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老文了,是从前在澳洲读书的时候打工上夜班被抢劫的事情,原来发在SMTH的blog上,一晃4年过去了现在大概只有猫猫等几个人还记得这件事。今天看大家都在自己的blog热火朝天的庆祝生蛋,就想起这件事来。拿出来给大家一笑!有删改。

墨城故事(15)——遭遇持枪抢劫——惊魂记

上班时抢了商店。唉,人生完整了。可惜了jupiter小师妹临走前的平安祝福。

但愿不如所料,以为也未必竟如所料的事,而却每每地恰如所料的起来。

不过做笔录的警察mm都超级性感。嗯。

睡觉睡觉。下午再详细写。


Wed.22.Dec.2004

其实事情的发生平淡无奇……

凌晨约5:50的时候,正在店里无聊的擦窗户,忽然发现门外一个戴着头罩的人快步走了过来!

我并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看错了,还像往常一样走进柜台。

此人拉门进来。这才看清此人衣着打扮:头戴恐怖分子流行的那种黑色面罩,只不过不同的是没有像恐怖份子那样眼睛抠俩洞。身穿一身浅蓝色牛仔衣,个头约1米85左右,白人,年龄约30岁,声音粗哑。当时的想法是:1、这人要不是喝醉了(昨晚有很多年轻人搞party)就是疯了,大清早的抢劫,估计是个新手。其实半夜两点才是我们最薄弱的时候;2、果真是圣诞节了,就跟国内新年时候流动人口作案率特别高一样;3、这事儿怎么轮到我头上了ft。难道临走前jupiter的“祝福”应验了……我该怎么处理?

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黑色的手枪,指了一下我,说,快,把钱放进去,说完扔过来一个绿色尼龙袋。我一看那枪,很像是我小时候玩的那种五四式塑料手枪。再说毕竟军训时候打过枪,但是又不敢确定。毕竟这年头真枪也有全用工程塑料做的,比如全世界卖的最好的Glock。正当我盯着枪细细品鉴的时候,该劫犯把手枪又重新放进衣服里,然后(神情紧张的)往外头张望。这说明他比我还紧张,估计也没伤我的念头。

到此我也不紧张了。我就跟他开始周旋。我先问:“Are you serious?”劫犯估计得气晕过去,喊他当然是抢劫,快把钱放进去!然后我就把袋子拿起来,在cash register的触摸屏上点点戳戳。劫犯不耐烦地不停说“Quick quick!”,我才不急,天都亮了。而且我有七成把握是把假枪,或者是把打不死人的气枪。

当然,还是挺担心是塑料外壳的真枪也不是没可能。有些劫匪为了携带,故意伪装为假枪。

劫匪开始不耐烦,看我没啥动作,又再次掏出枪秀给我看了一下然后转头看窗外,我再次抓紧看了一眼枪,塑料外壳肯定没错,但貌似很沉的样子。动作太快不能辨别。我对他说,我打不开cash register。嫌犯估计都听傻了,说不出话来。这时候我忽然想起安全程序上有这样一条,要配合劫匪动作,让他赶紧离开。是啊这是国外,和国内国情不同的。国内是要尽量拖延时间,为援救争取时间,最好还要来个英勇搏斗保护国家企业财产。国外是除了警察,其他人最好都甭管这事儿,管了也白管,死了白死。于是我就冷静了一下,点开cash register,把现金柜台秀出来。我感觉嫌犯也终于舒了口气。然后我就慢吞吞的把钱装进去。这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把四张$50的钞票按照安全程序及时drop进保险柜!咋办。我就从$50旁边嫌犯能看到的$10开始往里放钱,放了一叠$10又开始放$20的,放了两张$20的开始放下排的$5,然后是零钱,一块两块的放。嫌犯以为纸币都没了就剩零钱了,就说:“OK give it to me.”然后拽起包蹭的逃之夭夭了。感情他这么紧张啊。

