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中秋。说到中秋,很多人不以为然,不就是月饼嘛。但我对月饼有特殊的感情。记得刚到澳第一年的时候,过中秋,我跟哥们和一个台湾人三个人搞unix编程的assignment,搞了整整一天,没憋出来。哥们说,喝酒。于是去Coles买了Vodka、Whisky、Champaign……宿舍一个mm回来,看到满桌酒瓶,就说来一起喝。说着掏出一个小月饼——真是小啊,1/3个手掌大,华人店要20澳元(合130人民币)。这个小月饼还一切四,每人1/4,一边哭着就吃了。

往事……

前一页 2 / 2

2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