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5月8日,星期六,西安晴

今天的气温达33℃。

与气温相适应的是今天的气氛:狂热。

一早上网,图书馆二楼排四十分钟队后终于进了芊芊聊天室。

到了中午,在徐州的“dream”说:“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一死两伤!”众人正议论,但谁也没当回事。后来是北大的“小炎子”宣布说准备游行什么的。

天极热,满头汗地跑回宿舍。晚上正上机,忽然外面人声鼎沸:原来游行了。

原来今天早上中国驻南使馆被三颗导弹(炸弹?)① 从不同方向击中,激起了北大清华同学的愤怒。

于是,20:30,交大的同学集中于东区,并喊着雄壮的口号,唱着神圣的国歌,浩浩荡荡向城里进发了。

一万多人的长队颇为壮观,虽然在夜里。而却也有许多市民为我们而鼓掌。游行队伍不停的高呼“解散北约”“打倒北约”“惩办凶手”“捍我主权”“血债血还”等口号,极为壮观。游行到了西安市政府门口时,已是23点多了。其间我从汹涌的人群中杀出,给高中同学打了电话。据说,上海市几所高校一千多学生下午已自发的组织起来到 美驻华上海领事馆区示威了。而徐州的同学则称其被学校限制,只准呆在学校,虽然也有人示威游行。

0:30,筋疲力尽的我们终于回到了宿舍。

凌晨2点睡。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