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说,大部分的他们已经老朽了,最年轻的50后,现在也已经50岁。再过10年就要被完全淘汰了,不用太担心。大家能看到如今在国内贪污腐化的大部分是这群人。对这些人最愤恨的除了他们同龄为数众多的穷人外,更多的是拥有世界视野和民主观念的70-80后。不用担心,这些精英马上要粉末登场,掌握全部主动了。

Quote

我們的校花都在同學爸爸的床上

作者:李铁

在豆瓣网上,有一个近两万人的小组,这个小组拥有一个惊悚的名字:“父母皆祸害”。因为这个小组的80后们用“祸害”来形容他们的50后父母。据媒体报道,父母多为小学老师,在子女眼中,是一群“僵化的国家教育机器的最末端执行者”,他们“逃得掉沉闷无趣的小学,却永远也别想从父母那儿毕业”。小组的组规充满旗帜鲜明的战斗性:我们不是不尽孝道,我们只想生活得更好。在孝敬的前提下,抵御腐朽、无知、无理取闹父母的束缚和戕害。

自古以来,家庭、亲情、孝道对于中国人来讲,都有着终极性的意义。“父母皆祸害”网络小组的言论,自然引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

媒体对此事的讨论主要都是集中在子女教育和家庭等问题上,而实际上,此事所折射出来的问题,与其说是子女教育的问题,不如说是80后和50后的社会冲突问题,而发生在家庭里的冲突,仅仅是两代人、两个阶层之间的社会冲突中的冰山一角。

虽说“五四”以来几代人都有过“弑父”的冲动和经历,代沟问题在各个代际中都会存在,但80后和50后的冲突,却注定比任何时候都表现得更加广泛和激烈。

不管是在价值观、对游戏规则的理解,还是现实的社会资源的分配,发展机会等问题上,80后和50后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甚至是尖锐的对立。发生在家庭里的冲突主要反映的是两代人价值观的巨大差异,而在价值观的冲突之外,更实际更不可调和的冲突或许正在家庭之外展开。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

正常人的一生,大都是循着家庭、学校、求职、成家等这样通常的轨迹成长着,但是绝大多数50后,他们脱离了正常的成长轨迹,经受了极大的波折,就像是灾难的幸存者。他们中的多数一生命运相当坎坷:出生不久就遇到饥荒,刚上学就遇到文革停课,还没长大就下乡劳动,好不容易在80年代进城参加了工作,但是很多人却在90年代下了岗。

由于经历了太多信仰破灭和信仰玩弄,孩子最后成了他们的唯一真实的信仰。这些父母几乎把所有的物质和爱都放孩子身上,倾其所有资源为80后的独生子女打造了一个他们自己没有实现的梦,甚至连贪污腐败都多数是为了孩子。而如今,子女们却称他们为“祸害”,这实在是太可怜。

然而,可怜并不等于正确。有人这样定义“错误”:“错误”就是没有任何一方成为赢家。这些50后父母未必是祸害,祸害的可能是他们错误的观念,而这些祸害的观念,是由特定的祸害时代造就的。

我们听到过太多赞美50后的言论,赞美他们在坎坷中的坚韧,赞美他们的乐观和顽强。在经历了山呼海啸,山崩地裂活下来的人,他们的心理与众不同。他们因此而不同,但也可能因此而丑陋。更何况,在那些浩劫之中,他们很多还是积极的参与者。

在价值观上,他们是真正的由纯狼奶喂养大的一代。在他们刚懂事的时候,整个社会在赤裸裸地宣扬丛林法则,只有敌我而无是非,只为目的而不择手段。不管是赢家还是输家,他们都不渴望公正,在被压榨的时候只恨不能压榨别人,并不恨压榨本身。

至于说谎,在他们的成长的那个年代就像吃饭一样,是生存的必须。那个时代手把手教给了他们惯于作伪、造假、两面三刀的本事。

至于这一代人的知识素养,尽管他们中的很多人在今天头顶着的各种显赫的学术头衔,但懂点行的都知道,他们是知识素养最弱的一代。比起49年前老先生们,他们鲜有家学渊源,也谈不上学术上的开拓和建树,比起他们的后辈,又缺乏系统严格的学术训练。

在他们需要基础知识训练的年代,学校里除了生产劳动就是政治运动,与学术有关的,只有骂街似的“学术批判”。这直接导致了50后一代人知识上的先天不足,尽管他们思想活跃,敢想敢干,但知识训练上的残疾却永远难以掩盖。

尽管带着知识训练上的先天残疾,但他们中的很多人却少年得志,年纪轻轻就在各个行业占据了核心位置。这显然得益于文革之后人才的青黄不接。

50后与子女的必然冲突

50后生长在一个严重扭曲的时代,什么土地长什么植物,他们特定的人格和价值观显然太突兀,当他们的子女在一个稍微靠谱一点的时代长大之后,双方的冲突在所难免。

在“父母皆祸害”网络小组里面,一个常见的对父母的抱怨就是“他们很虚伪”。对于在文革中开始懂事的50后一代人来说,他们是被谎言的福尔马林泡大的生物。虽然他们内心里已经没有信仰,但还是将一些理想口号喊得震天响,而且特别认真,象是彻底从内心发出的。这种本事甚至成了一种习惯,哪怕是面对自己的孩子,依然装模作样地说谎。

