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天气晴好,偕父母至乡下扫墓。乡里仍旧是那么的安静,静得有些让人心痛。

城塘村

城塘村

城塘村

城塘村

那一片油菜花,一样的茂盛,却根本没有人去看。

油菜花

油菜花

人家门口的桃花。

桃花

桃花

乡人无事在家劈柴。

山茶花与乡人

山茶花与乡人

乡下亲戚家有女初长成。

女娃

女娃

在微信朋友圈我说:

#扫墓有感#不远万里看真假古镇人山人海,不如乡下走走怡然自得。

樱花

樱花

最后又去见了还住在老瓦屋里的 93 岁高龄的叔公(爷爷的弟弟)。腿脚早已不灵便的老人看到我们来访,高兴的东拉西扯了很久,还兴致勃勃讲起了笑话,更是翘起二郎腿点上了一支香烟。更有趣的是,看到我穿着破洞牛仔裤,老人很意味深长的对我爸说,“(孩子)太艰苦了。”(一阵哄堂大笑)

寒暄了一个时辰,我们起身走时,老人执意要送出门去,看着他颤颤巍巍又依依不舍的样子,不禁一阵心酸……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