假不稀奇,但自曝财务造假倒是不怎么多见,何况是这么大的金额?

从这家所谓咖啡公司成立开始,质疑声就从未断过。我也一贯秉持怀疑的态度,早在前年开始尝试小蓝杯咖啡时就猜测它什么时候会烧干净现金流,走国人早已熟知的摩拜与ofo疯狂上市割韭菜退市跑路的道路?

今天中午万能圈里已经充满了小蓝杯要凉的声音,想起app里还有几个月前充值剩下的三张券,赶紧点了三杯分给同事们。

瑞幸咖啡
贴心提示

点的时候app加载页面已经相当的卡,送单还算及时,但一个小时后再进去页面就已经打不开了,估计出现挤兑风潮了吧?

瑞幸咖啡app页面阻塞

中概股玩弄世界股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割韭菜全靠讲故事欺骗投资者、上市退市两三年是越演越烈,审查监管机构也是同流合污毫无道德感可言。在新冠肺炎把世界搞得怨气冲天之时,中概股弄虚作假的形象又一次展现给世界,这是件好事,还是件天大的坏事?

送给监管机构、券商和投资者一句近期特别流行的箴言:

在雪崩以前,每一片雪花都在勇闯天涯。

扩展阅读:

  瑞幸咖啡22亿元造假大起底 为何“自爆”?

  作者 | 黎明 苏琦 金玙璠

  唐亚华 孔明明 孟亚娜 赵磊

  瑞幸“自爆”,行业哗然。

  昨天(4月2日),美股上市公司瑞幸咖啡宣布,在审计2019年年报发现问题后,董事会成立了一个特别调查委员会。委员会发现,公司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伪造了22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相关的成本和费用也相应虚增。

  公开“自爆”财务造假,瑞幸咖啡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当天股价暴跌75.6%,市值缩水至16亿美元。

  事情似乎早有端倪。两个月前,让很多中概股闻风丧胆的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公开了一份匿名的做空报告,指控瑞幸咖啡涉嫌财务造假,门店销量、商品售价、广告费用、其他产品的净收入都被夸大,2019年第三季度瑞幸的门店营业利润被夸大3.97亿元。

  但当时瑞幸咖啡在SEC官网发布公告坚决否认了报告中的所有指控,称报告基于毫无根据的推测和对事件的恶意解释。

  从2017年成立至今,争议一直伴随着这家公司。它被质疑烧钱补贴、商业模式难以为继,但却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募集了超过10亿美元资金,开出了超过4500家咖啡门店,刷新了中概股最快上市纪录。

  这样一家明星企业,为何要自曝“家丑”?造假行径见光背后,谁在蓄意做空和调查瑞幸?这场骗局的罪魁祸首是谁?瑞幸的未来又何去何从?

  燃财经采访了十几位知情人士、专业人士,为你深度揭秘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曝光始末。

  瑞幸为何“自爆”?

  现在看来,2个月前那份神秘的做空报告,没有将瑞幸彻底击倒,但却是引发瑞幸“自爆”的导火索。

  从浑水发布做空报告,到瑞幸自曝造假,这中间相差了正好两个月。在这两个月时间里,发生了三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一是集体诉讼。因为股价下跌,投资者蒙受损失,一些律师事务所开始启动针对瑞幸的集体诉讼程序。

  二是遇上财报披露季。2月底开始,中概股公司纷纷开始披露2019年四季度及2019全年的财报报告。瑞幸自爆前,大部分中概股已经完成财报披露,但瑞幸迟迟未披露。

  三是独立董事变更。4月2日,瑞幸成立特别委员会,新增两名独立董事,其中一个来自行业里有名的调查审计师FTI,另一个来自世界级名牌诉讼律所Kirkland & Ellis。

  我们梳理一下整个事件的时间线:

  · 2月1日凌晨(周五),浑水发布做空报告,瑞幸股价盘中最大跌去26.5%。

  · 2月3日晚(周一),瑞幸在SEC发布公开回应,坚决否认所有指控。

  · 2月4日开始,瑞幸股价逐日回升,2月10日已经恢复到被做空前的水平。

  · 2月5日,美国部分律师事务所开始启动针对瑞幸的集体诉讼。

  · 2月10日开始,瑞幸连续发布15条“超过5%披露”的重要公告,涉及股东股权事宜。

  · 3月27日,瑞幸宣布任命两名新的独立董事,刘二海卸任审计委员会成员。

  · 4月2日,瑞幸成立“特别委员会”,启动内部调查,“自爆”公司存在22亿元的财务造假,瑞幸股价一夜跌去75%。

  某国际投资银行董事告诉燃财经,瑞幸“自爆”,是遭遇做空后的连锁反应。因为瑞幸之前被做空,于是有做空基金将它告上法庭,按照美国证监会要求,瑞幸要成立特别委员会进行自查,于是查出了22亿元的惊天造假大案。

