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人生中,有两次游行深深的影响到了我,一次是 1999 年 5 月 8 日的反美反北约大游行,另一次是 2008 年 4 月 13 日墨尔本4 月 24 日堪培拉声援火炬大游行 。如果说后一次是在异国他乡因爱国热忱为祖国而呐喊,那前一次就是政治觉悟懵懂时的启蒙,是对游行运动力量的切身体会。无论这次游行的功过评价如何,幼稚也好操纵也好,毕竟是人生第一次。而仍然用标题《为了忘却的纪念》——这个标题曾是莘莘学子们各类愤青文的最爱——也正是用这个无比天真的标题,配着无比稚嫩却充满写实风格的语言,来纪念那逝去的时光。

而人生,有几个十年可以纪念?

原文曾于 2002 年 4 月 17 日连载于交大兵马俑 BBS 站。


《为了忘却的纪念》前言

你知道吗,那一次的波澜壮阔,那一次的纯真岁月,是我们大学的缩影,哪怕哪怕, 多少年以后,你我和世人已经淡忘;哪怕哪怕,它的意义,仅仅只限于在那厚厚的历史教科书上……

谨以此纪念我大学中唯一一次游行。

下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