“父母皆祸害”网络小组里的方馨的故事就很生动:初中毕业后,方馨成功考入外地重点高中,如愿以偿开始独立生活。每周,方馨都会收到母亲寄来的信,那是一种标准小学生作文体的文风,比如,“香港准备回归祖国大陆了,我和你爸爸都为是一名中国人而感到自豪”;“你即将迎来高考,我们都为你的刻苦学习精神感到骄傲而又担心……爸妈相信你一定会长成国家的栋梁”……

这种虚伪,对于人人能使用英文和网络的80后们,已经不具备欺骗效应,子女们对于父母的这种表演,除了反感,就是嘲笑。

冲突的另一个主题就是父母的专制。50后对子女的干预和操控几乎是几代人中最多的,这和50后一代人残酷的生存经历有关。

50后一生特别坎坷,他们亲眼看到了太多的弱肉强食,对人生的路径选择有着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多元的生活选择,如果不拼命爬到权力的高层,想活命都难。

我经常看到国外的一些事业成功的父母,子女不愿意读大学,甚至想一辈子做货车司机,父母也欣然接受,因为只要子女快乐就行,况且,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普通人也有普通人的快乐和尊严,人生的选择可以是多元的。

但在经历了文革等残酷时代的中国50后父母看来,人生就是一场场决斗,失败者没有任何尊严。为了不让自己的子女成为失败者,他们决定从小就要用心栽培,甚至进行魔鬼训练。子女成长中的每一步,他们都企图去操控和干预。想想前段时间的新闻,我们很难想象,父母竟然能容忍网瘾治疗机构的肉体施虐方式,这是何种的“父母之爱”?

我想要回我的房子和女人

80后与50后的冲突,最初是在家庭中体现出来的。在家庭中体现的主要还是价值观的冲突。然而这很可能仅仅是两代人冲突的一个开始,作为当今中国社会的两个群体,甚至两个阶层,80后与50后在价值观和社会分配诸多领域都将可能爆发冲突。

50后的很多幸运儿在相当年轻的时候就成功上位了,因为经过了多年浩劫,人才严重断档,很多50后抓住了上世纪80年代初期人才青黄不接的历史机遇。之后的改革开放给这些年轻的掌权者们提供了无数黄金机会,让他们一步步迈向成功。

历史机遇慷慨地向一部分50后的幸运儿开放了,然而在他们成功上位之后,特别是90年代中期之后,他们却逐渐向其他人关闭了机遇的大门。垄断,这个词被越来越多地提起,社会资源和财富越来越多地流向了这部分掌握权力资源的人。一个垄断和封闭的体系,造成了赢者通吃、输者什么都没得吃的局面。而在这些赢者之中,80年代在权力体系中上位的50后们,是其中的中坚力量。

当80后们念完大学出来工作的时候,社会给予他们的机会寥寥无几,50后们几乎拥有一切。尽管在知识和眼界上,50后在遭遇80后的时候是溃败无遗的,但80后并不能像30年前的50后们那样得到机会,因为机会只对已经成功的人开放。

在一个贫富差距巨大、发展机会又被相对垄断的格局之下,除了少数富二代,80后举步维艰。一群80后这样感叹,我们的校花都在同学爸爸的床上。我们工作一辈子,难道就是为了买一套他们卖给我们的房子。这就是80后和50后的真正冲突:我想要回我的房子和女人。

77、78、79这三届是恢复高考后的最初三届大学生,也是如今50后精英的中坚力量,对于“新三届”,顾则徐先生自己是这样评价的:“我们中除了极少数人会有自知之明,会知道自己由于深重的残疾没有资格领袖未来,将作为个体努力跟上时代外,正在悄悄发生着的更是瞄准年轻后人缺乏“文革”经验的单纯,依靠专制力量控制、左右、排斥他们。因此,新三届人为维护自己,将越来越成为专制最忠实的维护者乃至专制本身的中坚。但是,新三届人终将逃避不了年轻后人的批判和挑战,终将因为自己的日益暗昧而加速衰朽,更无法抵抗历史车轮的滚进。”

(李铁/时代周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页 第2页 / 共2页

14条评论

  1. 月:那算是比较好结局的床。估计作者说的是社会上的一个普遍现象吧!Kure:“这个比较像90后和60后的” ——极有可能。总之是一种悲哀就是了。

    回复
  2. 标题党。顺带告诉躺同学爸爸床上的校花一声,期货才值钱,现货通常走下坡路。所以与有妇之夫来往,一律缺乏前途。务必不要爱上老男人,除非他真的已经非常非常老了……

    回复
前一页 第2页 / 共2页

14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