  “美国是通过集团诉讼制,让公众监察上市公司。做空报告出来后,美国证监会就会要求公司做公告回应,或者要启动调查。”上述投行董事说。

  有意思的是,做空报告发布的时机,正值财报披露季前夕。

  一位长期研究美股的资产管理公司CEO对燃财经表示,“瑞幸咖啡是被迫自爆,因为年报审计出了问题,如果不能按时递交审计的年报,会直接导致退市。现在发现问题,如果妥善解决,或许还能避免最坏的结果。”

  上海律协国际投资业务委员会委员资深律师倪富华、专业研究中概股的普楠PiCapital创始人冯斌,在共同接受燃财经采访时表示,瑞幸咖啡被集体诉讼的两个理由是misstatement和omission of material fact。针对omission,其构成要件为负有披露义务但是没有披露,可能误导投资者。这也是为什么瑞幸发现造假行为以后,第一时间披露了这一事实。这种行为也是降低其未来责任的一种法律行为。

  在2月1日的那份做空报告中,瑞幸被指控财务造假,门店销量、商品售价、广告费用、其他产品的净收入都被夸大,2019年三季度瑞幸的门店营业利润被夸大3.97亿元。

  虽然瑞幸在SEC回应中否认了一切,但即将披露的四季度财报,将是检验谁在说谎的有力证据。

  然而,在投资者等来这份财报之前,瑞幸已经启动自查程序,一个特殊的临时机构——特别委员会,成立了。

  这个机构由三名独立董事组成,其中两个是3月27日加入,一个是4月2日加入。三人都是审计委员会成员,此前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刚辞去其在审计委员会的职务。

  不少人对刘二海的辞任时机有猜测,对此,愉悦资本向燃财经表示,刘二海是任期达到1年后按照证券法要求执行的正常换届。此外,愉悦资本方面还称,迄今为止并未出售任何瑞幸咖啡的股票。

  一位投行人士表示,“根据美国证券条例,上市公司合法合规是自己的责任。在美股上市公司里,权力是环环相扣,审计监管会计,独立董事监管执行董事。所以,这次是瑞幸自己聘请外部机构来审查自己。”

  特别委员会提请董事会: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COO兼董事刘剑及其几个属下,涉嫌从事捏造交易的不当行为,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在此期间,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

  瑞幸咖啡是2019年5月17日上市。这意味着,瑞幸咖啡上市后的销售数据,大部分都是伪造的。

  “公司一旦造假,要么执董受罚,要么独董受罚。独董要避免把关不力的责任,就必须把造假责任推到执董身上。如果独董不找机构查执董,执董就可以上法庭说独董监管不力,独董就需要为受害者赔偿。” 一位业内人士称。

  于是在财报披露前,瑞幸启动了“自爆”程序,三名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揭穿了瑞幸此前对做空报告的回应。瑞幸财务造假,正式浮出水面。

  谁在做空瑞幸?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谁在幕后做空瑞幸?这份匿名报告的指控范围、发布时机、牵涉人员,都耐人寻味。

  一位做空产业链上的人士对燃财经分析,浑水只是一个公开的做空平台,真实的做空势力(对冲基金)都会把自己隐藏在浑水后面——这份做空报告是匿名提交,只是由浑水代为发布。

  对冲基金做空一家公司的目的是获利。做空的常见操作是:在发布做空报告之前,它们会向券商借入股票并高价卖出,然后发布报告对相应公司进行打压,在股价下跌后便以较低价格买入相应的股票归还券商,获取的利润便是买卖的价差。

  不过,对冲基金显然不会亲自在中国做实地调查工作。当锁定一家可能存在问题的公司之后,它们一般会委托国内的调查公司寻找相关证据,具体方式包括实地考察(蹲点统计订单量、计算门店流水)、秘密访谈等。对冲基金会根据工作量向这些调查公司支付相应的费用。

  该人士向燃财经透露,本次负责在国内调查瑞幸咖啡的两家公司分别为:汇生咨询和久谦咨询,而站在它们背后的对冲基金是浑水在中国的“合作伙伴”雪湖资本。

  多位知情人士向燃财经证实了这一说法,并且有人表示参与做空瑞幸咖啡的对冲基金不只有雪湖资本,应该还有一家,但雪湖资本是其中唯一的出资方兼主导方。雪湖目前在北京和上海的工作人员加起来可能也就六七个人,主要团队在香港。

