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过年前特别的忙,不出意外又是九点下班。浑浑噩噩下楼,瞥见营业部仍然灯火通明。进去借个图章,看到某位女同事在办公室核对合同、制作材料、一脸憔悴。这妹子人长得漂亮,家里有钱,天天开着卡宴上班来做这每个月四千块的工作,最近又遇到了奋斗三年的部门被裁撤并入营业部的命运,那么拼也不知图个啥?看着她这么努力积极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天天加班到八九点也算不得什么,好歹再晚每天回去父母都给一桌热饭菜吃。平时的戾气还是需要多平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