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六已经被久未蒙面的同学搞了一次小学同学聚会,续旧情讲得口干舌燥咽喉肿痛。这小学同学里还有个是初中同学,偏有这位特别 “热心” 的同班同学,生拽硬套了明天晚上的初中同学聚会,以及再三打电话发短信确保明天要去参加。其实并不是特别想去,毕竟跟初中同学关系相当一般,初中同学聚会六年来搞了几次我都没去,但是人情这东西,欠一次可以,欠三次就有点容易被误解为看不起人家了。

网上有个段子

到后来,真正的有钱人和穷人都不来参加同学会了,而每年固定发起、参加同学会的最后都是相同的一群人。年复一年,同学会筛掉了飞得过于高的、走得过于远的、混得过于惨的、性格过于强的……剩下一伙彼此过得差不多、活在同一坐标系里的同学,每年固定约见相互确认 “原来你过得还是这个样儿”,便可继续相亲相爱,同时安心地继续过自己或许是主流或许是随大流的人生。

也许的确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