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末单位都会给职工发一张本市的晚报卡,今年也不例外。看没什么用,顺手就折价转卖给一位专收二手卡的同事了。

谁知下午妈妈心急火燎的打电话来,问今年有没有晚报卡?我顺口说没了。她便说今天是2017年征订的最后一天了,她出钱让我帮忙给在网上订一份。我说这是为啥呀,那报纸有啥好看的,我把卡给卖了!

妈妈急了,说我爸要看的!我说这不给他一个智能手机了吗,还看啥晚报呀?她说我爸就是要看报纸的!

最后我还是把晚报卡从同事那里要来了,到网上给二老定了。不便宜啊,网上显示一份报纸卡面值要近四百呢。

回想起来,在当前的世界里,愿意定下心来看报纸的人已经很不多了,甭说地方上的报纸,就连官报的日子也都不好过了。

但是,一份报纸,对家里老人来说,可以就是一年的期盼、一年的愉悦、一年拒绝这个物欲横流世界五光十色电视广告和绿豆大字体豆腐块荧光屏充满垃圾信息的手机的最后一片乐土。

眼前仿佛浮现戴着老花镜泡一杯茶悠然自得每天打开一份报纸的老爸。想到这里,不禁愧疚。

1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