  对此,燃财经分别尝试联系雪湖资本、汇生咨询和久谦咨询,截至发稿前,暂未得到他们的官方回应。

  但一位参与了做空事件的兼职人员对燃财经证实,汇生咨询确实是此次做空瑞幸时,在中国的调查方之一。这位兼职人员在2019年12月参与了瑞幸部分咖啡门店的蹲点调查,当时他作为兼职人员由当地领队招聘进入,领队的甲方是汇生咨询。

  一位知情人士称,雪湖资本之所以找汇生和久谦,有两个原因,一方面,这两家的价格比较便宜,汇生这一单总共赚了不到100万元人民币;另一方面,别的咨询机构例如麦肯锡、BDA和贝恩,都不会接这样的单子。在中国本土,这种愿意帮助对冲基金做调查的咨询公司还是很少见的。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汇生的主要客户类型是投一级市场的PE和VC,从客户的服务原则上来说,汇生是不能够同时为二级市场的对冲基金提供服务的,它已经违背了这种原则。在他看来,汇生之前就与雪湖资本有过几次合作,“咨询公司做事情要有一定的界限,一旦做了超出底线的事,肯定要自己承担后果,汇生现在最大的担忧是怕失去原有的一级市场客户。”

  令人意外的是,汇生咨询原本服务的客户当中还包含了大钲资本,也就是瑞幸咖啡A轮和B轮的投资方,据介绍,浑水做空报告放出之后,大钲资本立即终止了与汇生的合作。

  据悉,除了实地考察和秘密访谈,做空调查还有一种手段是爬取数据。爬取的可能并非只有公开数据,不然做空报告不可能做得这么详细。

  而久谦咨询在官网介绍自己为“全球最有深度的数据挖掘者”,它在官网写道,久谦被用于从任何来源的数据整合为单一、连贯的数据资产;与腾讯、京东和Publicis等建立了长期数据生态合作。

  做空在国内是不是被允许?咨询公司能接些什么样的客户?实际上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规范,其中就会涉及到不少灰色地带。目前汇生咨询的官网已无法打开。

  当然,一个允许做空的市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淘汰劣质公司、降低系统风险。外界不应该抨击有理有据的做空机构和调查公司,而是应该对造假的公司进行追责。

  造假者刘剑?

  这场错综复杂的做空事件,以及瑞幸蹊跷的“自爆”行为,最终将罪名指向了一位瑞幸的内部高管——瑞幸COO及董事刘剑。

  根据瑞幸的公告,目前瑞幸已经解雇刘剑和其手下的几名参案员工,并终止和虚假交易相关方的合作。瑞幸表示,将对做出不当行为的个人采取一切适当行动,包括法律行动。

  刘剑是谁?

  《瑞幸闪电战》一书中这样表述,瑞幸的COO(刘剑)负责监测每日的公司运作,并直接报告给首席执行官,需要全面负责公司的市场运作和管理;参与公司整体规划,完善公司运营管理等。“简单来说,与收入、成本相关的事物我都要管。我要监控所有部门运行的指标,包括效率指标、财务指标。”刘剑自己这样概括。

  目前网络上可查询到的关于刘剑的消息较少,不过,与瑞幸大部分高管一样,刘剑此前也是瑞幸咖啡创始人钱治亚曾在神州租车时的团队一员。

  据公开资料,刘剑于2005年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在2008至2015年,他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自2019年2月起任董事。

  几位前神州系员工告诉燃财经,刘剑毕业即入神州,是陆正耀比较器重的年轻少帅。

  据瑞幸上市前招股书中的期权计划,刘剑分配到了47408股认股权。瑞幸的行权价格为0.1美元,期权计划的周期为10年。据了解,IPO前,刘剑持股1.3%,IPO后,刘剑持股1.2%。

  刘剑最近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公开露面是因为瑞幸子品牌“小鹿茶”。2019年9月,瑞幸正式宣布旗下子品牌“小鹿茶”独立运营,并聘请人气明星肖战担任小鹿茶品牌形象代言人,刘剑作为公司COO在现场发布了小鹿茶一系列规划和投资加盟模式。

黎明 苏琦 金玙璠 唐亚华 孔明明 孟亚娜 赵磊. 瑞幸咖啡22亿元造假大起底 为何“自爆”?[EB/OL].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20-04-03/doc-iimxyqwa4832103.shtml. 燃财经. 2020-4-3.

共有 2 条评论

  1. Firefox 74 Firefox 74 Windows 7 Windows 7

    找下家的游戏,找不到下家了,干脆做自己的空。
    有个豆瓣被删掉的电影,叫《中国骗局》,虽然屁股是歪的,但讲的华尔街精英联合中国骗子收割中美韭菜的故事是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