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时事纵横

祸不单行的凤凰古城

去年凤凰古城收费以来,名声和生意便不如以前。昨天沱江爆发三百年一遇的洪水,淹没沿江大片民居,真是祸不单行啊。从空中摄影机望去,雪桥已经被淹得只露出第二层了,而风雨桥已被冲垮。

想起前年去凤凰,也是个雨天,感情那边下雨是常态?当时的雨也有点大,不过江面很是清澈,江中央石墩也可拾阶而过,晚上临岸酒吧街的气氛还是很热闹的!

凤凰沱江边(Camera:Sony NEX-7 + Sonnar T* E 24mm/F1.8 ZA)

继续阅读

Japan changes constitution to allow military to fight abroad for first time since 1945

2014年7月1日——值得纪念的一天,日本妖怪身上的封印解除了。

同时中国也需要反思:在现有条件下,过快的暴露自己的信心和力量是否妥当?

当然,习老大也没闲着,今天去韩国谈“事儿”了,这茬估计少不了。

从长远来看,安倍臭了,日本妖了,美国喜了,中韩紧密了。

Japan changes constitution to allow military to fight abroad for first time since 1945

July 2, 2014 – 1:41AM
Martin Fackler

Around 10,000 demonstrators gathered in front of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s residence in protest. Photo: Reuters

Tokyo: Japan has taken a historic step away from its post-war pacifism by ending a ban that has kept the military from fighting abroad since 1945, a victory for Prime Minister Shinzo Abe but a move that has riled China and worries many Japanese voters.

继续阅读

谈论《在新疆 “民族”这个词如此地生动》

2014年4月期《中国国家地理》(CNG)有专题《在新疆 “民族”这个词如此地生动》。不得不佩服CNG对政策解读的前瞻性,硬生生把一个地理杂志变成了中国政治的风向标,从这点来说,比NG要超前一些。

读完专题感慨万千,今日之中国,与一百年前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国家需复兴,周边情势动荡,3·1昆明火车站暴恐案,4·30新疆乌鲁木齐暴恐案,马航失踪案,菲律宾人质案、扣押中国渔民案,西沙石油钻井事件,越南烧砸华人商铺事件,以及久悬未决的钓鱼岛领土争端……

从陆地国家转型为海洋国家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百多年前的满清李鸿章、左宗棠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一百多年后的我们一样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所不同的是如今的中国早已不能和过去相比了,国力强盛,人民自立。但问题仍然很多,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结构性的。

不变的是左公所说“海防、塞防二者并重”,“若新疆不固……亦将无晏眠之日”。

故欲平交趾、南洋及东洋事,必先稳定新疆,欲定新疆,必取消民族标签,打碎民族隔阂,消除民族歧视,改变差异化政策,进而奖励民族通婚,鼓励汉语推广,奖励少民外出就业,鼓励汉民学习少民语言,甚至可考虑改换省名“新疆”为“兴疆”、“西疆”、“天疆”,表明中华领土神圣不可分割。

继续阅读

刘亚洲反思甲午: 不能只怨军队无能

老刘列举史实和名言的本事有点高,每天都在钻研历史和理论才会写出这种文章吧。

《参考消息》 7小时前

本报“军事名家的甲午殇思”系列报道自3月3日连续刊发以来,得到社会各界极大关注。在本系列报道结束前夕,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政治委员刘亚洲空军上将接受了新华社解放军分社社长刘声东和《参考消息》报社总编辑张铁柱的采访,就甲午战争谈了自己的看法。本报特刊登此文作为本系列报道的收官之作,以飨读者。

image

资料图:描绘甲午中日战争的绘画,中国在海陆两个战场全部失败

继续阅读

印度女记者中国亲历记:做印度人还是中国人好?

好文共享。

一名在中国居住了5年的印度女记者,在北京胡同里观察形色中国,她作为印度人,边在中国工作,边对比着中印两国的差别,无论是制度的差别还是不同阶层生活的差别,边思考着做印度人好还是中国人好……

帕拉维·艾亚尔是《印度教徒报》常驻北京的印度女记者。她是《烟与镜:亲历中国》一书的作者,该书在印度颇为畅销,她也因此获得印度普莱姆·巴提亚最佳新闻成就奖。艾亚尔在接受这个奖项时说:“这是印度新闻界对中国重要性的肯定。”

以下为部分文章:

一​​

回到北新桥头条胡同,那群麻将搭子仍在小卖部门口,闷热的夏夜里他们会一直玩到夜永时分。其中少不了方老太的儿子,他把汗衫卷起,露出圆鼓鼓的肚子。我每天晚上回家的时候,无论时间多晚,都能看到这群人都在外面打麻将。在我经过的时候,他们会停下片刻,然后总有人会轻轻地扬起下巴打声招呼。​​