这时候我到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拿了个手机不知道给谁打电话好。幸好从前无数次的默想过遭遇抢劫应该怎么办。凌晨5:54分,先给老板打电话。ft睡得估计和XX一样,不接竟然。然后拨000报警。她问了一些简单的,然后让我等。这时候又
有顾客进来,我忘了保护现场这件事,又做了两笔生意。这时候老板打来电话,估计他也反应过来我一大早打电话给他肯定没好事。然后他说马上过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更平淡了。警察又打电话过来,详细询问事情发生的经过,包括容貌特征衣着个头等等……太多了。正好有两个上早班的常客在买东西,听得面无人色面面相觑,尤其是听到有枪,一个劲儿“Jesus Christ”的叫唤。这当儿,老板到了。他进门的时候,警车也到了。ft,离报警都15分钟了,来的速度还没我老板快。下来俩穿着警服的女警。然后俩顾客被赶走了(可怜啊)。

忽然之间店里全是警察。一个男警问了一些东东,我说这是我老板,你和他去监视室看video tape吧。然后来了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女的。我还以为是顾客,结果原来是刑侦科的。靠,女警也不用穿这么性感吧,皮衣皮鞋露胸装。

然后开始做笔录。外头的警察扯开蓝条,圈住现场(就跟警匪片里一样)。里头开始问我杂七杂八的问题。可怜我的半吊子英语,把三个pp女警折磨的稀里糊涂的。费了好大劲儿终于把事情的经过阐述完毕。最搞笑的是看见老板在旁边睡眼惺忪而无助的走来走去。

然后就没我什么事儿了。我跟他们说可能罪犯在门上留下指纹,他们就又忙乎了半天。专业倒是挺专业的。可惜那种紧张气氛下我没敢掏出手机拍照……光盯着女警看了。嗯。

老板点了一下钱,只少了约$140。老板松了一口气。我保护有功啊!上报的时候我估了估,说了个200刀,单子上就写了$200+。其实按老板的意思应该报$400。不管怎样,没赔还赚了。最主要我没事儿没受伤,老板就放心了。要是我出事儿,事情对大家都麻烦。想想这种制度还是挺合理的,要是国内,人命多贱哪。这才有什么拼死保护财产被杀之类的惨剧发生。你看国外,抢劫这件事是皆大欢喜啊:老板方面,保险公司赔付的钱比被抢的还多;警察一通忙乱,财政拨款也多;我
拿了压惊费若干――老板娘刚才还打电话说我“勇敢”、“见过世面的老将”,哈哈,她嘴巴也挺甜的;劫匪自然没得说,“劳动”所得,圣诞节可以安稳的过了;保险公司也作了宣传,年终财务报告上又多了一条:XX商店获赔偿$xxx,然后就有更多的投保户。嘿!

总结:

今天这件事,其实想来后怕,尤其是刚才,想着当时咋就这么镇定呢,也胆大,很有点当年华山雪地里从南天门那几根悬崖上的钢筋下去的胆子。呵呵也许初生牛犊不怕虎吧……听老板娘无意中透露,以前另一个店也被抢过,伙计吓得玩命的把$100的大钞往劫匪口袋里装,结果本来只抢几百变成了被抢上千,把她气坏了,一毛压惊费都不给。

其实老板人还是不错的,就是有点抠。嗯,要是多给我发点工资那才好。

再有就是发现自己的心理素质提高较高。从前要发生这事儿,指不定怎样呢。如今能沉着冷静的应付,还是相当不错的。警察也觉得我做的很完美。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忘记把劫犯和我的对话录下来――监视器不能录音,但是我的手机是可以录音的。要是录下来,会为破案提供极大的线索。

通过这次经历,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看了警察都是怎么调查的。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就知道怎样让罪犯多留下点痕迹以利于破案了。

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经历。虽然这种经历越少越好,但毕竟这也是成长过程中一堂宝贵的课程。

不管怎样,为了我爸妈,也得保全自己。万不能做傻事儿。

[附图]:当时劫匪就站在这个位置(手机照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前一页 第2页 / 共2页

16条评论

  1. 呵呵,谢谢,一定!不过也没下次了。我发誓这辈子不再干那样的晚班了。

    回复
前一页 第2页 / 共2页

16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