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于 2010-8-12 17:24:02 回复:

老虎怒了,呵呵,稍安勿躁,容我说两句。汉满矛盾,自明亡时便是南甚于北,故而清初满人屠杀汉人也多在南方,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苏州、江阴、昆山、嘉兴、海宁、金华、南昌、赣州之屠,恶行罄竹难书。至满清末年,驱逐鞑虏之策源地亦在南方,国父孙中山诸侪亦多南人。问题是到了现在,因为咱这逆歧视的民族政策,有些话不便说,但以我切身体会而言,传统汉人区域内的南人即江淮流域地区对其他民族的接受程度远较北方为低,一则本地少数民族较少且单一,二则本地少数民族多被汉人同化,比如我小时候身边的许多回民朋友是不忌口的,这在北方很难想象。在北方尤其是北京,满族人数众多,虽然从姓氏到生活习惯已经完全汉化,但其对祖宗家业也即满清的认同感,加之因逆歧视民族政策又强化了的少数民族认同感都是极其强烈的。所以以北京电视台为首的北京媒体相较南方媒体而言,在对满清一朝的历史态度上,便像极了满清中央电视台,比如满清一朝没有昏君这个论调,你这个生活在曾遭满人屠杀过的地区的人可能觉得骇人听闻,而我却是经常听到不以为怪了,毕竟不能要求每个人都去仔细研读历史,许多人对历史的看法不就是源自从小到大各种媒体的灌输吗?说了许多,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太多事情不能说也不敢说,希望老虎能明白我的意思,来这里看我这些东西的朋友都是赏着我的脸呢,也都是朋友,就别为这些事情伤了和气吧?说到南人北人,想起个题外话。前些日子因为北京某论坛内少数北京人因去关中唐陵走马观花时,在西安遇到一些不良租车司机,回来后发表了一系列对西安人的侮辱性言论,我与他们起了些争执。其中有个小姑娘,因为去陕西之前向我咨询些唐陵信息而在我QQ上,几次争执后又祭出看家法宝,说他们骂西安人因为他们可以再不去西安,而我指责他们便是指责北京人所以便不应该留在北京。我很无奈,与如此逻辑者还有何理可言?直接拉黑。在北方,人口流动远较南方为甚,诸多曾经的边塞城镇,兵卒商贩往来,胡汉通婚,姓氏芜杂。远不说三代,两代以上还不知道仙乡何处,转过脸来便说唱起地域歧视,实在是有些数典忘祖。所以说,有些时候我们的一些偏见与歧视,真是要不得,这一点我也需要深刻检讨才是。

人应不分南北,人应不分种族,人只应分好坏才是。

2010-8-12 15:26:11

读了上面的话,读者在宛然一笑后也许一头雾水。此事说来话长。认识胡兄是因为某日在网上搜索某件摄影器材。胡兄经营着一个很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色彩的博《弗虑弗为》,因钦佩胡兄文笔,我经常去“捣乱”。

今日因见有读者Mike留言:

Mike 2010-8-7 1:00:09 回复该留言

还好了,满清没有出过一个昏君.这是事实.

h 于 2010-8-7 1:09:04 回复

当传统政治里君权与相权分立的时候,这种已趋完善的政体是允许君主昏聩的,也就是说即便君主不理朝政,内阁也可以正常运转以处理国事,即便在取消宰相的明朝,也有如张居正者。至满清时,满汉之防为最大,支持君权的由士人阶层变成满人集团,皇帝专权令人发指,如果说清初几位皇帝勤政就不是昏君,我是万万难以认同的,将家国天下赌于一人,从根本上便已经昏庸至极,宁可对的错,也不能错的对。退一万步来说,即使清初皇帝不算昏庸,那自嘉庆以后的老几位无论如何也不能归类为明君吧?现在对清政府的美化骇人听闻,内里大有深意,只是没法儿说罢了。

不禁气愤,留言如下:

楼下有人说,”还好了,满清没有出过一个昏君.这是事实.”真是滑稽至极。

什么是昏君?????

我觉得,国家领导人利用职权,为自己谋私利的,就都是昏君。

回到满清,除了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早早翘辫子外,清初几个皇帝哪个不是昏君?杀汉人几十上百万。清末的就更甭说了。

请勿为鞑子粉饰太平!

胡兄为评定此争论,乃有开卷之文。稀罕其文笔,故引用至此,以为存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0条评论

  1. 哈娃:我转的时候还担心你拍砖呢,现在看来北京人民也跟我有共感啊

    回复
  2. 以及,“现在对清政府的美化骇人听闻,内里大有深意,只是没法儿说罢了”

    回复
  3. 现在对清政府的美化骇人听闻,内里大有深意,只是没法儿说罢了。– 怎么美化的阿?说来听听。所以,伊丽莎白她老人家想做昏君也做不起来,是吧?

    回复
  4. 哈娃,貌似他那段话的例子是秦人和燕人之争,与南人北人之争不太搭界~ 所以你说“至于北京人的那份儿“清高”,素来被许多南方同胞误读”也不太对哦

    回复
  5. 无论哪个台,现在最热的话题不是满汉,也不是南北问题,而是美女主持们都在谁爸爸床上的问题了~

    回复

1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