他会说“回来了”,我的街坊们用这种一成不变的问候来表明他们知道我回家了。胡同里的问候语带有一种令人安心的可预见性。它们表明邻里平安无事,一切正常。​​

夏天过后,就是北京短促的秋天,要不了多久,空气中就会有烧煤发出的那种不祥气息——那是冬季胡同里的标志性味道。寒冷季节即将到来的其他迹象也初现端倪:一大早,上公厕的人穿的是长袖绒衣,而不再是棉质睡衣。​​

我想起刚搬到这儿时,胡同里的居民对睡衣的喜爱让我不时皱起眉头。对于睡衣来说,胡同是真正的解放者。不用再局限于卧室,全天都有居民穿着它们上街,而且没人觉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经过最初的困惑,考虑到每次要去附近的小商店买个火柴或者什么零碎时穿着睡衣出门可以省去很多麻烦,我开始变得非常欣赏这种对睡衣的友好态度。有时候,我会带上“焦糖”或者“豆腐” 一起出去。街坊们都非常喜欢猫,我带它们出门的时候,总会有一群人围过来逗它们玩。​​

一个秋日的早晨,在我从小卖部回家的路上,一群胡同游的外国游客正好骑车经过。他们左顾右盼,充满好奇,脸上挂着亲切地微笑,直到看到了我。其中许多人在那一刻看来都大吃一惊,有一位还差一点从车上摔下来。​​

刚搬到这里时,我也曾在一些中国人当中引起了同样的反应,住在这儿的人吃惊地发现有一个外人就在他们中间。但我还从来没有在外国人当中引发这种反应。​​

随后,我以他们的视角打量着自己:穿着一套睡衣睡裤,嘴角叼着烟,左胳膊下夹着猫,走路的时候拖鞋在脚下噼啪作响。胡同已经把我同化了。​​

2006年很快过去了,我们迎接着在中国的又一年,那将是我呆在这儿的第五年;房东吴先生打来电话安排吃晚饭的事情。我们有一段时间没一起出去了,四合院的下水道在最近一段日子里也没出过什么毛病。​​

我立刻答应下来,但我这么做还有着隐秘的目的。之前每次我、胡里奥和房东出去吃饭,毫无例外都是吴先生埋单。这与其说证明了他的好客,不如说表明了我们在中国人吃饭时流行的“抢着埋单”比赛中技不如人。​​

这是一场令败方大丢其脸的决斗,与吴先生和吴太太相比,我们的败绩令我和胡里奥的脸没地儿搁。现在,补救的机会终于来了。​​

因此,几天之后,我们和吴先生一家三口坐在一家正宗的川菜馆子里;对着点的菜,我眉头紧锁。“那是什么?是肺吗?”我问道,如鲠在喉。“哦,今晚专门给你们点的。”吴太太露出食尸鬼般的笑容,一边用锃亮的长勺子在热气腾腾的大菜盆中搅拌着。“不光有肺,还有腰子和肝,跟高汤和血炖在一起,加上花椒。”​​

有那么一刻,她露出了关切的表情。“你能吃花椒,对吧?”她热心地问道。我愁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摇了摇头。说实话,我并非不能吃辣。“那就没问题了。”她松了一口气,接着舀起一大勺灰色的抖动着的肉,扣在我勉强伸出的碗里。​​

晚饭继续进行。杂碎之后是未经脱骨的牛蛙,所以蛙肉得啃下来,然后吐出小块的软骨。吴先生告诉我们说:“很多人不知道,蛙肉其实是最鲜的。”一副很在行的样子。​​

让房东挑餐馆、点菜是我们的策略之一。我们让他以为那天晚上是自己做东,等我们吃饱后,胡里奥会推托说去洗手间,其实是溜到收银台把账给结了。待吴先生要结账的时候,我们会得意洋洋地表示钱已经付了,而且在他因为未能结账而垮下脸的时候,我们一定不能露出得意的表情。​​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吃到一半的时候,一小块牛蛙进到吴先生的气管,他发出吓人的咳嗽声,紧紧抓住喉咙,这种两栖动物的一片软骨令他喘不过气来。我克制住这是房东让我吃那些东西而遭受报应的想法,不停地拍打着他的背。但没什么效果。吴先生突然起身冲出包间。我们要跟上去,但吴太太拦下我们,坚持说不用担心。“老吴身体好得很,”她说。“他会没事的。”​​

几分钟之后,吴先生回来了,脸还有点红,但显然已经没事了。他没理会我们关切的询问,而是大口吃起盘子中的猪肺。半个小时后,我们吃不下了,胡里奥按照计划溜出去“上厕所”,然后暗地里跑到收款台,小声索要账单。“埋单?”收银的女士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跟你一起吃饭的那个老人家在半个小时前已经付过了。”​​

老谋深算的吴先生再次把我们打败了,除了品味留在这个国家的败绩,我们无能为力了。

继续阅读

1 2 3 4 5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