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与客户喝酒。

客户是当地著名企业,市政集团旗下国企,与我单位合作近 20 年。

当年的小会计如今熬成企业老总,当年的业务员如今是单位领导。

既然那么久了,撺掇喝一桌拉拉感情也很正常。

领导嘴上答应着,结果一直没发生。

快退休的老领导旁边点拨:当年两人喝得太多,可能彼此都对酒桌有点发怵。

老领导酒量好,他亲自牵线,最后终于划拉到一个饭店,带着我几个扛起白酒上战场。

两小时下来,原来当年的猛士都是会老的,客户喝了半瓶也就打住了。酒量差如我也能全身而退,领导也并没有再喝醉。

回家八点半,白酒冲上头,一觉到半夜,再也睡不了。

刷着手机我心想,其实一切困难都是纸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