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27th, 2018. Tonight, a comedian died in Kunshan. Somebody knows why.”

Watchmen (2009)

昆山 “龙哥” 死了。死在了自己的刀下,一把明晃晃的长刀。死在了素不相识的路人甲手下,一个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的斯文电动车主。

昆山 “龙哥” 本名刘海龙,36 岁,甘肃人,农民。一生劣迹斑斑。

2001 年 7 月因犯盗窃罪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2006 年 9 月 7 日因打架被昆山市****局处行政拘留五日;

2007 年 3 月因犯敲诈勒索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

2009 年 5 月 11 日因犯故意毁坏财物罪被本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1 年 3 月 24 日释放。

2013 年 1 月 25 日凌晨,被告人刘海龙在昆山市陆家镇宜家花园小区内因琐事与被害人许某生纠纷,被告人刘海龙用随身携带的小刀与被害人许某互殴,致被害人许某左侧胸腔积液。经法医鉴定,被害人许某的损伤构成人体轻伤。被告人刘海龙归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被昆山市****局刑事拘留。2013 年 8 月 23 日被逮捕,羁押于昆山市看守所。

于是,“龙哥” 在死后获得了 “真·人渣” 的称号。

但仔细看 “龙哥” 一生的经历,他并不是一个真·人渣,他只是个被耽误了的假·古惑仔,是个被山鸡哥类电影洗过脑的可怜八零后,是个背井离乡靠坑蒙拐骗混日子的流氓。“龙哥” 的一生,是痛苦的一生,是空虚的一生,是需要被小兄弟们崇拜与关怀才能呼吸的一生,并不惜将自己八年宝贵青春献给了各座监狱。

如果说前面几年还勉强算是个在底层摸爬滚打的古惑仔,那么从他到了南方慢慢发迹、发福并开上宝马车、过起 “好日子” 开始,他就从古惑仔退化成了古惑仔演员。从他朋友圈里放出的满身的纹身,肥胖的身躯,笑容可掬的面庞和极不专业的飞踢动作可以看出,只有吓唬人和搞笑才是他的真本事。临死前,他酒后开车,变道压线,冲撞非机动车后跑下车,不顾后座朋友拉手阻止,硬要出头,跟白衣男子争斗后发觉没有占到便宜,反身跑回宝马车取出长刀,上前砍人。那砍人的姿势,真是太不专业了,大概在昆山搞高利贷吓唬人吓唬惯了,也可能觉得江苏人都老实好欺负,但怎知这次遇上了真·阎王,白衣男子数刀便打了他落荒而逃。最关键的是,他的演技真的是太差了,一路跑还一路回嘴,于是被刀刀致命而死。

靠演技出来混,业务又不熟练,真的是要还的。我想起了儿时我们地头上的 “青头()”,那是一等一、出手利索的真·黑社会。记得初中时有个隔壁班小流氓去社会球场踢球,语出不逊被打,怒上心头,去游戏房撒了一条香烟,于是义气上头的青头鬼们揣着短刀守在学校门口,一刀将那倒霉鬼准确的捅断了腿动脉(判刑前发现捅错了人)。就这样的穿着黑皮衣喇叭裤骑着五菱摩托车的青头鬼们,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时代的变迁如今也人去楼空、人老珠黄,一个个或早就坟上长草或已乖乖在家插花带娃。

回到 “龙哥” 的话题。他有几处的不 “专业”,连我都看不下去了。首先,开宝马车,太高调。其次,全身纹身,不利于严打时逃脱。再次,醉酒后打架,手抖。第四,身高体格不如白衣男,气势上输人。第五,第一次下车后推搡,未一击成功。第六,回车取长刀,吓唬人可以,但那是演戏专用,真的黑社会都用短装备。最后,丢刀被砍,人品太差,同伙三人,无人帮忙。搁在过去,“龙哥” 这号人只配给人提鞋。

所以,“龙哥” 是一个混在江苏的外地 loser,一个被耽误的古惑仔,一个只能在昆山的乡下摸爬滚打的甘肃喜剧演员,一个永远也出不了头的底层人物。而真正的大佬,在权钱交易中吸着底层社会的血,在买卖国家土地中悄悄积累起上亿家财,抑或用尽手段上市后惬意的割着股民韭菜。

“龙哥”,你真的演砸了。

昆山 “龙哥” 卡拉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