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自 Betty's Diary:

若能避开猛烈的欢喜,自然不会有悲痛来袭。仅一夜之隔,我心竟判若两人。 ​​​​——《人间失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