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连莱卡都浮躁的年代,如此沉静的大画幅,怕是愈加难觅。

来自摄影师 Lúis Plácido 的大画幅拍摄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